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伊朗当权者无视人权,滥用死刑维持统治

同前几年相比,伊朗的死刑判决大大增加。从今年年初至今,至少有137人被处死。这个数字比去年同期增加了70%。德国人权观察组织办公室负责人霍伊瓦根就此发出了警告。不久前,伊朗东北部城市马沙德有七人因强奸罪、绑架罪和抢劫罪、首都德黑兰两人因刺杀一名法官被当众处以绞刑。

default

伊朗死刑执行官在德黑兰当众给死囚套上绞索

伊朗西北部的一个所谓革命法庭判定两名库尔德记者为敌对势力,并宣布判处这两名记者绞刑。两名记者的另外其它几项罪名是,勾结外国秘密情报人员,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由此可以看出,伊朗对在野党和批评政府人士的迫害再次拉开了序幕。就在几天前,伊朗东北部城市马沙德有七名被告因倒卖毒品被当众处决。行刑前几分钟,电视台记者还对这七名死囚做了采访。

德黑兰的另外两场公开处决也有大批媒体记者到场,两名犯人受到公开羞辱。对此,德国绿党主席罗特愤怒指出,这是恐怖主义国家机器的野蛮表演,国际社会不能默视伊朗陷入野蛮状态。

伊朗法官瑟夫扎德赫博士指出,伊朗的刑典不够严谨,存在着司法漏洞。他说:“按照伊朗刑典第39条,犯人的尊严不可侵犯,不允许对犯人进行人身侮辱,否则司法人员将受到刑事处罚。然而伊朗的一些附加性法律条款使这一法律规定对已经判决的犯人无效。“

伊朗时事评论员尼鲁曼德指出,伊朗政权对任何一个推翻政府的信号都非常敏感,认为西方媒体为西方秘密情报部门工作。也正是基于这一出发点,两名库尔德记者才被判以重刑。伊朗政权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想震慑国内民众、警告刑事犯罪分子,将民众的抗议活动扼杀在摇篮之中。

伊朗前总统巴尼-萨德尔说:“伊朗政权内外交困。因此它必须在国内外制造对立面,以便通过这些矛盾转移公众对国内问题的关注。与此同时伊朗政府还试图通过处决大批人犯,达到震慑国内老百姓的目的。”

Nazanin Afshin-Jam

流亡德国的伊朗人权人士在柏林波茨坦广场抗议伊朗滥用死刑

目前,伊朗国内失业、贩毒、贪污腐化、嫖娼和刑事犯罪问题严重。而伊朗的通货膨胀率已经达到了16%。伊朗是全球人口最年轻的国家之一。三分之二的人口是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这些年轻人中不少人是政治活跃人士。为了堵住年轻人的嘴,堵住那些对政府持批评态度的记者、人权人士、工人、教师和妇女的嘴,伊朗政府采取了各种严厉的措施。通过镇压和威慑手段对整个社会进行监督。

伊朗作家协会会员,女作家贝赫巴哈尼指出,当众处决这种手段从长远看将失去震慑作用。她说:“当老百姓发现,即便是很小的反抗政府行为都会受到当众处决的刑罚时,他们当然就会害怕,他们会在短时间内停止反抗活动。但是从长远看,伊朗老百姓不会甘心,他们会做出更为激烈的反应。”一些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都对伊朗当众处决犯人的这种做法提出质疑。他们警告说,这种方法将对伊朗社会造成长期的负面影响。暴力场景往往会导致暴力行为发生。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