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以色列有,伊朗为何不该有?

以色列总理访问德国前夕接受德国一家私人电视台的采访时说,伊朗希望象美国、法国和以色列一样拥有核武器。这便间接承认了以色列是核武国家。没有人能够证实总理言辞的动机和可靠程度,但对此的传闻却是由来已久。以下是德国之声记者发来的背景报道。

default

以色列蒂莫纳院子研发中心

哦,那是一座纺织厂

60年代,以色列游客想到死海旅行的话,要穿过内盖夫(Negev)沙漠,路经北非移民居多的蒂莫纳(Dimona)小城。离这个小城不远的地方,大路南侧,有一片栅栏围住的地带。那里是什么地方?对这个问题,导游从不给予解答,而是熟练地将游人的注意力引到大路的另一侧,瞧,这里的自然风光多么迷人!如果还有人不知趣,继续询问栅栏内的秘密,导游便会很随意地说,哦,那是一座纺织厂。

事实上,栅栏背后,不是什么纺织厂,而是核工厂,研发生产核武器的工厂。以色列国成立后不久,当时的总理本•古里安David Ben Gurion(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交给佩雷斯一项重要使命,要他组建一个核能委员会。佩雷斯得到法国的协助,在蒂莫纳建起了被导游称作“纺织工厂”的以色列原子基地,不久,以色列在其他地方也相继成立几处核能研究机构。随着美国对以色列军事支持的加剧,美国取代了法国在以色列的地位,并向以色列提供了用于科研目的的核反应堆。

这个时候,联合国原子能机构IAEA还没有诞生(该机构1957年成立),离核武不扩散条约(1968)的出台差的还更远。后来,以色列同意接受原子能机构的监督,但拒绝在不扩散条约上签字。这样,以色列原子中心蒂米纳可以轻易绕过各类检查和监督,虽然以色列总理古里安1968年曾承认,蒂莫纳有一座核反应堆,但声称那是用作和平目的。一次,一组美国专家到蒂莫纳视察,以色列却在这之前突然封死了通往一个多层地下建筑的通道,留给视察专家的只是地面建筑:办公室,实验室,一切都很平常。


秘密曝光,英雄落网

有关蒂莫纳地下建筑的秘密,1968年,被一名在那里工作了9年的摩洛哥裔人曝光给了媒体,此人名叫瓦努努(Mordechai Vanunu),他把收集到的照片和其他有关这个核中心的资料偷偷弄到国外。在接受英国“Sunday Times”采访时,瓦努努详细描绘了蒂米纳地下核中心的情况。照理,他该清楚,把这样的国家机密透露给国外,是犯有卖国罪的行为,后果将非常严重。但瓦努努幻想伦敦是安全的天堂,秘密警察不会找到这里来。

他过于天真了。以色列情报局很快安置了一名金发美女,把瓦努努诱惑到罗马,等待在那里的以色列特工轻易将瓦努努拿下,装在一只皮箱内,运回国内。以色列法庭很快判处瓦努努18年监禁,并不得减刑,他后来多半牢狱时间在单间度过。2004年瓦努努获释,但他不准出国,不准同媒体接触。瓦努努不无讽刺地说,奥尔马特总理承认以色列拥有核武器,是犯了同他一样的罪,应该受同样的惩罚。


同南非联手研发核武器

以色列的核武器,很可能是同当年还是种族隔离政策下的南非共同研发和测试的。研制核武器是以色列的国家机密,不对新闻机构开放。当年,一名美国记者对以色列和南非开发核武器事宜作了报道,没过不久,这名记者就被剥夺了记者工作权,然后被驱逐出以色列。

即便是奥尔默特说漏了嘴,事实上,他并没有透露出更多秘密。自70年代末以来,以色列拥有核武器的传闻就未曾间断过。专家甚至估测该国已拥有数百枚核弹头。与其他核大国不同,以色列从不以核武器相威胁,相反,对该事宜守口如瓶。对外,以色列总是声称,“不做第一个将核武器引到该地区的国家”。但它“通过隐讳施以威胁”的做法招致了严重后果:包括伊朗在内的以色列所有邻国都确信不疑,在他们看来,以色列早就成了非正式核俱乐部的成员,而使用德国提供的潜水艇便可将核弹头轻易发射到中东地区的任何一个角落。


对伊朗施压,近乎荒唐?

虽然如此,以色列的邻国却在克制核武冲动:埃及和沙特宣布放弃核研究,利比亚也洗手不干,从核武器前沿退下,不听规劝的目前只剩下了伊朗。伊朗坚持说,它的核计划同武器无关,是服务于民用,即制造核能。多年来与伊朗的胶着状态,唤起本来已熄火的埃及和沙特的兴趣,有意成为中东核武大国。

在这种背景下,奥尔默特的无意表白是一种推波助澜,在以色列已承认拥有核武器的情况下,西方对伊朗施加的压力不是显得过于荒唐了吗?伊朗是核不扩散条约的签字国,它允许原子能机构到国内检查核设施,它声称,不存在拥有核武器的野心。以上这三条,都是以色列不具备的。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