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住在汉堡难民区的孩子

很多专家认为,不合理的难民居住区政策是造成外国人在德国融入难的一个原因。移民总是集中居住在某几个城区。这样一来就留下了不少隐患:失业、暴力以及高犯罪率。而这种在难民区的生活,对那些孩子们将意味着什么?

default

来自黎巴嫩的难民儿童

"你好,我叫埃尼斯(Eins),我13岁,我全家是从科索沃来的,我现在住在比尔斯蒂格大街13号(Billstieg 13)。"

埃尼斯 (他不想说出他的真实姓名),已经在汉堡工业区中间的难民区居住四年了。有大概450名的难民居住在那里,其中一半都是孩子。大多数人都来自前南斯拉夫和阿富汗。

埃尼斯说:"这里的房屋,这里的一切都不是很好,到处都是涂鸦一类的东西。"埃尼斯梦想着能够住在一个没有争吵喧闹的私人住宅里。

周五下午这时候还算是安静,外面下着倾盆大雨。

埃尼斯一直在接一个电话。埃尼斯对着手机说:"你想做什么?为什么你想知道这个……"电话另一端是一个女孩。埃尼斯有些不耐烦,他觉得很无聊,看了看表。这里一小时只有一趟公共汽车。他准备到附近的购物中心里去吃饭。

埃尼斯同在这里居住的大多数青少年一样,几乎每天都到那儿去。埃尼斯说:"以前我几乎天天和他们在外面,我们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但是这一两年里,我已经不再和他们一起到处游荡了。"

在一个中国快餐店吃完一大盘面条之后,埃尼斯坐在C&A商场门前的台阶上。他17岁的姐姐薇欧雷塔(Violetta)就在这里工作。她是家中唯一一个获准工作的,埃尼斯经常来接她回家。埃尼斯说:"在我们住的这个区,谁知道她是否会在公共汽车站被人欺负或者发生其它什么事儿。如果有我在,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返回的公共汽车里挤满了外国人,所有人都是去难民区的。到了那里,姐弟俩为了到底应该选择哪条路回家而争吵起来。天色已晚,可以看出薇欧雷塔有些害怕。埃尼斯说:"从这儿走,我一直都是从这里穿过去。"

"那是你,我不从这儿走。" 薇欧雷塔说。

埃尼斯问:"为什么不?"

薇欧雷塔说:"因为那里有吸大麻的青年。他们很危险。我从来不从那里过。我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


在楼房过道里可以闻到一股大麻的气味。三个少年站在楼梯台阶上。不难想象,为什么警察是这里的常客。一个家伙说:"如果我们有兴趣点火,那我们就点火。"在房子后面就放着一把被烧过的椅子,而且垃圾通道也被烧坏了。无数的垃圾袋堆在草坪上。


到了埃尼斯住的地方,埃尼斯让我看了他的房间,他和他的哥哥合住在同一房间。整个住的地方没有一把椅子,埃尼斯写作业要不在床上,要不就在一个小的茶几上。埃尼斯说:"我真希望能够有一张自己的写字桌。"

电视开着,而埃尼斯则在另一边翻着他的英语课本。他并没有专心去看书,可是没有人去关心他。他的父亲要么是不在家,要么就是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抽烟。他的母亲虽然是一个可爱的女人,但是对生活已经无望。她被不幸的婚姻折磨着,来德国已经16年了,仍没有拿到工作许可。

清晨来临,一切仍是照旧。埃尼斯懒懒地坐在他的房间里。他的姐姐薇欧雷塔走进来,拿着卡拉OK机。这是埃尼斯一天中第一次这么无忧无虑。不过他还是没有像一般孩子那样展露笑容。现在不用再去想那些英语单词了。

作者:Kathrin Erdmann 编译:丹娅

责编:石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