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从毒水沟到清澈河流——德国治理污水的经验

几十年前,还有各种各样的垃圾和有毒废物被排入德国的各大河流。经过数起灾难和民众的抗议后,德国制定的环境政策带来了许多转变。河里又可以游泳了,鱼儿们也回来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各大河流的状况有明显改善,工业排放污染的问题基本已经得到解决。"德国绿色和平组织的创始人之一瓦尔迈耶(Gerhard Wallmeyer)对过去获得的成绩很满意。

在80年代,环保人士乘坐带有实验室的船只对工厂向河流排放的污水进行分析检验。瓦尔迈耶介绍说:"那时候的政府机关准许那些企业随意将污水排向河流。没有限制,一切都是秘密进行。通过调查和分析,我们公开曝光了这种做法。引发了政治上的震荡。"

也是在80年代,有许多其他环境方面的灾难让民众和政界感到不安:1986年5月,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让欧洲大部分地区受核辐射污染。半年后,化学企业山德士公司(Sandoz)失火,导致大量剧毒农药和水银流入巴塞尔旁边的莱茵河,将400公里河域内的鱼类和微生物全部杀死。许多地区的饮用水被污染。

时任德国总理科尔予以回应。他于1986年创立了联邦环境部。瓦尔迈耶在介绍德国环境政策的萌芽时期时指出:"所有这一切都导致政策层采取了严厉的措施:制定了法律,政府机关有所行动,就连企业都开始寻找更环保的替代方案。"

政治净水

在接下来几十年的时间里,德国各个河流的水质明显改善。工业转用更环保的生产流程,到处都修建了能够凭借细菌分解粪便污染物的净化装置。安装这些水处理装置的经费来自一种按量分摊的机制:谁造成的污染少,就付的少。谁排放的污水又多又脏,就得付更高的费用。

Deutschland Bundesumweltminister Klaus Töpfer schwimmt im Rhein 1988

1988年,时任德国环境部长Klaus Töpfer为了证明莱茵河水质治理有效,纵身跳入。

对于水源来说,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磷酸盐。直到80年代,磷酸盐在德国还是洗涤剂里的一种添加剂。但它却会催化藻类生长,让水域缺氧。最后导致生态失衡,鱼类死亡。

德国汉堡大学污水管理和水资源保护研究院的科斯特(Stephan Köster)总结说,禁止了磷酸盐和对其他洗涤用品中的添加剂加以限制后,水质得到了"明显的改善……洗涤剂中磷酸盐的减少以及废水净化的发展都是重要的里程碑。"

科斯特指出,目前,废水处理技术已经"有能力把污水变成高度纯净的饮用水"。他说,污水究竟能被净化到什么程度,完全取决于政界。"今天的德国其实也可以做的更好。那些净化厂完全按照法律的要求作业。"

废水里的荷尔蒙改变动物世界

如今,药品对于废水来说是一大问题。到目前为止,滤水装置还无法将其隔离,所以这些药品残余就会流向河流。瓦尔迈耶介绍与此相关的后果时表示:"蜗牛和两栖类动物会被荷尔蒙雌性化,雄性动物的消失会停止相关物种的繁殖。"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德国联邦环境署提出了一些建议:"在设计药品的时候必须有所考虑。不能再让人把药品倒进厕所。需要给净水设施添加另外一套过滤系统",环境署的莱兴博格(Jörg Rechenberg)建议说。在这方面起到榜样作用的是瑞士,那里正在制定相关法律。环境署认为,额外过滤废水的费用其实可以承受。莱兴博格表示:"每人每年为此最多需要额外承担16欧元。"

Hildesheim Niedersachsen Kläranlage Fluss

污水处理厂遍布德国各地

农业生产威胁饮用水

今天,农业是影响水质的一大问题。几十年来,农民们给土地施肥过度。尤其是使用动物饲料厂的厩肥。厩肥里含有磷酸盐和硝酸盐,通过土壤渗透到地下水后流向河流和湖泊。

这带来的损害是巨大的。水处理厂已经拉响了警报。地下水中致癌的硝酸盐浓度越来越高,所以水的处理费用也越来越高,最后必须为此买单的还是消费者。

到目前为止,过度施肥的现象在德国还没有改变。如今,欧盟委员会因为饮用水中的硝酸盐含量过高,威胁要启动违约调查。德国政府正准备处理这个问题。

人们计划,让农民以后必须详细记录使用厩肥的情况。如果他们饲养的动物太多,厩肥量太大,就必须在有记录的情况下将这些动物产肥料出口。如果他们还像以前那样继续过度施肥,就必须面对被罚款的威胁。

这些政策是有希望改善德国水质的。但也有对此持怀疑态度的声音指出,工业化的农业生产不会带来太大的改变。汉堡大学污水管理和水资源保护研究院的科斯特认为,为了改善水质"尤其应该扶持有机农业"。他的同行--德国联邦环境署的专家舒尔茨(Dietrich Schulz)虽然同意这种说法,但却并不乐观。他说:"很可惜,农业经济的发展方向正好与之背道而驰。"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