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以色列为何向叙利亚“服软”?

以色列与叙利亚曾长期互为仇敌。然而现在,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试图化解以叙间的仇怨,说服双方重新启动和平谈判。据称,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已向埃尔多安提交了将以色列自1967年占领、1981年吞并的戈兰高地交还叙利亚的和谈方案。叙利亚正处于国际孤立之中。那么,这一和平建议出台的背景是什么,为什么偏偏选择了这样的时机?德国之声记者报导如下。

default

以色列在戈兰高地举行演习

以色列和叙利亚正在悄悄地走向对方。数月来,以色列和叙利亚就已就签署和平条约、归还戈兰高地等事宜展开秘密谈判。其实以叙两国政府早已制定了重新缓和两国关系到的政策。因为实现和解无疑会为两国带来益处。

由此以来,叙利亚将摆脱与伊朗结盟的构架,从而阻止伊朗继续对南黎巴嫩的真主党民兵提供支持。此外,以叙与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关系也会进一步正常化:果真如此,叙利亚将是继埃及和约旦之后的第三个与以色列签署和平条约的邻国。此外,以色列也不必担心,归还戈兰高地会引发内政紧张局势。居住在戈兰高地的犹太定居者要比约旦河西岸的居民温和得多。贝塔斯曼基金会的中东问题专家施台凡.沃佩尔认为,归还戈兰高地的计划因当地居民的反对而陷于失败的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的,“无论对以色列的政策,还是从以色列的战略考量来说,将戈兰高地物归原主都不存在任何问题。也就是说:在这个问题上,‘以土地换和平’的口号是切实可行的。”

而对叙利亚来说,重新拥有戈兰高地则是国家的荣誉。如此一来,叙利亚重新控制了革尼撒勒湖-这一重要的饮水渠道。但最大的赢家则是叙利亚总统巴希尔.阿萨德。糟糕的经济局势、在黎巴嫩影响力的减弱、同时又难以获得阿拉伯兄弟国家的支持均使阿萨德在国内的地位受到削弱。沃佩尔表示,戈兰高地的失而复得有助于改善阿萨德的形象,“众所周知,叙利亚有两大战略利益:其一是重新恢复对黎巴嫩的影响,其二是对叙利亚居民来说,戈兰高地问题似乎再度成为首要议题。”

尽管如此,展开秘密外交谈判选择的时间依旧引人关注:7个月前,以色列空军还向叙利亚沙漠地带的一个设施发动袭击。美国中情局报道说,此次袭击的目标是叙利亚的一座核设施,该核设施是叙利亚在朝鲜的帮助下建造的。

大马士革政府之所有没有大声抗议,或许基于以下两个原因,一是叙利亚的确有所隐瞒,至少叙利亚无法证实自己的清白无辜。二是在内政层面,阿萨德绝不能公开承认自己的失利,由此而产生的后果将不堪设想。另外,以色列也不希望大马士革政权垮台。沃佩尔表示,耶路萨冷政府尤其关心的是,“继承父业的阿萨德的政权有多么牢固?他在国内、在阿拉伯世界,尤其是面对伊朗的影响力有多大?他能否能推行自己的政策?因为作为重新拥有戈兰高地的回报一定是叙利亚放弃与伊朗结盟。”

鉴于此,以色列不希望,叙利亚会出现不稳定局势,或是国家的权利落入保守的强硬派人士手中。

戈兰高地的失而复得将有助于稳固阿萨德地位,但同时也使他更紧密地与耶路萨冷连在了一起。在这一背景下,以色列与叙利亚间签署和平条约并非天方夜谭,而是切实可行的方案。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