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伊朗并没有危害核不扩散条约”

新上任的联合国裁军事务部高级代表,巴西外交官杜阿尔特(Sergio de Queiroz Duarte)对俄罗斯背离“欧洲常规武器力量条约”的行为表示担忧,并且希望伊朗方面能够释出能够让人们建立对其信心的信号。他还认为,在印度,巴基斯坦和以色列都存在核危险,而在巴西核危险则并不存在。

default

防止核武器扩散一直是联合国的工作重点

来自巴西的杜阿尔特,在一个星期之前成为了联合国裁军事务部的高级代表。他将就核子和生化大规模性杀伤武器方面的问题对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提供咨询。1999到2000年间,杜阿尔特曾经担任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主席,并在2005年领导召开了禁止核武器条约的评审大会。

这位新上任的来自南美洲外交官以往的经验,在他新的岗位上正可以派上用场。至少,他想向人们传达这个信息,尤其在他谈到目前的裁军问题的时候:比如,围绕伊朗核子项目的争端;因在东欧新建的导弹防御系统引起的俄美冲突所导致的,俄罗斯背离“欧洲常规武器力量条约”的行为;以及关于巴西建造核子动力潜艇的计划等等。

莫斯科并没有退出

俄罗斯只不过是暂时悬置了“欧洲常规武器力量条约”,杜阿尔特在接受德国之声记者采访时说道:“这并不是说俄罗斯要退出该条约,到目前为止,他们只是暂时脱离该条约。不过这当然会令人不安。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欧洲国家基本上能够互相沟通理解。重要的是,这些国家能够继续这样互相理解,这样,我们就能在欧洲大陆继续维持和平。”

该条约对欧洲的常规冲突武装力量做出了规定,比如在什么地方允许多少士兵驻扎等等。不过,在其它西方国家开始执行这个1990年提出之后,一直处于修订过程中的常规武器力量条约之前,俄罗斯也不打算继续遵守该条约了。不过杜阿尔特并不认为,俄罗斯会调兵到该国西部边界线增加那里的驻军兵力,“我觉得目前的俄美冲突并不会导致俄罗斯向其西部边界调兵。”

因为美国在东欧建立导弹防御系统而引起的俄美冲突,杜阿尔特认为,是一个双边事件,“俄罗斯把这个看成了是对其国家安全的威胁。我们希望,双方国家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伊朗和巴西的核子计划

当谈到伊朗的核子项目争端的时候,杜阿尔特的口气变得很缓和:“铀浓缩本身没有什么特别。铀浓缩并没有危害核不扩散条约。不过要是开始从铀浓缩过程中生产武器,就算是危害核不扩散条约了。目前我们的问题是,国际社会对伊朗的核计划的目标完全持不信任态度。所以,重要的是,伊朗要向国际社会保证,他们的核项目的目标绝对是和平的。”

对于他本人被提升为联合国裁军事务部高级代表,杜阿尔特认为,这是对于巴西多年以来致力于国际组织和联合国反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委员会工作的奖励。今年七月初,巴西总统卢拉宣布了要对一个核电站注入资金,并且计划投资兴建核子动力潜艇。卢拉的核子计划被人们拿来跟伊朗总统内贾德的核计划相提并论。不过杜阿尔特说,巴西的计划并不具有危险性。

杜阿尔特在接受德国之声记者采访时说:“巴西的核子项目,包括军事核子项目都是和平的,并且百分之百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监督之下进行。动力潜艇只不过是一个发动机设备,并不是武器。每个国家都希望能够掌握这项技术,这样就不必在技术上依赖其他国家。巴西从新开始兴建核项目的一个原因是国家防卫的需要;另一个原因是,掌握相关技术从而不受制于其他国家。”

没有武器的世界

在谈到北韩核子厂停建的时候,—停建的消息已经被国际原子能机构在7月18日证实—,这位来自巴西的外交官态度保留地表达了看法:“停建的只不过是一个核反应堆,我们还不知道,到达完全停建的目标我们还要走多远。对于一个波折多变的地区,一个到今天为止还不能和平共处的分裂的国家来说,这是一个进步。这对朝鲜半岛,对于未来有可能的两韩统一来说都是重要的进步。”

全世界范围内目前还有10000颗核弹头。那些并非正式的核武器拥有国,却握有核子武器的国家,应该继续受到监控。杜阿尔特说道:“有些国家,比如印度,巴基斯坦和以色列,他们已经拥有核武器,却没有签署核不扩散条约。印度和巴基斯坦一共有300到400颗核弹头,以色列估计也有200颗,虽然上述国家既不承认也没有否认过这些事实。”

虽然全球核武器的总数在下降,军备竞赛还在继续。杜阿尔特说道:“现在人们正在竞争建造质量更高,更有杀伤力的武器。军备竞赛中最激烈的就是在核子武器,生化武器的制造上。不过我们也不要忽视那些小型武器,这些小型武器在非洲和南美洲的发展中国家最具杀伤力。”

联合国裁军事务部高级代表杜阿尔特说道,最理想的状态就是生活在没有武器的世界里。“对于人类来说最重要的是,所有的国家都能认同这样的观点,也就是没有武器的保护,我们也能安全地生活。如果这个观点得到广泛认同,我们就已经走在通往和平世界的大道上了。”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