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在线报导

代写论文枪手 生意兴隆

德国高等教育有口皆碑,每年有25000名学生在德国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但是这其中,有些人并非自己撰写博士论文,而是出钱聘请"枪手"捉刀代笔。居住于瑞士的内梅特就是一名所谓的"枪手经理"。

Die Fotoillustration vom Sonntag (20.02.11) zeigt das Buch Fussnoten von Karl Theodor zu Guttenberg (1921 - 1972), dem Grossvater des Verteidigungsministers Karl-Theodor zu Guttenberg (CSU), neben der Doktorarbeit Verfassung und Verfassungsvertrag von Verteidigungsminister zu Guttenberg in einer Bibliothek in Berlin. Ungeachtet des wachsenden Drucks auf Verteidigungsminister Guttenberg steht die Mehrheit der Deutschen in der Plagiats-Affaere hinter dem Verteidigungsminister. In einer Emnid-Umfrage fuer das Nachrichtenmagazin Focus sprachen sich lediglich 27 Prozent fuer einen Ruecktritt des Ministers aus. (zu dapd-Text) Foto: Michael Gottschalk/dapd

学术造假 论文剽窃 在德国也并不罕见

"我是一个和善的人,我认为,我的客户能够自己承担责任。换句话说,我的工作不包括揣测客户的心理,也无需据此决定是否将产品最终交付给客户。"

说话的人名叫内梅特(Thomas Nehmet),40岁出头。他说,即便去做军火生意,他也不会有心理障碍。内梅特的公司目前已经代人完成了约5万篇学术论文--这实际上是为学术造假者输送军火。

谈话间,桌上的电话又响了:"你好,我是内梅特。"

内梅特的办公室位于瑞士苏黎世一个高档社区。他穿着深蓝色的西装,袖口缝着银质装饰扣,隐约还可瞥见手腕上的劳力士手表。办公室的墙上还有一面金色的、巴洛克风格的镜子,镜框上的装饰是一个面带微笑的天使。内梅特爽朗地笑着,在这个学术造假的地下市场,生意看来还不错:

"大约有300人为我们干活,都有高等教育学历。每年营业额大约有100万欧元。我们进入市场已有7年,公司是股份制,总部在瑞士,在德国、匈牙利、奥地利也有办事处。"

不论是学期论文,还是硕士或者博士毕业论文,只需一个电话,一封电子邮件,准备好金钱,内梅特就能安排枪手捉刀代笔。内梅特的员工都是自由从业者,他们代写的大多是经济类论文,其次是法学及医学论文。用金钱换学位,在内梅特看来相当正常:

"我们是服务行业,根据客户的需求,我们为他提供服务,客户为这项服务付钱。我们提供服务时会告诉客户,他必须自己去面对法律问题;如果他没做到,也得自己承担法律责任。"

客户自担责任便是内梅特目前的法律武器,迄今为止,他还从未被起诉。内梅特的产品目录中,提供服务的正式名称是"撰写草稿或撰写用于练习目的的论文",这并不触犯法律。只有当客户将这些代写的文字作为论文上交时,才构成违法。每年,内梅特的公司代写的博士论文将近50本,但内梅特并不将其看作博士论文,而是称之为"不超过500页的学术文稿"。当然,这样的学术文稿交付期限往往长达1年,且要价不菲。

"收费多少取决于文章题目、资料搜索的难度以及实际的写作工作量。每篇价格在1万~5万欧元之间不等,这取决于我们要为之付出多少劳动。"

此外,收费还与交付期限有关。客户要的越急,内梅特要价也越高。客户付款一般都是通过汇款,内梅特甚至还出具发票。如果代写的文章较长,也可以是分期付款。客户都只通过电话联系。对于内梅特这样的枪手经理来说,客户匿名性是最为重要的。

"这些客户都是些什么人呢?我想想。他们都面临着压力,有家庭负担,或者已经迈入职场,难以继续学术写作。他们遇到了困难,于是就来找我们了。"

内梅特自己也有哲学硕士学位。早年,他曾经亲自上阵代写论文,后来便专门开了一家公司。不过,内梅特的公司却不剽窃。公司网站上的广告词是:"剽窃审查者对我们的文章无可挑剔。"

"我们并非目前教育问题的根源,而只是其中的一个现象。我想,至少在70年代,人们念大学还是为了获取知识。并不是说现在没有这样的学生,但目前大多数人其实都是为了一纸文凭,为了之后能够找个好工作。"

内梅特便利用人们害怕找不到工作的心理,赚了大钱。而且看来这种状况一时还不会有多大改变。在他看来,学术头衔也是可以销售的一种商品:

"对我来说,学术头衔什么也不是。在我的墓碑上刻着'博士'两字,又能给我带来什么呢?但金钱却能代表一种认可。要让我在博士文凭和5000欧元之间任选一样,我想我肯定选5000欧元,我一定会觉得很开心。"

作者: Nicolas Martin 编译:文山

责编: 李京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