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全球基金重新启动对华项目

今年5月,全球基金(The Global Fund)宣布因中国用款不当而全面冻结拨款。三个月后,全球基金发言人8月23日宣布,自本月底将恢复对中国的拨款,以帮助中国开展艾滋病、结核病以及疟疾的治疗。

default

艾滋病防治的标识红丝带

今年5月份,全球基金会宣布冻结所有的对华拨款,理由是全球基金发现中国在使用款项方面存在违规行为,而早在2010年11月,他们已经停止给中国疾病控制中心的拔款,理由是中国这家官方机构违反了全球基金协议其中的一个条款,那就是至少35%的拨款必须拨交给基层社区组织。

全球基金此举也直接使中国政府对该基金资金使用不透明、公众无法对其监督的问题浮出水面。事后,中国政府表示全球基金会暂停拔款将会影响中国艾滋病感染者的治疗,但他们将在最后的期限内达到全球基金规定要求,而全球基金也表示,一旦中国达到要求,将会重新拔款。

8月23日,全球基金日内瓦总部发言人利登对外宣布,已经解冻对中国的艾滋病援助款,从本月底开始重新生效。而这个决定也是为了确保不影响中国在艾滋病及其他传染病领域的工作。全球基金将与中国紧密合作,加强对基金的控制以及确保有效防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

全球基金2002年成立,目标是在全球范围内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其资金来自世界各国政府的捐款和私人捐助。迄今已经投入22.4亿美元,支持了世界150个国家抗击三大疾病。自2003年展开中国项目以来,已经对中国拨款近5.4亿美元。

中国政府作出让步和承诺

就全球基金重新启动对中国的援助一事,德国之声采访了全球基金中国项目国家协调委员会(简称中国CCM)的非政府组织代表孟林,他表示谈及重新恢复资金的使用,应该追溯当时冻结的原因,中国政府在以前使用全球基金的过程中确实存在诸多问题。例如,艾滋病防治领域的草根组织不能很好地参与全球基金款项的申请,中国官方允许参加资金使用的社会组织有很多为政府背景的组织、或直接是政府套用非政府组织身份,致使资金大部方进入官方机构等。

中国政府就全球基金提出的要求在以上方面做出了让步和承诺,据孟林介绍,在国家层面建立了非政府咨询小组,共有9名成员,其中8名来自民间组织参与艾滋病防治计划的制定、指导、评估等;另外中国界定了社会组织的定义,确定民间组织就是完全没有政府背景的组织;在资金分配上,中国政府承诺按全球基金会的规定至少有20%真正拔给没有政府背景的组织使用。

中国政府还作出了另外一个积极姿态,即设立以非政府组织作为评审的国家项目管理成员的办公室,而过去对项目的管理完全由国家机构中国疾病控制中心及地方各疾控部门来完成。

依然担心资金"花落谁家"

孟林认为从以上中国政府作出的改变来看,还是有一些进步。但他同时也担忧,中国政府虽然作出机制上的改变,但在全球基金中国项目实际操作和运行的过程中,资金终将"花落谁家"?

特别是关于草根组织,政府如何确定什么是真正的草根组织和作出身份识别?据孟林介绍,进入全球基金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非政府组织,据国家疾控中心提交的数字为1000多家,但当时的实际情况为疾控部门自己穿上"马甲",摇身一变成为草根组织。

孟林说,真正从事艾滋病防治的草根组织也许不过200家,根据国家部门提供的1000多家的数字,其中的800多家大多为官方以另外的身份或实际控制的官方背景组织。资金未来的走向依然是最重点的问题。

Flash-Galerie HIV / Aids 2010

全球基金资金很难下沉到真正的感染者或草根组织

"全球基金中国项目根本问题不可能根本解决"

德国之声也采访了中国青年艾滋病网络的协调人常坤,早前他曾对全球基金中国办公室对中国政府的妥协态度作出公开的批评,对于全球基金重新恢复向中国拔款,他说这是早已预见的结果,因为中国政府为了面子和形象一定会作出妥协,他也预测,可能这期全球基金项目结束后,中国政府将不再与全球基金合作,抑或是反过来捐助全球基金一笔大额款项。

他再次指出了全球基金会项目中,中国政府最令人不耻的行为:"中国疾控的工作人员随意创造或捏造'草根组织',利用艾滋病防治领域对隐私的保护惯例,去套取全球资金。"

常坤认为中国此次或多或少的解决了原先项目中存在的问题,比如资金不能下拨给草根组织、资金使用过程的腐败问题等。但这依然流于表面,根本的问题则根深蒂固,不可能予以解决,他说:"因为全球基金中国项目缺乏一种有效的监督。"

作者:吴雨

责编:乐然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