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从戴高乐到萨科奇:法国重返北约军事指挥机构

法国人很现实,当年戴高乐将军是这样,现在萨科齐总统也是如此。当年退出北约的军事指挥机构是为了保障法国的利益,现在重新进入同一个机构,是出于同样的原因。萨科齐总统的倡议不仅得到广泛的肯定,而且法国议会还使之合法化、合理化。表面的工程已全部进展完毕,只等4月初北约峰会做出最后、也是最没有悬念的迎入法国的决定了。

default

法国重返北约

法国总统萨科齐3月11日在巴黎召开的一次军事会议上表示,法国希望通过重返北约军事指挥机构,达到增加其对北约军事联盟的影响力。他希望在北约中拥有更多的决策权和发言权。萨科齐表示,此举将结束法国在北约中的尴尬处境:"在北约中,我们没有一个决定性的军事职位。这非常糟糕,它导致我们虽然将自己的士兵送往激战地区,让他们去冒生命危险,但并不能参与北约行动计划的战略制定和目标。谁能够理解这一点呢?"

今天的法国,参与了所有北约授权的军事以及人道主义救援行动,不是直接派兵,就是运送救援物资。在北约除军事指挥外的各类委员会里,也都有法国人的位置。上世纪90年代初,海湾战争打响后,法国士兵在美国指挥官的率领下,同美国士兵并肩作战。在今天的阿富汗,法国官兵活跃在北约领导的国际安全部队(ISAF)。于是,在萨科齐总统看来,这些事实都说明,法国重返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军事指挥与决策机构,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事实上,60年前北约成立时,法国曾是这个军事联盟的发起国之一。当时,二战虽然早已结束,但是世界和平的前途仍不确定。战胜法西斯主义、共同的敌人纳粹德国打败之后,盟国之间的联盟关系却开始了动摇。西方和东方开始意识到了相互间的根本对立。美国代表的是资本主义和民主的西方,苏联代表的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东方,两个超级大国势不两立,互相给对方带来不安和恐惧。美国人对苏联的扩张野心感到害怕,担心东欧被吞并。欧洲人担心在自己的大陆上爆发一场毁灭性的超级大国之间的核战争。

当时的政治气候非常适合建立安全联盟。1949年4月4日,美国、英国、法国和其它一些国家成立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的任务被定义为保护西方民主价值共同体国家免受苏联的侵犯。北约是冷战和核武器发明后的产物。北约公约的第五条定义了它的核心任务:"对一个或数个缔约国的武装攻击,应视为对缔约国全体之攻击。"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是防御联盟,它的中心任务是集体行动。北约中的欧洲国家-其中德国是1955年加入的-承认美国的领导地位,作为回报,美国也承诺给予欧洲所希望得到的保护。美国承诺,对柏林、布鲁塞尔或者是巴黎的军事攻击,就等于是对华盛顿、芝加哥或者纽约的攻击。

正是北约的集体主义以及美国的主导地位,让法国感到可能发生政治上边缘化、军事上失去独立性的危险。法国总统戴高乐将军1966年宣布该国退出北约的核心军事指挥机构,但却在联盟内保留会员的地位。戴高乐将军为此阐述理由时说:"这样做,是为了恢复一个国家主权的正常状态。"

法国退出北约的军事领导机构后,北约总部也从巴黎迁到了布鲁塞尔。戴高乐此举的一个基本动因是,防止将法国的核武器拱手交给由美国人领导的北约。

1945年,美国在日本广岛、长崎市投掷了两枚原子弹,从而加速了日本军国主义的投降,结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同时,原子弹让数以百万计的无辜百姓丧失了生命,让更多人的生活成了无边的苦难。核武器的威力,从此让人谈虎色变,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军事强国,都争先恐后地期待挤入核大国的行列。从那时起,一场核武竞赛开始了。

在戴高乐将军看来,一个不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就称不上一个独立的国家,别人也不会把你当作独立国家看待。五十年代末,除美国外,苏联和英国都成功试爆了原子弹,抢先成了核大国。二次大战的四个战胜国中,现在就剩下法国还两手空空,因此,必须加紧努力。1960年2月,戴高乐领导下的法国终于在阿尔及利亚的一处沙漠里,成功地向全世界宣告,从此,法国真正强大起来,独立起来,因为,从现在起,法国拥有了自己的原子弹。

60年代,法国差不多有一半的国防开支都投入到研发核弹头、幻影式战斗机以及核驱动潜艇。与此同时,法国还加紧研制威力超过原子弹的氢弹。1968年8月,法国试爆氢弹成功。

戴高乐将军不愿将法国的核武库并入西方的核武阵营,更不愿接受美国的领导,从而失去法国的军事独立性。他对此解释道: "自然,核大国如美国、苏联和英国,都不愿看到法国也掌握了这种武器。不过,只要其他国家有能力摧毁我们,我们就必须有能力进行反击。"

自从有了原子弹,法国就开始了一条建立在核武器之上的核威慑战略。法国在这条道路上走得非常坚决,目标非常明确。因此,戴高乐将军拒绝同北约的任何军事合作。为了保障法国军事独立性以及对核武器的最高指挥权,法国总统于1966年决定退出北约军事指挥机构。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华沙条约组织瓦解,东欧社会主义集团阵营崩溃,苏联解体,北约也失去了敌对目标,从而事实上失去了继续存在的理由。今天的北约,已经发展到拥有26个成员国。它所面临的新的挑战是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武器和避免失去秩序的国家陷入混乱和无政府状态。北约要在欧盟与美国的紧密协调下,完成这些任务。

到了2003年爆发伊拉克战争时,不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合作的声调又重新高涨。当时的法国总统希拉克在演讲时说:"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修改我们的逻辑。我们逻辑是和平的逻辑,它不能变成战争的逻辑。"

但是, 2003年并不是历史的终点。萨科齐阐述法国重返北约领导机构的理由是,时代发生了变化,现在到了法国承担更多义务、获得更多权力的时候。他说,重返北约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他的前任都为迈出这一步做了很多铺垫工作。

萨科齐希望法国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的影响,在此前提下,进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军事决策体系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他认为,这样的话,欧洲在北约的地位也会得到提升。法国内政部长莫里也为此提供论据。他说,在欧盟目前的27个成员国中,有21个已是北约成员。因此,打欧洲牌抵御北约,是毫无意义的事。

法国有意回到北约大家庭的怀抱,当然首先得到索拉那 - 这位当年北约秘书长的肯定。索纳拉现任欧盟负责外交和安全事务的高级专员,他在巴黎说,每个人都能够意识到,我们需要一个强大的北约和一个欧盟框架内的强有力的安全与防务政策。现任北约秘书长斯海费也对萨科齐总统回归北约的表述感到兴奋,他认为,法国同北约的重新靠拢会提升法国在北约内以及欧盟内的影响力。

还在今年二月底时,德国国防部长容就曾明确表示:"如果法国成了全权成员,不仅对北约帮助很大,对欧洲同样如此。这样,欧盟的安全政策就会成为一支坚强的支柱,欧盟在同北约合作时才会更为有效。不信,看看阿富汗和科索沃的例子。那里,北约同欧盟实在有必要进行更密切的配合。"

为了打消人们长久以来存有的顾虑,萨科齐宣布,在重返北约军事指挥机构之后,法国的军事以及核武独立性都不会受到影响:"当然我们要保留我们核国家的独立地位。在派遣军队,使用核武器方面,法国自己有决策权。!"

但法国反对党却指责萨科齐对美国走暧昧路线。法国社会党领导人奥布里说:"今天,没有人强迫我们重返北约军事指挥机构。但我们现在已经在参加国际维和使命,这只是关系到一种意识形态,一种对美国的无条件崇拜。"

即便在自己的保守阵营里,萨科齐也必须面对批评的声音。法国前总理德维尔潘认为,重返北约军事核心机构的时间是错误的,世界早已发生了变化。德维尔潘说:"西方已不再立足于世界的中心。为什么恰好在这个时候,法国却要向西方国家靠拢?当然,从地理上看,法国属于西方,也属于跨大西洋两岸的联盟组织,但法国不能把自己仅仅限制在这里。我们既是通向东方、也是连接南方的桥梁。"

3月17日晚,法国国民议会就重返北约军事指挥机构问题展开了辩论。此前,萨科齐总统希望通过议会表决使他作出的决定合法化,而且,议会的保守阵营十分强大,投票结果只会对政府有利。这也是一次对法国政府的信任表决。投票的结果是,329票赞同萨科齐总统重返北约的主张,238票反对。由此,萨科齐的目的已经达到一半,今年4月初,北约将在斯塔拉斯堡召开峰会并庆祝成立60周年纪念。届时,法国将会在边缘化43年之后,又开始活跃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中心地带。

李鱼综合报道

责编:苗子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