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全运会为何如此萧条?

中国第十一届全国运动会的各项赛事已进入尾声。《法兰克福汇报》体育记者发现,本届全运会主赛场济南体育场内,六万多个座位的观众席上稀稀落落大约只有五百名看客,加油的震天呼声来自扩音喇叭播放的录音。号称"国内奥运"的体育盛事为何如此萧条?

default

奥运盛况难再

《法兰克福汇报》写道:"原因在于四年前。2005年,许多报纸把当年的第十届全运会称为'可耻的运动会'。比赛按秘密商定的程序进行,柔道选手还没接触对手就倒在垫子上,似乎死了过去。跆拳道和艺术体操比赛时,裁判听命于干部们的意愿,成批的田径运动员因服用兴奋剂被取消比赛资格。观众席上更多是口哨声和嘲笑,而不是喝彩。两个星期的南京全运会使高高在上、追求地位的体育干部们成了本国体育爱好者的讥讽对象。"

这次济南全运会在人民共和国六十周年国庆后十天举行,大庆之年,当然不能重蹈南京覆辙。胡锦涛与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出席开幕式说明了北京领导人对十一届全运会的重视。尽管如此,从济南仍然不断传出丑闻:

"一位失望的裁判赛前就说过,跳水比赛开始前,国家队教练周继红就内定了奖牌得主。这位裁判为此辞职,他的话后来得到了证实。在竞赛对手对河南赛艇队突飞猛进的成绩表示惊奇后,河南省不得不全部撤回自己的赛艇队,该队19岁的郭林娜送检的试样确实无误地表明她使用了增强肌肉力量的去甲雄酮。这是迄今为止两起兴奋剂事件中的一例。

北京奥运的65名金牌得主中,57人报名参加本届全运会,但一系列神秘的受伤事件使竞技场上的明星变得屈指可数。在世界上名列第16位的中国最佳网球女运动员李娜,首盘就毫无抵抗地放弃了与陈燕冲的比赛。以任性著称的李娜说,她的膝部疼痛。2004年奥运女子长跑冠军邢慧娜在五千米比赛开始前不久退出,一名干部宣称,她的肌肉伤痛很严重,甚至不排除退役的可能。更严重的据说是北京奥运柔道冠军佟文,他在热身时就背部受伤,被急救医生送进医院。"

《法兰克福汇报》最后介绍了与西方体育迥然不同的中国体育机制,尤其各级体委对运动员的控制:

"体委干部的升迁主要取决于运动员的成绩。为此,这些大多不可接近的官僚对运动员施加压力。他们自己就能确定运动员何时退役,即使取得过再大的成绩也一样。冼东妹就是一个例子,这位柔道手是2004雅典奥运和2008北京奥运冠军及两次国内冠军。她的小女儿正望眼欲穿地盼望她回家,但她很少能离开训练营地。广东的体育官僚要求她夺取第三块国内金牌,这位例外听话的运动员满足了他们的愿望。"

摘译:王羊

责编:叶宣

本文摘自或节译自其它媒体

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