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你想挑战吗?

2015年起,德国常驻联合国大使吕克尔(Joachim Ruecker)将担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席一职。大赦国际驻联合国代表史普林特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吕克尔即将担任的这一职务充满挑战。

德国之声:德国常驻联合国大使吕克尔即将担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席一职,吕克尔即将接手的是一个功能运行良好的部门吗?

史普林特(Peter Splinter):我觉得是,但是吕克尔也将面临一些挑战。人权理事会意味着更多的决议,更多的特殊程序,每场会议会持续更长的时间。作为主席他需要去管理理事会工作运行的方式,例如工作计划,讨论的调子(比如,咄咄逼人的调子或者更为谦让温和的调子)。在这些问题上,每一任主席的风格做法都不一样。再比如说,他需要面对处理反文明社会的暴行、人权捍卫者对人权理事会的参与以及理事会经费紧张等一系列问题。任务越多需要的经费也就越多,需要的调查委员会也更多。

德国之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席一职是怎样选出来的呢?

史普林特:主席一职由不同地区国家的代表轮流担任。如果一个区域推举了一名主席或者副主席候选人,那么新一任主席或者副主席也就随之产生了。当然,形式上还需要经过人权理事会的批准。但是有一点要强调的是,我们不能说是德国开始担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席,而是吕克尔大使开始担任主席一职,这实际上是他个人的职能。

德国之声:不过从事实来看,一个德国人担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席,这是不是象征着德国在处理解决国际事务中更有威力、担负更多国际责任的标志呢?

Joachim Rücker Deutscher Diplomat Archiv 2009

吕克尔(Joachim Ruecker)



史普林特:我对这种观点表示怀疑。德国在人权理事会的角色更多的取决于德国作为成员国做了些什么,而不是一个德国人担任理事会主席一职。比如,德国执行哪些决议?德国如何参与理事会的讨论?也许德国仍然有所欠缺的是它在面对一些长期问题或者很棘手的情况时,没有特别积极地参与解决。例如乌兹别克斯坦,埃及或者巴林等国家的问题。在这些问题上,大赦国际和其它非政府组织都认为,德国本可以做得更多。德国可以利用其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确保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注处理这些严重违反人权的问题。

德国之声:那这是不是说,吕克尔德角色更多的是形式上的,比如主持大会召开和敲敲木槌之类的?

史普林特:我相信,他能做的肯定比敲木槌要多。我们以往曾看到过,一些主席下不了决心让木槌落地,结果很不幸这令一些事件失去了控制。讨论变得让人不快,或者变得毫无意义,或者离题万里。所以说,敲木槌并不是不重要的。而且,主席一职的任务远远多于敲木槌。这是一个在理事会的领导职位,这个理事会在有限的时间里举行会议,开展讨论并通过决议。

德国之声:您曾经在一些场合下见过吕克尔大使。他应该怎样迎接自己的新职责呢?

史普林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席这个职位不是用来对这个国家或者那个国家的人权状况担忧的。他的作用是审视管理层面的问题,是保证理事会尽可能好地运作。我想,吕克尔像人们期待的那样,已经准备好承担人权理事会主席的职责了。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