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伊朗年轻人对自由受限制感到失望

伊朗3月14日将举行议会选举。不过只有极少数伊朗人认为,此次选举将改变该国的政治路线,或者至少能在专制框架内带来一些政治变革。伊朗的年轻人尤其对政府感到失望。就连社会以及艺术领域"回归个人"的努力也因为僵化的社会约束而变得危险重重。德国之声记者报导如下。

default

伊朗的年轻人

每当穆森从德黑兰北部的公司回到家,打开电脑,他就会感到强烈的不安:他的网页是不是又被屏蔽了?和很多伊朗年轻人一样,这位27岁的电子工程师拥有自己的博客。他的博客现在已经在德黑兰非常有名。但是穆森认为,伊朗年轻人喜爱的网页以及博客遭到了系统的封锁和过滤。

这让他感到生气,"我的博客虽然只有很少一部分涉及了政治,但也在很多服务器上遭到了封锁。现在虽然有很多新的传媒形式是传播政治内容的,但也有越来越多是纯娱乐性的。这非常吸引年轻人。但是很多网页在三、四个月后就遭到了全面封锁。只因为这些网页太受欢迎,人们在上面进行交流,成员数量剧增。"

由于传媒以及言论自由受到严重压制,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试图通过英特网打破国家机构的控制,结识新的朋友。也有很多年轻人将因特网当作了解世界的窗口,通过网络获取未经审查的信息,或者观看、收听被禁止的西方电影、音乐。 伊朗的年青人曾经或得过大量的自由空间:特别是大城市的中高年级学生过着西方式的生活。他们在聚会时听爵士乐、摇滚乐、流行乐,谈论艺术、文学和音乐。也有些人参加非法的私人聚会,在那里喝酒、跳舞。

但是政府现在明显对那些不愿遵循刻板宗教道德准则的年轻人采取了更为严厉的措施。警察会打击非法聚会,抓捕拥有非法卫星电视的人,或者地下摇滚乐手、地下流行音乐人,因为这些都属于"西方腐朽堕落的文化"。

伊朗的摇滚乐队127就非常怀念"哈塔米"执政的时代。 乐队成员达里施说:"我认为,现在的情况比三年前糟糕的多。当时我们每年还可以开两次演唱会。但是当时很多可以做的事情,现在就只能在梦中回忆了。很多问题造成了现在的状况。其中之一是文化部。"

文化部可以决定哪些音乐活动可以获得批准,哪些应该遭到禁止。年轻的伊朗女歌手格尔纳茨认为,文化部的很多决定都是草率、毫无理由的,“艺术家遇到的困难非常大。音乐会必须得到文化部的批准。乐队必须在有关部门登记。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民主国家的音乐人需要这样的国家许可。” 伊朗人、特别是年轻艺术家以及有社会参与感的人感到非常沮丧。因为阿哈迈迪内贾德执政后,他们受到的压力不断增加。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