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伊斯兰国"的国家结构-一个成功的模式?

据媒体报道,"伊斯兰国"恐怖武装(IS)目前已经建立了"国家"结构。德国政治学家约亨·赫普勒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对这样一个组织来说并非不同寻常。

(德国之声中文网)

德国之声:据北德意志电台,西德意志电台以及南德意志报的调查,斯兰国"武装成员享受医疗保险、结婚津贴,被打死或被捕的战士家庭可以得到补助。此外,自杀式袭击者还有人事档案。能够说"伊斯兰国"是一个国家了吗?

约亨·赫普勒:技术上来讲不是,因为定义国家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得到其它国家的认可。但迄今为止它没有得到这样的认可。因此从严格的司法角度来讲它不是一个国家。但可以说,这个组织长期以来试图建立一个类似于国家的结构。除了您所提到的这些方面以外,它还征收税赋,拥有自己的军队。这一切确实会让人得到"伊斯兰国"向该方向发展的印象。

德国之声:黑手党不也是这样吗?

约亨·赫普勒:两者的差别很明显:黑手党不控制大片相连的地区,但"伊斯兰国"武装现在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地理影响范围已经比叙利亚政府还要大。这和黑手党不同。后者在一个国家的某些地区从事幕后犯罪活动,但却没有能力与政府对抗并安寨扎营、实施统治。但"伊斯兰国"有法院、大规模税收和很严格的人事管理,有军队、坦克和炮兵。这些都是黑手党所没有的。

德国之声:您谈到别国的认可是国家的重要标准。据您观察,"伊斯兰国"是否以此为目标?它是否和可能承认它的某些政权取得了联系?

约亨·赫普勒:这在目前还没有看到。在一定程度上这也不符合"伊斯兰国"的理念。该组织多次更名,以前它叫"伊拉克的伊斯兰国",后来叫"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伊斯兰国",现在又叫"伊斯兰国"。它想以此宣称这是一个所有穆斯林的国家。这就意味着,该武装正在同其它所有国家竞争,也包括沙特、叙利亚和伊拉克。伊斯兰国想建立一个先知穆罕默德继承人的国家,来代表其它所有的穆斯林国家,这是非常荒谬,非常放肆的。这也意味着,它视自己高于其它国家,而不是认为自己是许多国家中的一员。现实当然是另一回事,但从意识形态上讲,它们目前是在这样推销自己。

德国之声:如果伊斯兰国从权力上讲发展起了国家结构,那对北伊拉克和叙利亚冲突意味着什么呢?

约亨·赫普勒:首先我们必须认识到,国家或机构行为的形成并不象一些人想得那样不同寻常。我们在其它组织身上也看到过,比如阿富汗的塔利班,它也曾试图在一些区域引入司法、税收体系和其它的结构。从某种意义上讲,起义运动常常试图建立这样一种反国家的结构。

在上个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解放运动也试图建立解放区,在那里建立反国家结构。因此,这些武装遵循的是建立权力、维护权力和巩固权力所需要的一种思路。这不可能象登记一个协会一样,而是必须建立这样的结构。它们比较成功,而这也意味着,只将它们视为一个恐怖组织是不够的,虽然它们的行为方式经常如此。"伊斯兰国"也是一个利用恐怖达到自己目的的组织,

其目的是建立政治统治

Jochen Hippler Professor an der Uni Duisburg-Essen

约亨·赫普勒 (Jochen Hippler)

德国之声:在叙利亚和北伊拉克,国家结构分崩离析。"伊斯兰国"填补了那里的真空吗?

约亨·赫普勒:这正是它变得强大的原因。试想一下,伊斯兰国武装今年初夏在很短时间里就占领了伊拉克北部和西北部大片地区。这不是因为它的军队有多么强大-和其它组织相比,它的确组织严密-但它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功,是因为伊拉克国家机构瘫痪,没有行动能力,伊拉克军队人心涣散,政府军士兵不去战斗,而是开小差回家。"伊斯兰国"武装正是挺进了一个真空地带。如果伊拉克拥有一个行之有效的国家机构,如果叙利亚掌控着国家权力,那么"伊斯兰国"武装就不会象现在这么重要。

约亨·赫普勒 (Jochen Hippler)是杜伊斯堡-埃森大学的政治学家和和平问题研究者。专业领域为中近东,尤其是伊斯兰影响强烈的国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