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从联邦议院议员到清洁工

德国联邦议院共有六百多个议员。一般人认为,谁一旦成为议员,那这辈子就衣食无忧了。但曾经当过议员的弗里德里希女士的经历说明,这只是一个讹传罢了。她在去年议会大选落选后开始了一个全新的工作:家政服务。德国之声记者报导如下。

default

前社民党议员莉洛.弗利德里希现在靠自己拼命挣钱

曾当了七年议员的社民党党员弗里德里希女士在去年的议会选举中落选。之后她开始了一种新生活:“开始时我得到了七个月的过渡工资。我在当议员的时候曾坚持说,想工作的人都能找到工作。但现在我不得不收回我当时所说的话。我写求职信把指头都写破了,给100公里范围内所有有可能的公司都写了信。但我得到的都是拒绝的回答:或者因为我的资力过高,或者因为我的岁数太大。”

今年57岁,仍精力充沛弗里德里希女士不想赋闲在家。她的丈夫已经提前退休。家中还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而她要等到65岁才能拿到作为议员的1600欧元的退休金。因此弗里德里希女士开始筹划成立一个小型家政公司。弗里德里希是六个孩子的母亲,对家务活很熟悉,也很喜欢做家务。她在当议员的时候就把做家务当作一种爱好。

而现在她要把这种爱好变成她的职业。但她的丈夫并不支持她的想法:“今年5月1日我去了市政厅。走前我对我丈夫说,要么你跟我一起去,要么你就一个人呆在家里。我反正是要去的。我在市政厅给公司注了册,付了20欧元的注册费。这样公司就成立了。我觉得非常兴奋。想,一定能成!”

的确,她的这个想法看起来已经获得成功。现在公司已经在满负荷运转,她甚至有扩大公司规模的打算。她坚信自己找到了市场的空隙:“我相信有许多退休在家的老年人都需要帮助。他们害怕去养老院,因此愿意请人到家里来帮助他们干些家务活。许多老年人对报纸上那些铺天盖地的家政服务广告有畏惧心理。因为他们知道打黑工是法律禁止的。但他们如果正式向政府提出需要家政服务的申请,就必须填写许多表格。这对他们来说是件很困难的事情。而我是一个注册的公司,他们请我去做家政不必有什么担心。这对他们是很理想的,所以他们愿意利用这个机会。”

弗里德里希女士今天用一种与她当议员时完全不同的眼光来看待劳工市场问题。她现在认识到,短缺的工作岗位是失业的根本原因。而这个问题只能靠企业来解决。但政界必须为此制定出良好的框架条件:“我以前一直是一个乐观派,认为想工作的人就一定能找到工作。现在看起来不是这个样子。过去一年所发生的事情对我的影响比我当议员的七年还要大。”

那么弗里德里希女士以前的政党朋友怎么看待她目前的新工作呢?她告知记者,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当年一起工作的议员与她联系过。她猜想,这些议员看不起她现在这个打扫卫生的工作。而相反,德国媒体对这位目前做家政的前议员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很多报纸和电台的记者采访她,电视台请她去做访谈。她也似乎很愿意成为公众人物。因为她愿意为那些年过50岁的妇女做出榜样:“妇女的确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我收到了许多来信和电话。他们讲述了各自类似的失败经历。而我现在这样做就是想鼓励这些妇女,想对她们说,不要呆在家里自我怜悯。生活中有许多事情可做呐。”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http://www.dw-world.de

  • 日期 28.08.2006
  • 作者 Ulrich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9182
  • 日期 28.08.2006
  • 作者 Ulrich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9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