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洪都拉斯:水力

以水“制”电

水力是最无害于气候的零排放能源。然而世界各国对水力发电项目颇有争议──无论是对发展中国家的巨型项目,还是德国村边小溪的截流。洪都拉斯的做法受到老百姓一致欢迎。

利用水力的传统方法:水轮

利用水力的传统方法:水轮

人类利用水力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水力可以用于磨坊、铁匠铺和木匠锯床。如今,水力主要用来发电:水电占全世界电力生产的15%,超过核电,而其他可再生能源的比例目前只占4%。

水的功能还可以更多,潜力还要大得多。每一度瓦水电都能减少对气候有害的二氧化碳排放。科学研究显示,水能几乎能够满足全球的全部电力需求。但人们不会这样做。德国绿色和平组织的安德烈•伯林说,“水电的成本和效益不成比例。水作为可再生能源必须根据个案区别对待。”大型水库尤其如此。

旧水坝,新能源

洪都拉斯的一个项目证明如何更好的利用水电:“拉埃斯佩兰萨水电站”是成功利用水力的理想案例。这个水力项目利用现有的设施,极少破坏环境,而且,这一项目持续发电,效果良好。倡议并实施这一项目的加拿大企业家罗恩•特纳因此获得“世界洁净能源奖”的提名。这一设施也是1997年《京都议定书》通过后第一个授权出售二氧化碳排放许可证的电站。

然而,世界上有许多大型水力工程成为生态、经济和社会三重灾难,它们对自然的破坏和对社会的负面影响太大。印度的萨达尔萨罗瓦水坝和中国的三峡大坝更多被看成是破坏环境和不尊重人权的代名词,而不是对气候保护作出的进步。问题尤其严重的是淹没森林的水坝。被水腐蚀的植物会连续数年释放出大量甲烷──一种比二氧化碳影响气候更严重的化学气体。尽管对水坝的利弊讨论激烈,但是印度、中国和南美仍然在建设更多的大型水坝。

中国建造三峡大坝引起环保人士的强烈批评

中国建造三峡大坝引起环保人士的强烈批评

“对新水利项目的讨论已经结束”

这样的项目在工业国家已经不可想象。德国联邦水电联合会的哈拉德•乌普霍夫说:“在德国关于大型水利项目的讨论已经结束。”德国认为,水能潜在增长的主要在于实用新技术,比如可以在对生态干扰极其微小的情况下利用水流或潮汐,这一技术目前正在测试阶段。此外,还要对那些服务寿命超过50年以上的老水电站进行更新改造,提高发电效率──为此,洪都拉斯的项目指出了一条可行的新路。

德国有潜力可挖?

水电是德国继风能之后的第二大可再生能源,它占全部电力生产的3.5%。但是,德国对继续扩大水电的经济和生态意义争议很大。“从长远来看,德国水电不会有太大的发展”,绿色和平组织的安德烈•伯林说。德国联邦水电联合会的乌普霍夫则持反对意见:“这种说法有点象自我满足的预言。”从经营者的角度看,德国水力发电量能够再提高三分之一。

在德国,发电功率小于0.5万千瓦的水电厂被称为“小型水电厂”。他们分散在各个地区,但却占德国目前水力发电量的20%。乌普霍夫说:“这样一个装置往往可以满足一个村庄的用电量。”

水流发电对自然危害极小

水流发电对自然危害极小

15000个没有利用的水闸

德国联邦政府2008年通过一项调查发现,德国的河流和小溪上有15000个水闸和截流装置还没有用于发电。水力发电运营商计划充分利用它们,生产规模相当于核电站的电力,但是常常遭到环境保护者的反对。

德国议会2009年通过了一项法律修订案,找到了一个所罗门式充满智慧的规定。该法案规定,小型水电站虽然无权获得二氧化碳许可证,但却增加了奖励机制,小水电站运营商如果不危害环境并获取洁净能源,采取对生态有利的措施,如修建鱼道,那么输入电网的每一度电都可以卖出高于市场的价格。

作者:奥利弗•撒姆松/翁琪
责编:当远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