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俞可平:民主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好东西?

研究中国政治的人,可能都知道俞可平这个名字。2006年,他发表名为“民主是个好东西”的文章,在学界引发激烈反响,甚至有人称之为中国政治改革的“新突破”。在他的眼中,民主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好东西”呢?

Prof. Yu Keping ist u.a. Direktor des China Center for Comparative Politics & Economics in Beijing und Direktor des Centre for Chinese Government Innovations an der Peking University. Ort: Duisburg, Datum: 02.05.2011, Copyright: Shitao Li

俞可平谈“中国民主”

俞可平访问德国杜伊斯堡,在鲁尔区孔子学院内进行题为"民主对中国是机遇还是挑战"的演讲。主办方打出的头衔是"比较政治与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该中心是隶属于中共中央编译局的研究机构),而在媒体眼中,俞可平还有一个更为耀眼的"非官方头衔"--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的"文胆"、"智囊"。俞可平对记者表示,曾经有很多人对此向他询问,而他的答案永远是:"这都是传言,我就是中央编译局的一个学者,也是一个官员。所以我正式的身份就是一个教授,一个学者,也是党内的一个官员,没有其他的。"

尽管断然否认自己的"高层智囊"身份,但是仅凭"民主是个好东西"作者的名头,再加上"中国民主"这样的题目,就足够吸引人们的兴趣。俞可平的演讲围绕五个问题,对于"中国的经济改革是否可以在没有政治改革的条件下进行"和"没有民主是否能够实现现代化"的问题,俞可平的回答是否定的,他认为中国的改革从政治改革开始,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结果是一次政治改革,而非传统认为的经济改革,而没有民主,仅仅依靠经济发展,是无法实现政权合法化的。对于"经济改革之后,中国是否有重大的民主进步"以及"民主是否是普世价值"的问题,俞可平明确表示肯定,也就是中国启动经济改革步骤之后,确实实现了民主进步,他认为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排除以"阶级斗争"为标志的毛泽东思想就是一个例子,而民主的普世性也是俞可平认可的。

但是在第四个问题,也就是"中国民主模式是否存在"的问题上,俞可平并没有直接给出答案,只是强调各国民主政治化的道路不同,民主有"共性"也有"个性"。"民主有很多共性,比方说民主的很多要素是相同的,比如必须选举,必须有法治,必须有公民参与,必须有权力制约,所有这些都是民主的共性。但是怎么选举,怎么样实现法治,怎样让公民更多参与,在每个国家是有不同的制度和不同的渠道,不同的形式的,这就是民主的个性。"

Prof. Yu Keping ist u.a. Direktor des China Center for Comparative Politics & Economics in Beijing und Direktor des Centre for Chinese Government Innovations an der Peking University. Ort: Duisburg, Datum: 02.05.2011, Copyright: DW/Shitao Li

俞可平接受德国之声采访

在中共的官方论述中,"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始终是一个重要任务,相形之下"政治改革"则被认为过于敏感。有学者认为,没有民主制度的保障,建设法治社会是"不可能的任务"。因为"法治"与"党领导一切"的原则显然是自相矛盾的。在法治社会中,"法大还是党大"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俞可平对此给出了明确的回应,"我认为我们这个国家真的要长治久安,必须坚定不移的走向法治。是法治,不是法制。法制是严格按照法律办事,这个中国传统都有,比如朱元璋很严格的实行法制,但永远没有法治(rule of law)。因为rule of law更强调任何个人、组织必须在法律框架内行动,法律是最高的权威。所以我认为法治对于中国已经不是迷思:党大还是法大?就是法大。必须走出这个迷思,不走出这个迷思,法治就没有希望。"

在演讲的最后,主办方安排了问答环节。现场观众提出了两个颇具"杀伤力"的题目,一是受到北非民主潮流影响的中国"茉莉花运动"以及"艾未未被捕事件"。在民主理论上侃侃而谈的俞可平面对现实问题似乎不如此前那样游刃有余。在"艾未未被捕 "的问题上,俞可平表示自己只是从媒体上看到一些消息,了解不多,但强调中国政府应该会按照法律办事,如果没有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的证据,将难以应对目前的局面。一位自称是艺术家的德国女听众追问,中国官方为何在逮捕艾未未之后不通知其家属,不公布其下落,俞可平仅仅表示按照中国法律规定,警方会在24小时内通知被捕嫌疑人的家属。在谈到北非局势引发的"中国茉莉花运动"时,俞可平认为类似运动在中国无法成功,原因是中国政府和共产党力量强大,远非北非国家政权所能比,而中国民众在经济条件方面有所改善,民间响应类似运动的意愿也不会很高。既然如此,那么中国警方为何在闹市地段层层设岗,如临大敌呢?俞可平对此的解释是"一个地方有事情,警察出动维护秩序与政府是不是底气不足,这是两个概念。因为这样的事情发生,政府至少会担心围观的人太多,交通堵塞。这种情况完全可能发生,交通堵塞对城市影响很大,但是不会影响这个国家或者共产党的政权,这是两回事。"

作者:石涛

责编:严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