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从野性思维到结构主义

法国人类学家和语言学家克洛德ㆍ列维-斯特劳斯曾在巴西亚马孙河地区研究当地的印第安人文化。他的书使他闻名世界。

default

年富力强时的法国人类学家和语言学家克洛德ㆍ列维-斯特劳斯

1935年,年轻的法国哲学家克洛德ㆍ列维-斯特劳斯收到巴西圣保罗大学的召唤。他当时27岁,对欧洲老世界和北美新世界面向技术的文明感到厌恶。于是,他前往亚马孙河流域,那里生活的印第安人几乎没有接触过西方世界。这些人按照什么原则生活?他们信仰什么?什么东西对他们很宝贵?他们尊敬什么?鄙视什么?在此后年代的的考查旅行中,列维-斯特劳斯特别着重研究印第安人的神话。

在这些旅行过程中,他获得了令人吃惊的认识。列维-斯特劳斯说,在调查和深入分析印第安人的神话时,他总有碰到一种精神和思维方式的感觉。这种精神和思维方式不仅存在于西方通常称为"野人"的人群中,现代社会中也有。从结构的角度来看,它很像远古时代的社会。

野性思维和可悲的热带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列维-斯特劳斯作为犹太人科学家主要生活在纽约,他科研的结果过了好几年才发表,他著名的两本书是1955年和1962年分别出版的"野性思维"和"可悲的热带"。"野性思维"这一标题引起了轰动,它指的是一种与西方逻辑在一个方面截然不同的逻辑思维。这种逻辑思维很少抽象性,不以划分世界的原则为准则,而是更多地观察世界的现象,在这个基础上形成自己的原则。

列维-斯特劳斯的"可悲的热带"一书叙述了他在巴西原始森林中的经历。这本书带有批判文明的特色,有一种怀古的情调。他当时就谈到了我们今天才讨论的破坏环境的问题,当然环境的破坏也损害了亚马孙河的原住民。列维-斯特劳斯说,亚马孙河原住民的文化受到威胁,认为它低于西方文化,完全没有道理。列维-斯特劳斯试图以这本书提高西方读者对陌生的文化的敏感度。

思维的普遍原则

列维-斯特劳斯坚信,远古社会就拥有对大自然相互交织的感受,并在思想和日常生活中贯彻这一认识。在这方面,远古社会超过了西方社会。

但列维-斯特劳斯也同时观察了在西方文明中也同样有效的所谓"原始社会"原则。例如,禁止乱伦、亲戚关系、相互对立的思维,如热与冷、好与坏等,在所有的社会都存在,所以列维-斯特劳斯认为,这是"思维的普遍原则"。如此看来,与人们的想象相比,人与人更为近似。但是,列维-斯特劳斯也认为,人类的基本结构虽然相似,但却呈现了令人惊奇的多样性。

他曾经说过:"人类的财富和美好存在于信仰和风俗的多样性,存在于人创造的文学和美学表达形式。但我亲眼看到,这样的多样性正在走向消失。"

结构主义之父

五十年来,列维-斯特劳斯在巴黎教学,他是所谓的"结构主义"的中心代表人物之一。结构主义不重视内容,而要解释人类文化的形式标准。列维-斯特劳斯不仅作为人类学家、也作为语言学家起到了相当大的影响。他的作品在德国大学中受到很大重视,直到今天,他的书仍然是许多社会学科的必读书籍。他在科学上的活跃看来促进了他的长寿。2008年11月28日是克洛德ㆍ列维-斯特劳斯的一百岁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