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偏见与信任(一):德国人在波兰人心中

至今二战结束已经整整60年了,然而同为战争牺牲品的波兰人民和德国人民,战争在其心中的阴影仍然难以完全消除。本网分两次全文刊载德国之声深度报道『偏见与信任』,或许能对同样曾遭受战争创伤、并且正面临两国关系危机的中国与日本人民提供一点借鉴。

default

1939年9月1日,德国闪电战侵入波兰,波兰成二战最大受害国之一

伤痕如烙:二战在波兰人心中

“每一个波兰人都对战争记忆犹新,它几乎无所不在。我们都有祖父母,他们都经历了那场战争。我们的父母当时大都是战后两三年出生的。而战争这个话题几乎无所不在。”

库若夫斯基是华沙大学日尔曼文学专业的学生。他所说的代表了他的大多数同胞的观点。第二次世界大战――即使是在战争已然结束60年之后的今天――在波兰人心目中依然是一个最重要的话题。因为从1939年到1945年之间的6年,是这个国家最惨痛的历史。600多万波兰人因这场战争殉难,而他们大多数只是平民。波兰,不仅是希特勒进行军事占领的第一个国家,而且还是他想要种族灭绝的国家!这场梦魇般的历程给这个民族烙下的伤痕之深,至今仍然清晰可循。

波兰人对战争的追忆甚至比德国人更深刻,华沙的德国历史研究所所长齐默尔教授说:“很显然,战争对波兰人的影响更深远得多,因为,波兰民族在二战中罹受了他们历史上最为惨痛的浩劫。去年纪念华沙起义60周年,再一次唤醒了波兰人的民族意识以及对战争中和末期所遭受灾难之深重的种种记忆。名义上,波兰是二战的战胜国,可事实上不言而喻,她也是这场战争的输家之一。”

刀俎下的羔羊

1939年9月1日凌晨,德国国防军在波兰自由城市但泽(Danzig)打响了开战的第一枪――而德国的宣传机器却称,这是对波兰的蓄意挑衅与侵犯边界的罪有应得的反击。战争由此拉开了沉重的序幕。

随后不久,独裁者阿道夫.希特勒在广播中向德国人民宣布:“5点45分我们开始了反击战。并且从现在起,我们将以牙还牙,以炸弹还炸弹回报他们!”

Konzentrationslager Stutthof

波兰境内的犹太集中营

独裁者说到做到。几周之内,波兰被牢牢地掐在了德国人手里,任意践踏,并且罹受了直到战争结束的漫长的难以想象的苦难。几乎每个家庭都有殉难者――记忆,对于死者的,久久延续着对于战争的刺骨记忆;并且在很长时间里毒染了波兰与德国的关系。

在偏见中成长

比如说,安娜.若叙卡,就是怀着刻骨仇恨长大的一代人中的一个。她说:“坦白地说,我家里人一直、而且自始至终对德国人怀有偏见,德国人被描述成可怕的怪物。我的祖母在二战中失去了丈夫和一个兄弟,这导致在我很小的时候,德国人给我的印象就非常坏。我总把德国人和纳粹联系起来,这也导致后来我与德国人的关系一直很差。但是现在这个关系转变了,我认识了德国人,我也明白了他们不是法西斯。他们是正常的人。”

对德国人怀有偏见,这在波兰绝不是个例。就是在今天也不是。根据华沙德国历史研究所齐默尔教授的研究论文,战争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波兰人对德国这个邻国的评价。齐默尔教授说:“在两国进行的问卷调查表明,一千多年的睦邻关系史在波兰社会大多数人的意识里被淡忘了,二战以及战后时期被凸现了。所以,我们很有必要从这个锁链中挣脱出来。当我们今天回顾过去的这60年,对二战以及战后时期的观点在一年年地变化。”

冰纪和融化冰纪

战后初期,波兰与德国之间经历了一个严酷的冰期。对话、或者对过去发生事情的共同的追溯,这在很长时间里都不可想象。直到1970年初,德国总理威利.勃兰特在华沙起义烈士纪念碑前的历史性的下跪,以及他推动与东方缓和的政策,才渐渐融化了冻结在波、德之间的冰墙。这也是两国在决裂之后大地春暖的里程碑。

Willy Brandt kniet in Warschau

德国总理勃兰特(社民党)1970年访波时历史性的一跪,卸下多少波兰人心中不可承受之痛

米耶奇苏阿夫.托马拉教授今年84岁。近60年来,他一直致力于德国-波兰关系,并且是波兰“纪念”基金会的创立者。他对当时波兰盛行的反德情绪仍然记忆犹新:“战后,人们一再书写战争,无数的电影也播放战争的画面,等等等等。后来慢慢地发生变化,1956年之后,和德国特别是西德的交往越来越多后,人们又写了相反的文章。而现在是这样:人们不能忘记发生的事情,没有历史的民族不是一个真正的民族。但是,人们不应该只盯着历史。”

那样的故事,不会再发生

托马拉教授自己长期以来与德国保持着恒久的私人联系。他的妻子卡尔琳就是个德国人。当然,她的国籍曾经不仅给她、而且也给家人的日常生活带来许多麻烦。

卡尔琳说:“我还记得,1970年代时,我们的女儿在学校里上学,一讲到德国历史的时候,全班同学都转过身来盯住她看――带这那种复仇的目光。她常常哭着回家,对我说:‘妈妈,你并没有爱过我,某某和某某说,德国的母亲们不能够爱人,德国人只有残忍。’我相信,这样的故事如今在学校里不会再发生了。”

卡尔琳.托马拉在波兰住了有30多年――这个时期,不仅波兰本国的政治体系,波德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卡尔琳.托马拉说:“我想,1990年之后,德波关系不休止地发生了许多变化并建立了坚实的基础,尽管一再有这样的声音发出“不能相信德国”,但是这首先是波兰国内各党派间的政治斗争,于是德国人的问题就一再被操纵和利用。对政客来说,最好是表态“不要相信德国人”,但他自己可能就有更多的想法。”

信任――这是一个词,经常与德国相联系的词。或者更白地说:缺失的信任。

(未完待续)

(作者:艾斯特.布若德斯)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 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 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