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之五花八门

从垃圾箱里到餐桌上

德国超市每年都要丢弃大量食品。埃朗根的几名大学生以自己的“垃圾箱觅食”技能来证明这一巨大浪费。他们几乎可以依靠捡回超市已经废弃的食物来维持生活。

Erlangen Containern Lebensmittel

这么多吃的,的确是够开party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真是富得流油,你连在垃圾桶里都能找到好吃的东西",路易斯说。这位27岁的哥伦比亚青年在弗兰肯地区城市埃朗根大学读书,住在一间大学生合租公寓里。他和四位合租室友几乎完全依靠从大型超市的食品废弃集装箱里寻找食物维持生活。在哥伦比亚,他从来没有想过去垃圾箱里看一看。"在那里,你找不到什么能吃的东西",路易斯说。来到德国之后,是他的室友教会了他这种奇特的"觅食"技能。

纳迪娅是路易斯的室友之一,她今年25岁。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她来组织大家一起去食物废弃箱里搜寻食物。"你如果看看人们都丢弃了多少食品,这实在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浪费。我觉得如果不加以利用的话,简直让人感觉良心不安",她说着就开始兴奋地回忆自己的发现: "你还记得我们那次找到那些'水果小矮人'(Fruchtzwerge,一种小盒水果酸奶)吗?"--她问拉拉。后者非常清楚这些其实完好无损的水果小矮人为什么会沦落到垃圾桶里:"只是因为外包装的纸盒撕裂了,而保质期只印在盒子的一侧,没有标示保质期的单个塑料盒小酸奶无法出售。"

"觅食"技巧

他们几个至少每两个星期就会有一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对附近超市的垃圾箱逐个进行搜索。他们带着塑胶手套、袋子和手电筒等"装备",打开超市锁闭的垃圾集装箱,就能找到堆积如山的烧烤用的腌制肉片、大袋大袋的米,还有香肠、面包和水果等。医学专业的大学生米夏埃尔说,今天他在家里和室友们一起享用从垃圾箱里捡回来的食物,感觉自己好像从来没有一次吃过那么多水果。

Erlangen Containern Lebensmittel

几名大学生的“战利品”

"垃圾桶觅食"近年来逐渐兴起,成为一股真正的风潮。年轻人还常常通过社交网络,交流觅食经验和诀窍。据估计,每年德国要丢弃1100万吨食品。专家表示,价值远超200亿欧元的商品就这么被废弃了。

垃圾桶觅食带来的健康隐患

对于制造这一浪费的大型连锁食品销售商来说,这个话题是令人不快的。记者就此向德国最知名的两大平价连锁超市Aldi和Lidl发出了书面询问,前者没有回应,后者的媒体公关部门则给出了答复:"Lidl原则上努力避免丢弃食品。我们的各个分店都会定期地、系统性地检查食品的保质期。"该企业强调,可以食用并且从食品法角度看没有安全顾虑的食物,一般会免费发放给穷困人口。而其它的残余垃圾一般会丢弃到外人无法打开的垃圾箱里。

德国另一家连锁超市Rewe的工作人员邦拉特(Thomas Bonrath)对垃圾箱觅食者提醒道:"人们常常无法明确辨认那些根据标识已经过了保质期的食品究竟是否还可以食用。比如有时候食品上长出的微小霉斑是肉眼难以辨识的。"

反对浪费的信号

Erlangen Containern Lebensmittel

冰箱里分类收藏的都是从垃圾箱里捡回来的食物

然而,埃朗根这间合租公寓里的几名大学生对商家的这个论点表示无法认同。他们在垃圾箱里觅食的过程中拍了不少照片来证明,他们这种行为的本身就是反对浪费的一个明确信号。而且他们每次在食用之前,都回仔细检查食物是否安全完好。如果真的已经发霉,他们当然会扔掉,并且所有捡回来的东西都会进行仔细的清洗和分类,然后才放到冰箱里。他们中的一些人还会把这些可以吃的食物分发给同学好友。

游走在法律边缘?

这种"垃圾箱觅食"行为从法律角度来看是存在疑义的。如果超市的垃圾箱是上锁的,那么他们如果打开了,就构成了盗窃行为。而如果垃圾箱没有上锁,最多也就是扰乱秩序。通常情况下,在垃圾箱里搜寻食物的人无需担心会惹官司上身。纳迪娅和朋友有一次就在"觅食"过程中被一位超市工作人员抓了个正着,但是当警察赶到现场之后,也并没有把她们怎么样。

纳迪娅介绍道,她一般都会非常小心地把垃圾箱恢复原样,让它看起来好像没有被人翻动过一样。她和室友们每两个星期都会花上好几个钟头,进行食物的搜寻、清洗和分类整理工作。有时候她也会去得更勤一些,是为了先观察一下垃圾箱里最近有些什么东西。"收获最大的就是在假日之后。在新年过后,能找到一大堆的奶酪土豆",拉拉讲述道。

而开头提到的哥伦比亚小伙子路易斯则微笑着说,他对于德国垃圾箱里的"宝藏"如此之多赶到震惊。"有时候我们找到的东西多到足以开party了。比如足够10到15个人吃的烤肉",他边说边难以置信地摇摇头。不过,他说自己还是不敢跟自己远在家乡的父母讲这件事。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