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从大山子艺术区看中国当代艺术

德国总理施罗德12月访华期间,参加了设在北京大山子艺术区的空白空间画廊举办的德中现代艺术展的开幕仪式。这是柏林亚力山大-奥克斯画廊在北京开设的分馆,此次参展的有伊门朵夫、勒佩茨等12位著名德国艺术家以及方力均、徐冰等12名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从大山子艺术区可以略见一斑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动态。

default

伊门朵夫和他的作品

以展览东亚当代艺术而著名的柏林亚力山大-奥克斯画廊在北京东北部的大山子艺术区开设了又一家现代艺术画廊,名为空白空间。自开业以来,这里成了德中当代艺术家交流的重要平台。截至2005年1月30日,这里展示着12位来自德国和12位来自中国的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其中德国新表现主义艺术家如伊门多夫和勒佩茨当年都是以颇具反叛精神的作品奠定了其在西方当代艺术世界的地位。近二十多年来,中国不仅在经济上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社会领域也发生了巨大的变迁,这些无疑都对艺术家的创作产生了影响。那么,这种反叛精神是否也体现在中国当代艺术当中呢?属于中国年轻一代独立策展人的冷林认为:

“今天提供了参与国际艺术舞台的机会,形成一种同其他文化进行交流的一种姿态,而不是象80年代那样,在艺术内部形成一种反叛前卫的趋势,自90年代以来,政治含义已越来越少。”

来自柏林的艺术收藏家奥克斯说,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为艺术家创造了更多的自由创作空间,他们同时也是世界范围内经济界持续不断的中国热的受益者。外国投资者被中国市场深深吸引,因此中国艺术也引起了外国收藏家的兴趣。聚集在北京大山子艺术区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中的许多人都有过海外生活和创作的经验,并赢得了一定的国际知名度,这便为他们返回中国作为自由创作的艺术家奠定了经济基础。例如,方立均就拥有3家高级餐馆,并驾驶着豪华汽车。尽管中国社会已经诞生了一批有能力收藏艺术品的中产阶级,但对中国当代艺术感兴趣的大多还是国外的收藏家。冷林认为,在中国形成一个收藏当代艺术的市场还需要一段时间。他说:

“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已经开始起步,但还没有形成。中国收藏家面临的挑战是,怎样让审美趣味跟上历史的步伐。”

目前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主要依靠的是自发和商业运作的原理,来自国家的支持很少,不象许多西方国家会拨公共资金用以修建大型博物馆、举办展览活动,推动当代艺术的发展。冷林说:

“希望政府更为开放,当代艺术有可能进入更为正规的艺术场所。目前都是一些自发性的场所,并没有正规的国家体制下的较为学术性的艺术馆。”

90年代初,中国前卫艺术家,尤其是行为艺术家,往往会被警方以在作品中宣扬血腥和暴力,扰乱公共秩序而带走,例如张桓和马六明。相对于10年前,中国当代艺术家们拥有了更多的创作自由,官方是否放松了对艺术家创作的限制呢?独立策展人冷林认为:

“艺术创作是一码事,展示是另一码事,并不是什么东西都适合于展览。比如一个极端行为,处于自我审查的状态。画廊展览总是要体现其商业价值,根据商业价值选择出展艺术作品。大山的展览也几乎是属于这么一个状况。”

(张晓颖)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