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克里(252席)和布什(254席)代表“两个美国”吗

中欧时间11:00:美国又一批州预测,克里以252席(选举人票)比254席保持与布什的差距。许多人把本次美国大选称为“两个美国”之间的选择。其实,无论谁当选,许多问题是无法或难以改变的。包括对欧洲的政策,包括对中国的政策。

default

等待结果

USA Wahlgrafik - UTC 10:10

USA Wahlgrafik - UTC 10:10

“华盛顿邮报”说了一句总结性的话:“过去的竞选是激烈的,未来的统治是残酷的。”为何残酷?因为许多现成的框架定死在了那里,很难突破。在国内,克里和布什代表的政策区别较大,但在国际上,克里几乎没有自由发挥的余地。

经济政策

美国这几年的经济发展不错,但这个不错是从哪里来的呢?回首这四年,先是911掐了一把经济的脖子。但美国经济并没有因此而一蹶不振。相反,一路走在了西方世界的前面。911后,这两年里,布什连续打了两场战争,先是阿富汗,再是伊拉克。战争刺激经济的老经验再次灵验。这不能不说是布什的“高招”,至少从经济上看是如此。911反而促进了美国经济,不仅仅是军工领域。

最近,布什又推出了给高收入阶层减税一招,还许诺给企业更多的减免。然后,这个减税,仅今年就将把美国的财政支出吹大到4150亿美元。但布什又许诺道,到2010年,要把财政赤字减少一半,包括通过国会中的节约措施。

克里则要把布什的大多数减税措施改回去,打算拿出更多的钱放在教育计划和医疗改革上。但可能会占多数的共和党议员多半会把他的计划堵住。克里要通过给企业减税和一个价格500亿美元的“刺激计划”来促进经济发展。他同样许诺要把财政赤字减半。

社会政策

这是民主党人克里与布什区别最大的地方了。布什打算把养老金体系和医疗体系逐步私有化,把美国改造成一个“所有者社会”。

克里拒绝把养老金体系和医疗保险体系私有化,可能会动用总统否决权来反对国会的有关提议。他的办法是通过减少赤字来拯救养老金保险系统,引入一种自愿的、半国有化的医疗保险体制。

是否可以堕胎也成了布什和克里争执的一个焦点。布什明确表示反对堕胎,而克里则保证说,只让赞同堕胎的法官进入最高法院。

保卫家园

911后,保卫家园-美国国内的安全成了一个大话题,也改变了美国的许多方面。布什的保卫家园政策,用明镜周刊的话说,是建立在“恐惧的原则上”的。那一次次的恐怖大袭击预报,对恐怖嫌疑人采取的严厉措施,对入关者的加强检查,总之是把美国人心上的弦蹦紧再蹦紧。倒退两年,这个坚定的总统几乎毫无疑问地能够当选连任,但现在许多美国人能够象“华氏911”编导那样冷静下来看问题了,布什的“恐惧原则”不太灵了。

克里则表示不打算延长所谓“爱国者行动”,到期后由新的法律取而代之。新的法律中要更多地考虑到公民的权利。但他的打算完全可能被共和党人占多数的国会给否定掉。克里关于完整地贯彻911委员会改革建议的要求也完全可能失败。

反恐外交和欧美关系

布什的反恐外交发展到伊拉克战争时,发生了变化。欧洲一些重要的盟国不再跟着美国走了。尽管事后布什努力修补与德法等国的关系,但芥蒂明显仍然存在着,如胶似漆的过去难以重温。

本拉登现在越来越活跃,在伊拉克,每天都有平民和军人被自杀袭击者杀死。尽管已经明确,伊拉克并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布什却没有道歉的必要。他显然将把这场反恐国际战争继续地坚决地打下去。本周伊拉克一场大战役就有可能打响。评论家们担心这会使欧美之间实际上的冰期继续下去。伊拉克的泥潭看不到尽头,新的危机又在望:朝鲜,伊朗,没有阿拉法特的中东。

克里如果当上总统,也很难跳出布什布下的泥潭。克里表示要比布什“敏感地”来打这场反恐战争,推行新的外交,新的联盟,修补友谊。可以想象,如果克里上台,美欧关系会有所改善。但克里改变不了很多。美军明年开始从伊拉克撤军,四年内撤清的计划许多专家认为不现实。克里总统跳不出伊拉克的泥潭,也意味着美欧关系始终会存在不谐和音。

对华关系

许多人说,21世纪将成为美中两个超级大国的世纪,中国会逐渐追上美国。美国对中国的心态可以说相当复杂。两位总统候选人的心态自然也不例外。

布什和克里跟中国都有渊源。但有渊源并不一定是好事。相对来说,布什跟中国的渊源还更近一些。中国文革期间,布什父子在中国度过了几个年头,小布什还差点有了个未来的中国血统第一夫人。

克里跟中国的关系可以用渊远流长来形容。他的曾外祖父弗朗西斯.福布斯在中国住过多年。他的外祖父1879年10月22日生于上海。克里于1990年由一家私人公司安排对中国进行了一次贸易访问,在人民大会堂出席了一次宴会。据称此行建立了与中国军方的关系。记者说:“看起来这位总统候选人在北京高层有很多朋友。”

但无论渊源如何,两位总统候选人都不可能从对中国的所谓“感情”出发来考虑对中国的关系。无论谁上台,对中国的政策恐怕都是差不多的,因为他们都必须从美国的利益和现实出发。

1994年,天安门事件五年后,克里在参议院讲话反对把给中国的最惠国待遇跟人权记录联系起来。但不久前,在贸易政策上,克里又尖锐批评布什不肯制止中国“非法操纵货币”。后者,也可以看成是反对布什的需要。

在台湾问题上,克里已经明确表示支持“一个中国”的政策。但他也说,“一国两制”不能复制于台湾。他说:“美国政策的目标是遏制北京采取军事行动,并且阻止台北作出会挑起动武的政治举动。我们也寻求向中国保证,我们不会支持台湾,并且向台湾重申,我们尊重岛内的民主。”

从种种迹象看,假如克里上台,对欧洲和中国的政策都可能更“人情味”一些,更亲密一些。但是,在外交原则上,他跟布什不会有明显的区别。

(平心综合报导)

DW.COM

外部链接

  • 日期 03.11.2004
  • 作者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5nwv
  • 日期 03.11.2004
  • 作者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5nw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