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从性别预算的命运看男女平等道路之艰难

三八妇女节又将到来。人们认为,权力、时间和金钱这些资源在全世界在男女之间的分配是不平等的。12年前,联合国要求各国政府展开性别预算(gender budgeting),以求至少在公共资金的分配方面能够为男女不平等作出一些贡献。德国这方面的情况怎么样呢?

default

女人掌舵

12年前,在北京的联合国世界妇女大会上推出了这个叫"性别预算"的政策性纲领,以求加速男女平等的进程。成功了吗?从2月25日开始,联合国妇女权利委员会已经开始了对各国进行性别预算情况的审核。

无论在乡镇、州或联邦级别上,所有的预算都必须列出收入和支出,要显示资金是怎么分配的,政策上的优先性是怎么规定的。所以说,预算是个重要的操纵工具。属于德国所有级别预算操纵目标的,首先是事实上走向性别平等的宪法任务。而不顾性别问题的那些预算,则多半会加强已经存在的不平等。

比如说,用公共资金促进体育协会,看上去是一件不分性别的中性事件。但许多体育协会却把资助重点放在男子足球上,尽管德国女足球员们已经表现出她们有多么的成功。而"性别预算"的意义是:让公共资金更多地流向同样重视妇女的那些协会,也就是说,要这样来做预算。

性别和全球结构政策协会的萨比娜.君特要求有意识地为妇女拨出更多资金,比如用于受到暴力伤害的妇女的保护设施:"假如允许我举具体的例子,这就是说,乡镇更多的钱应该流向妇女,无论是妇女之家,还是培训机会,还是白天孩子照看者,而少流一些钱给足球。"

然而,正如柏林的一个例子指出的,小伙子也可以从争取更多性别平等的性别战略中得益。用户登记表明,使用柏林各图书馆多半是女孩子和女子。于是,人们搞了个男孩子计划,让图书馆将来对男孩子也有更大的吸引力,使他们的受教育机会不少于女孩子们。

好的例子在德国是稀罕的。只有少量城市和乡镇实施着性别预算的原则。在州的级别上,只有柏林市政府于2002年把这个原则纳入了预算的起草、咨询、通过和实施过程中去。在联邦级别上,至今一事无成:虽然当时施罗德领导下的红绿政府委托作一个调查报告,这个调查报告的结论是,性别预算在联邦层次上也是可行的。在默克尔领导下的黑红政府却得出了另一个结论:由于官事开支太大,这个题目应被搁置。保守的媒体为此鼓掌,而性别问题女专家们则对这个决定持批评态度:为什么在讨论预算时不能讨论一下,为什么财政预算单方面地歧视某一个性别呢?

德国技术合作公司的性别问题专家克莉斯汀娜.布伦德尔举出外国的例子来:"我知道外国的许多例子。也许人们会惊讶,但事实如此:在阿富汗的财政部、贸易部和劳动部有性别预算,在摩洛哥,性别预算是一个成功的整体。"

在奥地利和挪威,性别预算的原则也成功地立了足。这些例子促使联合国妇女权利委员会去审核,用这个措施是否能对全世界范围的歧视妇女现象起到积极作用。德国妇女委员会副主席布莉吉特.特里姆斯作为非政府组织代表参加了在纽约举行的讨论会。她说:"现在做的事情是,在妇女委员会里讨论这样的问题:怎么把支出和收入分配给两性,财政政策如何短期和长期对性别特定的资源分配发挥作用,它对女人和男人有报酬和无报酬的工作的作用是怎样的,财政预算怎样影响性别作用?在作财政预算时,怎样看'性别'这个视角,在这个领域能够做些什么?我认为,事实上在许多国家,尤其在欧洲,这方面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向那些已经展开性别预算的国家学习。委员会当然是为此服务的。"

要求作出有性别针对性的财政预算的不光是联合国妇女权利委员会。欧盟委员会也在其2006-2010年男女平等计划里要求在至今进步有限的领域中实现盟内一体化,这些领域是:经济政策,企业政策和财政政策。在德国,认知和政治要求目前还局限在发展合作领域。

性别问题专家布伦德尔在这方面看到对妇女的明显好处,"这对改善性别平等是有帮助的。我这样解释:假如您推行贸易自由化,那就经常会看到,在那些许多人还从事着农业的国家,比如在非洲国家,那里的农业主要由妇女在干,通过贸易自由化,价格比如会下跌。如果人们现在预见到这种情况,说OK,由于价格下跌,妇女收入将减少,所以必须采取缓解措施,所以就要把性别预算纳入到预算里去,OK,从我们的预算里拿出多少来,把它作为缓解措施用来填补妇女收入的损失。"

在受援国方面,即使妇女非政府组织对此也是有争议的。它们跟其它公民组织一起,抵制欧盟的开放市场和贸易自由化要求。就象在水利自由化方面看到的,他们担心会破坏他们国家的有效结构,使人民的生活水平变糟。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