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从人生高峰跌入深谷的德国前议员们

议员生涯是这些政治家人生的高峰。然而,一旦他们离开了联邦议院,那么,物质上的忧愁和自我价值感的失去便会伴随着他们,如影随形。这是一位女博士生在撰写她的博士论文时采访几十名前议员得出的结论。德国之声记者报导如下。

default

巅峰时刻

不管是什么年龄,什么性别,什么党派,回到平凡生活中去对离开了联邦议院的前议员们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这是奥尔登堡大学博士生玛丽亚.克莱纳尔在她的论文里得出的结论。

前议员往往有物质上的忧愁,也经常面对失去自我价值感的心理处境。人们普遍认为,只要当上了联邦议员,一辈子就不愁了,将会一生过一个“美好的生活”。克莱纳尔说,这种看法是完全错误的。

这篇博士论文是在对1994年和1998年离开联邦议院的38名前议员匿名采访的基础上作出的。其中21人不再当候选人;17人没有再次被选上。

一名接受采访的前议员说,失去议员位置是“非常深地一刀割入人格”的经历。原因是,他们走向议员候选人的位置的道路都是非常艰难漫长的,许多议员把当上议员视为他们人生中的顶峰。一名女前议员说:“经过无数长的年头才到达了那里,在这些年里还要克服所有自己的人生欲望。具体地说,必须长年累月地散发小条子,强迫自己参加最愚蠢的活动,直到排上号。”

许多前议员觉得他们的社会地位是跟联邦议员紧密联系着的。一名议员说:“当您说您曾经是一名议员时,人们脑子里所有的偏见就紧紧地压在了您的脖子上让您喘不过气来。您不再是一个普通的人,您成了另外一个东西。”他的一名女性前同事证实道,她剩下的人生“将作为前政治家来度过”。

令女博士惊讶的是,她还遇到一些处于“物质困难状态”的前议员,一部分甚至在过着失业者的日子。

对前议员来说,尤其困难的是,当议员并不意味着他们是当了公务员,不能象其他公务员那样简单地回到他们以前的工作岗位上去。局部只给相当于4个月工资的过渡费经常不足以让他们没有问题地度过无工作打工作的那段日子。一名前议员说,当议员实际上就是拿一个4年为期的工作合同。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http://www.dw-world.de

  • 日期 10.11.2006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9NWh
  • 日期 10.11.2006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9NW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