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伏尔泰是不能抓的!”

法国巴黎弗朗索瓦喜剧院院长波松奈特一周前宣布,将奥地利著名剧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的作品“提问游戏或前往纷扰之境的旅行(Spiel vom Fragen oder Die Reise ins sonore Land”从2007年的演出剧目单上拿下,引起舆论大哗-

default

谁对艺术有最终发言权?

波松奈特称,他受不了汉德克对前塞尔维亚总共米洛舍维奇的恭敬与友谊。今年3月,素以塞尔维亚友人著称的这位奥地利大作家作出惊人之举: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居然参加了曾被国际海牙前南战争法庭定为首号涉嫌战犯的米洛舍维奇的葬礼并致悼词。此外,汉德克对前南战犯法庭嗤之以鼻的态度也众所周知。他怀疑该法庭故意让米洛舍维奇死去。波松奈特表示,汉德克在米洛舍维奇墓边所言实在是一桩丑闻,“在我的剧院演出这个人的作品,对我来说是完全难以想象”。

艺术与政治到底难分?

对喜剧院的决定,汉德克本人自然大为不满,称他“深感恶心”,其他众多文艺界人士也纷纷表示惊讶以至愤怒。问题涉及在西方被视为神圣的言论自由传统。

在巴黎近郊定居的汉德克对“世界报”说,他从未否认过塞尔维亚的战争罪行。但是,他辨解道,在米洛舍维奇葬礼上的短短讲话中他曾指出,这个所谓的世界自称对米洛舍维奇了如指掌,这个所谓的世界自称知道所有的真实。他愿意承认自己并不知道这些真实,但他知道去观察,去听,去感觉,知道回忆,知道问一个究竟。

已过耳顺之年的汉德克发问道:人们为什么不把他的那些作品打开看一看,却反而对他发出指控?他指出,他描写塞尔维亚的牺牲者,是因为没有人替他们说话,其实,他对克罗地亚和穆斯林的牺牲者们的想法也完全一样。

援引言论自由权

从汉德克的定点出版社“苏尔坎普”,经柏林剧院院长佩伊曼,一直到法国文化部长瓦布雷斯,一致对波松奈特发出谴责。苏尔坎普出版人温塞尔德-贝尔凯维奇专门致函波松奈特,指责喜剧院的决定“违反了一个自由社会的所有要素:自由表达观点的权利和艺术的独立”。他提醒道:汉德克的立场早在米氏葬礼前就为世人所知,此外,喜剧院在作出决定前从未想到过要与汉德克本人进行沟通。

法国文化部长瓦布雷斯在写给波松奈特的信中表示,他自然不干涉喜剧院对演出剧目的安排,但汉德克的作品却提出了“具有普遍意义的问题,尤其在这个纷扰的时代,把这一作品搬上舞台,本可以更凸显其效用”。部长宣布,本周日将亲自会晤汉德克。

曾于1990年首次公演“提问游戏”一剧的柏林剧院院长佩伊曼指控波松奈特的决定是“一桩令人震惊的、独一无二的文化检查行为”。他称“提问游戏”一剧是“无暴力宣言”,就其深刻的人道意义而言,在现代文学作品中还罕有其匹。佩伊曼在致波松奈特的信中特意引用前法国总统戴高乐的名言“伏尔泰是不能抓的!”,并加上一句:“汉德克是不能禁的!”佩伊曼呼吁他的同事、演员们、导演们,以及弗朗索瓦喜剧院的所有艺术家们站出来,要求上演汉德克的作品。佩伊曼十分遗憾地说,可惜,他自己没有足够的经费,把“提问游戏”一剧再度搬上柏林的舞台。

过去几天来,欧洲众多作家和电影制片人也对巴黎喜剧院的决定提出抗议。抗议者中不乏鼎鼎大名者,例如2004年度诺贝尔文学得主、奥地利女作家耶利内克。著名的维也纳城堡剧院院长巴赫勒称波松奈特的决定“荒唐透顶,可笑之至”。

弗朗索瓦喜剧院院长波松奈特对各方的批评颇不以为然。有意思的是,他的自卫武器也来自对言论自由的捍卫。他反问道,我这个剧院决定不演,别的剧院难道不能演吗?你们给汉德克那么多自由,那么,不妨也给我一些吧。

(凝炼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