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任何话都可能被称为国家机密

上星期,中国一家地方法院以“颠覆罪”判处记者郑贻春七年监禁,原因是他为法轮功外围的美国中文报纸“大纪元时报”提供稿件。这是继不久前记者师涛被判处八年徒刑后的又一起新闻工作者入狱事件。法兰克福汇报认为:

default

“这样严厉的做法表明,中国政府在互联网和手机短信息等全球快速通讯的时代仍然企图阻止‘负面’信息流向国外。中国对互联网和电子邮件进行全面检查,拥有一支网上警察大军,但检查官们仍然不能完全成功地控制信息流动。示威和抗议的消息传到国外的速度快于检查官封网的速度。

出现这样的情况后,安全部门就开始追查消息来源,当事人被送上法庭。对这些案件,中国司法部门可以使用‘出卖国家机密’的弹性条款。至于什么是国家机密,由党来决定,需要时甚至可以事后追加认定。除了控制信息流向国外,党也企图控制国内新闻。尽管如此,调查揭发丑闻、腐败、环境灾难的新闻越来越多,新闻早已成了中国社会公众批评的一部分。只要有好处,政府部门也利用新闻,中国总理本人就要求干部和政府部门接受新闻界和公众的监督,但新闻报道仍然有很多禁区。”

今年早些时候,新加坡海峡时报的香港记者程翔在中国也遭遇同样命运。程翔在押已满五个月,但中国司法部门至今未开庭审理。世界报就程翔事件对香港新闻界的影响写道:

“程翔的被捕又引起了香港记者的一阵恐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香港杂志记者说,‘我们对自己与中国政府的接触很担心,因为我们所说的任何话都可能被称为国家机密。’许多香港记者、知识分子、政治家和企业家甚至安全部门都与内地的政界人士有非正式联系。他们交流信息,有受到从事间谍活动指责的危险。香港记者虽然处于特别行政区法律管辖之下,但在边界的另一边,中国对他们使用不透明的新闻法,这一新闻法给予了国家几乎为所欲为的权利。

1997年7月1日香港移交中国以来,一再有批评中国的记者被解雇或调离,这更加使人担心,向世界开放的香港媒体可能会失去锋芒。人权组织‘中国人权’的调研部负责人贝克林说:‘香港是对中国进行观察的中心,程翔的案子犹如把这个中心钉进了棺材。’许多事件表明,北京正在加强对香港媒体施加影响。不过,香港有一些亚洲最好的报刊,他们继续发表一系列批评中国的报道,从科学调查的结果也看不出香港的新闻检查或自我检查有明显增强。”

本文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