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他人的笑声”PK“他人的生活”

德国电影《窃听风暴》(又译为“他人的生活”, Das Leben der Anderen)在本届奥斯卡电影节获得最佳外语片奖之后,该片导演弗洛里安.亨克尔.冯.多纳斯马克(Florian Henckel von Donnersmarck)迅速成为媒体新宠。亨克尔连续40个小时不合眼参加各种各样的新闻发布会和庆祝会,就连多年不联系的熟人都打来电话以示祝贺。

default

兴奋有余的亨克尔每一次接受媒体采访都是乐得合不拢嘴。德国南德意志报记者施奈博格以“他人的笑声”(Das Lachen der Anderen)为题撰文批评获奖后的亨克尔喜形于色,大有新时代范进中举之嫌。

Deutscher Filmpreis 2006 - Henckel von Donnersmarck Das Leben der Anderen

在德国得奖的时候同样笑得灿烂

《窃听风暴》是33岁的亨克尔的处女作。首部作品就能获得奥斯卡大奖还是奥斯卡获奖史上石破天惊第一回。这也难怪亨克尔40个小时不睡觉还能像闻了笑气一样格格地笑个不停。但是,施奈博格批评亨克尔的笑声越来越出格。亨克尔在接受德国电视一台“今日要闻”(Tagesthemen)主持人布罗夫采访时,每说两句话就呵呵地笑一下。施奈博格在文章中写道:“他的笑声就像打雷一样。别人问起他的成就他就笑,问到他洛杉矶的天气他也笑。说到自己的家族从14世纪以来就在德国声名显赫并因此绝不会背弃德国投奔好莱坞的时候,就更是笑个不停。”

施奈博格描述,亨克尔连续不断的笑声完全打乱了主持人布罗夫的思路,布罗夫在采访中变得颠三倒四、口误频频,最后竟然也跟着亨克尔傻笑起来。施奈博格最后连提4个问题:这种笑的背后隐藏的是什么?是不是一种幸灾乐祸的笑?还是发狂的笑?或者是一种胜利者的笑?

德国读者中一些是施奈博格看法的支持者。有读者写信认为亨克尔的笑“很恶心”,让人感到“不舒服”:“如果我40个小时不闭眼早就笑不出来了。亨克尔的笑只说明他是个贪慕虚荣,狂妄自大的家伙。”还有读者表示:“一个谦虚的人在庆贺自己胜利时的微笑绝不是这样的。亨克尔笑得那么不怀好意。”

但是更多读者认为施奈博格反应过激,评论“太夸张”。有读者说:“我们应该允许天才用他自己的方式庆贺胜利。说他的笑‘不成体统’是一种偏见。”更有读者直接将大棒抡向施奈博格:“这是‘他人的妒嫉’(Der Neid der Anderen)。指责笑声温和的亨克尔的举动是嫉妒和吹毛求疵的表现。施奈博格自己应该去上“发笑课”,这样会对她的胸隔膜有好处,至少比坐在小小的办公室研究世界名人更健康。”还有读者指出这就是德国人的传统观念:最见不得别人笑个不停,所以“难怪全世界的人都说,德国人最不会笑”。

DW.COM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