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伊朗核争议—不仅仅涉及伊朗

联合国安理会将介入伊朗核争议。目前,总部位于奥地利维也纳的国际原子能机构正在争取世界各国支持制裁伊朗的决议。这份工作十分艰巨,因为联合国安理会各成员国的利益不同。

default

德黑兰政权受到孤立?

根据目前的情况看,伊朗核争议不会出现新的进展。德黑兰不顾国际社会的要求,继续为浓缩铀做准备工作,似乎也不准备接受在俄罗斯进行浓缩铀的妥协方案。这一方案虽然可以排除伊朗将浓缩铀转移它用的嫌疑,但是德黑兰在生产燃料棒方面不愿意依赖它国。国际社会对此虽然不满,但这却是一个正当的要求。

德国总理默克尔曾经说过,德黑兰政府必须认识到,他的政权已经受到孤立。而伊朗政府代表并不这么认为。他们自以为是世界上所有受到西方贬低和羞辱政权的领头羊。国际原子能机构多次就伊朗问题举行会议,这表明世界已经变得越来越复杂。20年前,西方、欧共体以及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站在一边,站在另一边的是苏联和华约组织,除此之外还有第三世界国家和不结盟国家。他们说话没有什么分量。现在情况变了。巴西、阿根廷、南非、印尼、印度——这些国家立即对制裁伊朗表达了顾虑,尽管在经济和技术输出等问题上制裁像伊朗这样国家的可能性很小。这些国家都想参与全世界的富裕和发展进程。这一进程的关键是能源。除了德国之外,很多其他国家都将核技术看成是前景最看好的能源技术,虽然利用核能的风险很大。当初德国流行核电站热时,也坚持要自己生产燃料棒。

今天,伊朗这样的国家也已经发展到这一步是人们当初没有想到的。其他想发展科技并想拥有更多政治发言权的国家正在密切关注,欧盟和美国的表现是否高傲或专横跋扈。目前有关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漫画的事件显示,这些国家十分敏感。

西方外交官在维也纳寻求制裁伊朗决议支持的时候,必须考虑到这些因素。他们也不能完全信任北京和莫斯科。这两个国家已经变成赤裸裸的资本家,只考虑到本身的经济利益。俄罗斯向伊朗出售核技术,而中国需要伊朗的石油来润滑迅速发展的经济。现在已经没有人怀疑,伊朗的原教旨主义者想制造原子弹;但还有一大批人没有意识到,人们有能力阻挠伊朗达到目的,但是却只有很少的国家愿意为此冒风险。

三月初,国际社会将就伊朗问题进行投票。联合国安理会的成员国不能再继续对伊朗进行观望,让德黑兰一步步地进行浓缩铀计划——先是制造出浓缩铀,紧接着就是原子弹。美国有可能和法国英国联手,制衡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对抗对尚不明晰的国际新秩序来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伊朗核争议之所以这么复杂和危险,是因为这不仅仅牵扯到伊朗一个国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