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伊朗: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纱”

一个名为“我的秘密自由”的脸书主页再次显示了社交网络的力量。伊朗女记者阿琳娜嘉德5月初在这个网页上晒出一张自己摘掉面纱的照片,她的举动很快得到积极地响应,该网页已获得了超过37万个“赞”。

Masih Alinejad

阿琳娜嘉德

(德国之声中文网)女记者阿琳娜嘉德(Masih Alinejad)开车行进在某座伊朗城市的街道上。坐在驾驶座位上的她并未戴上希贾布——也就是伊朗规定的,妇女要在公共场合佩戴的面纱。而今,阿琳娜嘉德脸书上的主页

“我的秘密自由”

(My Stealthy Freedom)获得了超过37万人点“赞”。不仅如此,超过一百位伊朗女性给阿琳娜嘉德寄出自己摘掉面纱的照片。这些相片都是在公共场合拍摄的。她们以此表示对

“布卡禁令让我和社会隔离”

强制性佩戴面纱的反抗并且希望全世界的民众都能够看到她们的抗议举动。

全球皆知的秘密

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阿琳娜嘉德表示:“这个网页是伊朗妇女的一个平台,她们能够借助这个工具向全球展示自己真实的一面。”这些照片都被配备上了简短的文字,描绘了她们“秘密自由”的短暂片刻。一张照片上可以看到一位站在山头之上的年轻女性,她在给阿琳娜嘉德的短文中写道:“山脉永远不会被罩住。如果我去登山,也不会隐藏在面纱背后。”另一位女性的照片解说写到:“我等待这样的运动已经很长时间了,我希望,这种自由能够很快不再是秘密。”

My Stealthy Freedom Facebook

许多伊朗女性也纷纷在阿琳娜嘉德的网页上晒出自己摘掉面纱的相片。

很长时间以来,伊朗女性已经为自己争取到了在家中的自由活动空间,可是在公共场合的状况却依然困难。和之前一样,伊朗妇女一直被要求在公共场合佩戴面纱。
阿琳娜嘉德表示:“伊朗人可以通过社交媒体打破私人和公共生活二者的屏障。” 可是现在还远远谈不到对这种严厉道德法律的废除,这点从近来发生的一件事情可以清楚的看到:6位德黑兰居民遭到逮捕,因为他们在Youtube公布了一段跳美国歌星法瑞尔·威廉姆斯(Pharrell Williams)的名曲“Happy”舞的视频,德黑兰版的“Happy”画面中出现的女舞者没有佩戴头巾。现在她们已经保释出狱。阿琳娜嘉德强调:“她们被释放的当天,其中一位把自己的一张照片公布到网络上——照片上的她并没有带头巾。”

听起来十分荒谬:在伊朗,公共场合女性是决不被允许摘下头巾的,但是又不是绝对遭到禁止的。脸书提供了一个理想的虚拟空间。一些女性提供了自己的背影照片,大部分女性在拍照时都带着太阳镜,并且选择了一些偏僻的公共场合作为照片的背景。还有少数人的照片是在地铁上,甚至在首都德黑兰市中心的自由广场上拍摄的。

My Stealthy Freedom Facebook EINSCHRÄNKUNG

“我的秘密自由”网页每天都会增加近1万个支持者

而“我的秘密自由”这个网站也得到了广泛的讨论。一些人表示,对于伊朗女性来说,还面临着比强制性头巾更大的问题。还有一些网民提出“我的秘密自由”是否是一种自相矛盾这样的问题。阿琳娜嘉德表示:“出现这种讨论就是我想要达到的目的。”她还说,这个网页是一个伊朗民众交流各种不同见解的平台,是一个公开讨论,表达自我思想和感受的空间。

雪球效应

可以肯定地是,社交网站对反对强制性头巾起到了推动性的作用。“我的秘密自由”每天都会增加近1万个支持者——产生了一种雪球效应。这对一个特别是因为政府审查而在访问互联网或者是社交网站具有局限性的国家来说,是令人惊讶的事情。
而这种发展不仅仅在虚拟世界产生了后果。根据“欧洲新闻”的报道,数个星期前,在德黑兰,数百人举行游行支持妇女戴面纱,对象阿琳娜嘉德脸书网页或者是德黑兰版“Happy”舞中无视服装规定的行为表示抗议。

伊朗总统鲁哈尼

(Hassan Rouhani)也对这个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说:“幸福快乐是我们民众的权利。我们不应该对欢乐所而引发的一种举动太过严厉。”



作者:Jan Aengenvoort 编译:文木
责编:石涛

DW.COM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