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伊朗大选考验德国外交

伊朗人对外来干预十分敏感。大选之际,德国在伊朗核争议上的强硬立场有可能使它与该国迄今的良好贸易关系受到影响

default

伊朗大选,改革派人士几乎全被排除在外

大选投票前数小时,伊朗议会议长阿达德-阿德尔表示,此次大选与美国无关。他认为,华盛顿试图分裂伊朗人,试图使伊朗议会成为美国的附庸,但这不会成功。若干保守派人士齐声讨伐改革派议员姆瓦扎厄穆,他们指控他接受了“美国之音”的涉及此次选举的采访。不过,受到抨击的不仅是美国这个试图与伊朗自由派力量取得联系的“撒旦”,而且还有德国。

德国驻德黑兰大使洪索维茨便遭到伊朗媒体和官方的猛烈攻击,原因是,他会晤过改革派运动领导人穆汗默德-赖扎.哈塔米,并听取了后者对伊朗“ 拙劣外交”的抱怨。洪索维茨是一位老资格的伊朗及中东问题专家。他指出,其实,他也同保守派政治家交谈过。

但是,伊朗方面强调说,洪索维茨也会晤过伊朗前总统哈塔米,而且是在联合国安理会最近一次表决通过对伊朗加强制裁最新决议前夕。按保守派的看法,这显示,目前几乎已被视为敌对阵营一员的德国正与伊朗改革派一起共同制定反伊朗政策。

不只是选战手段
毫不奇怪,这类事件正好发生在大选之前,此外,相关的抨击部分地也属于选战。尽管如此,德国方面仍不能对此掉以轻心,原因就在于,相关的抨击恰好碰到了伊朗人的痛处:如果世界上还有什么可能让各类伊朗人作出最敏感反应的东西,那就是外界对伊朗事务的事实上的或“被怀疑”的干预。

这一情结来源于历史。伊朗曾多次成为外国列强的“皮球”或至少被挪入其“势力范围”。旨在摆脱这一状态的“伊斯兰革命”29年后,“外来势力干预”的幽灵依然萦绕于伊朗人的脑际。这一情绪强烈之极,以致于第三方对本国那些落后现象的批评也会引起反感。
伊朗方面无需费心去找例证。在德黑兰看来,美国要求伊朗政府更迭就是一个明证,而华盛顿在伊朗核争议上的态度是又一个例证。现在,又加上伊朗对欧洲、尤其是德国的失望甚至气愤。在许多伊朗人眼里,德国本是一个友好国家,在很多方面还是一个值得效法的榜样。而一段时间以来,柏林在伊朗核问题上以及对该国实施制裁问题上所持的立场在伊朗人那里引起越来越多的诧异、不理解甚至愤怒。

德国的“背叛”
伊朗人可以接受美国,但不能容忍德国。一名甫从德国访问归来的伊朗人就忿忿不平地表示,有朝一日,伊朗会与美国重修旧好,却不会忘记德国的“背叛”,那时,德国人可不要感到奇怪。“受到欺骗的友谊比直率的敌意更让人痛苦”。

德国以致整个欧盟都将面临与伊朗关系紧张的时代。欧洲人在政治上使伊朗失望,为此将受到惩罚,遭到伊朗方面更多的蔑视。眼下,俄罗斯大使已经是德黑兰最重要的外国使节。而政治一旦不行,生意经也将难念。如今,中国、日本和韩国三家已经成为超过整个欧盟的伊朗第一贸易伙伴。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