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伊朗美国在联大交战

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在联大会议上宣布,伊朗核计划冲突已经结束,伊朗未来只与国际原子能机构打交道。艾哈迈迪内贾德还指责安理会被“傲慢大国”所利用,制定制裁伊朗的决议。他还宣称,伊朗绝不会屈服于任何势力。在伊朗总统讲话时,美国代表团成员纷纷离开会议大厅。

default

内贾德在联大讲话

在联合国的历史上,有许多政治家的演讲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从赫鲁晓夫,卡斯特罗,阿拉法特到查韦斯。但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的演讲却不在此列。他的演讲是骄傲,固执,好斗以及宗教狂热的一个混合体。但这已经在人们的预料之中。所以伊朗总统演讲的对象根本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特别是美国的公众舆论没有关心艾哈迈迪内贾德的讲话内容。而这位伊朗总统的本意是想擦亮美国民众的眼睛,让他们看到一般情况下看不到的“真相”。

但不仅仅艾哈迈迪内贾德丢掉了他的机会。美国人和欧洲人在类似联大会议场合的表现也表明,他们的确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使这位德黑兰人就范。星期一,哥伦比亚大学邀请艾哈迈迪内贾德做演讲。这本来表现出了一种敢于面对这位伊朗总统的勇气。但大学校长十分失礼地在致辞中将艾哈迈迪内贾德称做“狭隘独裁者”的做法却又给这样的勇气大打了折扣。这种情况在联大会议上继续发生:布什总统在他的发言中对伊朗只字未提,并且在艾哈迈迪内贾德发言时缺席,而将这些事留给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去做。

而萨科齐却试图辩解,法国人并没有认为伊朗会袭击法国。默克尔甚至发表了一个从司法角度和政治角度都站不住脚的声明,即国际社会不必提供伊朗生产核武器的证据,而伊朗必须向国际社会证明它没有生产核武器的企图。布什总统似乎能够满意了:他的反伊朗阵线显得很稳固。

但实际上这一阵线并不象其所显示的那么稳固。如果再度将制裁伊朗提到议事日程上来的话,欧洲各国就会做出不同的反应。因为大多数欧洲国家都与伊朗有经济往来。由于美国与伊朗没有官方的贸易关系,所以制裁伊朗美国不会有什么经济损失,当然会极力赞成,也就是俗话说的,站着说话不腰疼。德国已经减少了对伊朗的出口,但法国方面还没有任何动静。

人们谴责伊朗生产核武器,但却无法证实这一点。而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这样一个目前看来还是“莫须有”的罪名而做的吗?而西方的这种策略迫使艾哈迈迪内贾德将世界划分成好的和坏的,以及傲慢的压迫者和受害者。这样做确实对任何人-不论是西方还是伊朗都没有好处。这样看来,艾哈迈迪内贾德宣布核计划冲突已经结束的做法也不失为精明的策略。他说,伊朗一直在做和平利用核能的担保。而伊朗在今后只与国际原子能机构打交道。

用这种方式解决不了任何冲突。如果双方的确想使伊朗核计划危机得到解决的话,就应该多动动脑筋,想出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办法。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