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保密分娩:帮助困境中妈妈们?

德国的一项新法允许孕妇们在医院里秘密分娩,但整个过程并非完全匿名。新法支持者认为,这同时保护了妈妈和孩子的权利。批评者则表示,新法门槛太高且不到位。

(德国之声中文网)她们绝望了,她们不知道该怎么做。伴随着分娩日子的临近,这些排斥怀孕或者秘密怀孕的女人们陷入了恐慌。"一个已经站在桥上,想往下跳;另一个在开车时头脑里总闪过往树上撞的想法",施坦格尔(Gabriele Stangl)说。

14年前,施坦格尔在柏林瓦尔德弗里德(Waldfriede)医院创立了"匿名分娩"和"婴儿篮"。这里的婴儿篮指的是一个温暖的小床,妈妈们把孩子放在床上时不需要暴露自己的身份。此后会有铃声通知护理员,把新生儿们抱走。支持"婴儿篮"的人表示,这事关安全,否则妈妈们很可能不得已会将孩子放在教堂门口之类的地方,在那里新生儿们可能几个小时都不会被发现。

施坦格尔是一名受过培训的教师、牧师。她今天对管理"婴儿篮"进行辅导,她建议那些想匿名分娩的女性来柏林这家医院。她帮助医生和收养机构之间建立联系,试图在不给女人们压力的情况下,帮助她们消除恐惧。"在这种情况下,不能强迫一个女人说出她的姓名",她说。

没有法律依据

目前在德国,"婴儿篮"和匿名分娩没有法律依据。根据基本法,每个孩子都权利知道自己的出身,而那些被放在"婴儿篮"里的孩子被剥夺了这个权利。尽管如此,德国默许了那些可以匿名分娩机构的存在。

Gabriele Stangl Beraterin am Krankenhaus Waldfriede in Berlin-Zehlendorf

柏林一家医院的辅导员施坦格尔

地球社(Terre des Hommes)、德国伦理委员会这样的组织多年来一直反对匿名分娩和"婴儿篮"。地球社的发言人豪尔(Michael Heuer)表示,这是在隐埋孩子的身份。"这是法律禁止的。一个人生下了孩子,就有义务最迟数天后给孩子上户口,说明谁是孩子的父母。"豪尔表示,建立"保密分娩"这样的机构让人们终于可以取消匿名分娩和"婴儿篮"--毕竟现在有了一条完全合法的路。

维护妈妈和孩子的权利

德国在2013年3月完成了对妊娠冲突法的修订,本周四(5月1日)一项有关保密分娩的新法生效。新法规定,女性可以在不提供姓名地址等完整信息的情况下,在医院和分娩中心生产。不过孕妇们想要保密分娩,必须提前到一个辅导点登记。

"这保障了16岁以上孕妇的匿名权利",德国联邦家庭事务部发表的一份文件写道。"女性只需要把自己的信息透露给有义务保守秘密的女性辅导员。信息将被立刻封存、妥善保管。"分娩后,女人必须让孩子等待被领养。在孩子年满16岁后,他(她)有权知道母亲的姓名。

新法希望同时维护妈妈和孩子的权利。孩子不会对自己的出身一无所知,而保密分娩给孕妇们提供了"全面的咨询和保密保证"--至少联邦家庭事务部这样宣称。今年5月1日起,辅导员热线电话开通,其中包括英语、德语、土耳其语、俄语和阿拉伯语。

门槛太高?

创建"婴儿篮"的施坦格尔不相信处于困境中的女性会使用保密分娩。她表示,匿名在最初联系时非常重要。"如果一名女性提前知道要说出自己的姓名,她就不会来。"而一名刚刚进行了匿名分娩的女性也向施坦格尔确认了这一点。

Katharina Jeschke Präsidiumsmitglied im Deutschen Hebammenverband

德国助产士协会的耶史克

德国助产士协会

也对新法不太满意,人们认为报姓名的门槛太高。该协会的耶史克(Katharina Jeschke)批评了新法中女性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放弃孩子的部分。她提到那些因为家庭暴力前往妇女庇护所的女性。这些妈妈们虽然希望保密分娩,但希望留下孩子,而新法没有照顾到这群人。

对于施坦格尔而言,重要的是在新法出台后,她仍然可以帮助那些选择完全匿名分娩的女性。她绝不想回到医院引入匿名分娩前的那个时代。她说,"一个临盆产妇来到医院寻求帮助,我必须把她送走,因为医生表示不希望和这类事有任何干系。我当时发誓,绝不再送走一个哭着求助的女性。"

作者:Carla Bleiker 编译:万方

责编:谢菲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