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中国

从“环球时报”奇文看帮凶的记者和学者

如果说德国之声国际博客大赛中国评委周曙光被拒出境是中国公民的悲哀,那么“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对于此事的报道则是中国记者和学者的耻辱。一个普通公民因为实践自己的良知与正义感而被权力肆意侵犯,中国年轻记者却老练地运用文革式笔法强暴事实,七零后学者大言不惭地为强暴寻找根据,为奴化教育提供理论背书。德国之声记者潇阳对这篇堪称奇文的报道点评如下:

default

冒着各种危险到沈阳实地考察蚁力神事件的周曙光

"环球时报"11月27日发表"德媒又借'草根文化'攻击中国",署名是"本报驻德国特约记者青木"和"本报记者常黎明"。文章的起因用作者的原话说,是"德国之声就借一位网民出国被拒,用所谓的'民主'对中国进行攻击"。德国之声一位记者曾在柏林与该文作者青木有过一面之缘,这位"环球时报"驻德记者应该是三十出头的年纪。文中采访的北京工商大学传播学院范敏也应该是三十几岁,根据是该学院官方网站的讲师介绍。在中国网络媒体上名气较大的周曙光作为德国之声博客大赛评委欲到德国出席评选活动,却在深圳海关被拒绝出境,周的老家湖南长沙公安给出的理由是周"可能会危害国家安全"。就是这么一件在中国每天都在发生的公民权被蛮横剥夺的事,青木非要把它扭曲成是西方媒体恶意攻击中国的又一佐证。更有甚者,该报道通过中国学者之口,为公然践踏公民基本权利的行为提供所谓的理论依据。鲁迅如果今天还活着,他在"帮闲文人"和"帮忙文人"之外一定会划出文人中的新新人类:帮凶文人。文人帮凶,秀才帮兵,有理说不清的只能是老百姓了。

"环球时报"这篇报道到底奇在何处,还需要点评一下原文。报道开篇写到:"随着互联网使用的逐渐深入,博客被越来越多地用于表达思想和感情,其中不乏对一些社会现象的批评声音。但是,西方媒体却单单对这种批评声音十分感兴趣,并迅速将之政治化变成攻击中国的工具。25日,德国之声就借一位网民出国被拒,用所谓的'民主'对中国进行攻击。"

第一句话如果不说是语法错误,"使用的逐渐深入"至少也是个蹩脚的中文表达。批评社会现象的中文博客成千上万,西方媒体就是想把他们变成攻击中国的工具,也要看看这些博主们是否愿意,更不要说"迅速"地变了。"西方媒体却单单对这种批评声音十分感兴趣",这本身并没有什么值得指责的,因为西方媒体的一个主要作用是对社会进行批评性监督与观察。如果中国的新闻联播能少唱点赞歌多些批评,倒是中国人之幸了。这句话的问题在于,"西方媒体"中的媒体也是成千上万,德国之声只是其中一个,它绝对不能代表整个西方媒体。今年三月西藏事件后的确出现了中国受众对西方媒体的不信任现象,但是将西方媒体看成是串通好了与中国作对,这是中国官方媒体制造出的一种"阴谋论",有思考和判断能力的人不会用阴谋论来解读世界,就像他们不相信天上打雷是诸神作怪。这一开篇文字最故意误导读者的是最后一句,它也是这位记者开始强暴事实的真正开始。但是让我们把它与第二段联起来看:

"德国之声注意到,一名以Zola为网名的人在博客上发表文章,撰写一些关于'钉子户'等问题的文章。他们还通过多方打探了解到,这名网民家里很穷,他通过自学在网上开了博客。这在中国原本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但该网民却成了德国之声眼中的'草根记者'。"报道还说:"德国之声还对他大加吹捧,授予他'公民记者'的称号,并邀请他前往柏林参加德国之声举办的国际博客大赛评委会议。上周五,德国之声十分恼怒地发现'公民记者'被拒绝出境,于是称其被拒绝出境的原因是中国担心'危害国家安全'。"

作者既然是在点评德国之声的报道,那就应该知道事件的主角是周曙光,德国之声的原文对周和为什么选周曙光作博客大赛评委有详细的说明。但是作者轻描淡写地说这位主角只是"一位网民","一名以Zola为网名的人",故意给读者以德国之声是在小题大做的印象。说德国之声"多方打探"才了解到"这名网民家里很穷",也给人以德国之声别有用心鬼鬼祟祟搜罗出一名"再正常不过"的普通网民然后加以拔高后利用其攻击中国的印象。

德国之声在去年"蚁力神"事件报道中就直接采访过深入现场调查的周曙光,用不着"多方打探"才了解周曙光的背景。"很穷"的周曙光穷且不独善其身而要兼济天下,以个人身份在网络上第一时间报道重庆'钉子户'事件,这也是中国互联网的里程碑事件,周因此赢得中国草根记者第一人的美称。此后,周曙光多次顶着公安国安打压和得罪黑势力的危险,出现在中国官方媒体不敢报不让报或者只能以"XX书记亲自到现场第一线"这种口吻报的社会事件现场,用一个"草民"的非利益方立场和视角来纪录和观察,形成了一种自发的社会良心的参与与民间立场的表达,这在媒体最多只能打打擦边球的缺乏新闻自由的中国难能可贵,意义重大。中国如今有了越来越多的周曙光,他们打破了官方媒体的话语垄断与新闻垄断,起到了弥补官方媒体缺位的作用,他们在中国博客界赢得了尊重与认可,绝对不是德国之声对他们"大加吹捧",给予了他们"草根记者"或者"公民记者"的称号。西方媒体即使想要利用具有"草根"精神的他们,恐怕也是一厢情愿。

德国之声的国际博客大赛已经举办过四次,是个在国际上很有影响和代表性的博客评奖活动,中文博客历来在大赛上受到重视且多次获奖,每年也都有一名来自中国的评委。鉴于博客的与生具有的草根媒体性质,周曙光作为大赛评委既是天经地义,也是中国博客的光荣。周曙光被拒绝出境,并不是德国之声"十分恼怒"才编造出"原因是中国担心'危害国家安全'",而是周曙光户籍所在地长沙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亲口对周所讲,德国之声亲自打电话到长沙市公安局求证周曙光被拒出境一事,得到的也是同样的回答。长沙公安局的人还骄横地对德国之声说,他们就这么决定了,"随便你们怎么写怎么报!"虽然周曙光早已是包括湖南在内的一些国安公安眼中的"捣乱分子",但他从来不是"不法分子",没有做过任何违反中国法律的事情,以没有发生的"可能会危害国家安全"为理由,预设有罪,剥夺周曙光出国旅行的自由,是对公民权的野蛮的践踏。正是因为中国每天都在上演着公权力对私权利的公然的、连个说法都不屑于给的侵犯,中国才需要更多的像周曙光这样的良知和正义感尚存的"草根记者"。面对每天发生的不合理不公正,沉默的大多数可能选择的是忽视、漠视、习惯和去适应,但是一个社会如果还有希望,就必然还有些像周曙光这样的人在不多的可能性中去争取更多的可能。

"环球时报"是中国官方第一权威大报"人民日报"创办的一份报纸,它的记者青木应该知道其报道的份量,也应该清楚自己作为媒体人的社会责任和职业道德。遗憾的是,青木不但没有对这一公民权被侵犯事件给予道义上的关怀,反而以用"官方记者"的话语霸权对"草根记者"落井下石,以近乎强暴的野蛮文风将事件歪曲成西方媒体借草根文化攻击中国,颠倒了施暴者和被害者的关系。

报道的最后一段:"北京工商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范敏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利益是我们每一个中国公民的基本底线,任何通过博客表达自己想法的人,如果是理智的、具有独立精神的话,都会对此有一个基本的判断。那些想凑到对中国崛起不安的西方媒体身边的人,是没什么前途的。"

任何"理智的、具有独立精神的"中国公民,都应该知道的恰恰是:没有高于个人尊严的国家利益,如果国家的利益保障是以侵犯公民基本权利为前提,那么这样的国家利益一定是当权者的利益而不是公民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是我们每一个中国公民的基本底线",而应该是"公民基本权利是国家利益的基本底线"!任何用剥夺公民基本权利换来的"国家安全",必然是一种国家权力的滥用,是一种违背现代文明准则的强制性社会秩序。只强调"国家利益"神圣而不提"公民不服从"的道德义务,是一种专制的奴化教育。那些想凑到权力的脚下帮凶的媒体人和学者,虽然个人肯定是有"什么前途的",但是这样的人多了,中国却没有什么前途。

(请注意,本文下面有“环球时报”原文的链接以及德国之声有关周曙光的报道的链接)



DW.COM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