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德国新闻

仇外的不仅是右翼还有中产阶层

最新公布的德国统一年度报告显示,特别是在德国东部地区,一些德国人头脑中的仇外思想在不断加深。很多地区的难民理事会对这一现象体会尤为深刻。

(德国之声中文网)如今在德国如果有人向难民和移民伸出援助之手,帮助他们适应这里的生活,那么他要当心自己有可能遭到同胞的敌视。最可怕的是,敌视这些助人为乐者的不仅是极端右翼组织的成员,而且还有一部分来自社会中产阶层带有种族歧视思想的普通德国人。

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难民理事会主席席曼-卡茨(Ulrike Seemann-Katz)说:"(那些带有种族歧视想法的人)用言语进行侮辱,把人打倒在地,用脚踢踹,往别人家的信箱或者楼道扔燃烧瓶。"她指出,不仅针对难民的肢体暴力案例在不断增加,就连帮助难民的志愿者也在遭到肆无忌惮的威胁和侵犯。

萨克森州难民理事会的莫拉迪(Ali Moradi)说:"除了写恐吓邮件、破坏财物,他们还会殴打难民或者对难民的生命安全进行恐吓威胁。"他说,特别是年轻的难民现在只敢结伴出入公共场所,因为他们害怕可能会遭到袭击。"每一次仇外的德国人上街游行,难民们就会将此理解为他们在这里不受到欢迎"。

但是,仇外的人不只是上街游行。德国萨克森-安哈特州维滕贝格县有一处难民安置点。这个地方的难民营在开始投入使用3个月前就曾6次遭到破坏。一开始有人试图用水冲毁难民营,后来又有人砸了难民营的玻璃,最后一次也是最严重的,竟然有人用枪向难民营射击。据德国警方公布的统计,同去年上半年相比,今年德国境内种族歧视案例数量增长了120%。最新公布的德国统一年度报告也证实了这一点。

Kassel Brand in der Flüchtlingsunterkunft

一些难民营变成被袭击的目标

日常生活中的种族歧视

难民理事会方面证实,日常生活中反难民的现象越来越多。例如,难民儿童就学时就会有一些偏见和歧视显现出来。有些人要求学校不要接纳难民儿童,因为他们认为难民学生会报持拒绝融入的态度,比如穿戴遮盖全身及面部的布卡罩袍。

另外难民在日常生活中常常遇到的一个困难就是找房子。反歧视联合会和萨克森州难民委员会都接到过这样的投诉,即便是有德国人陪同难民去找房看房,但十有八九会遭到房东拒绝。现如今一些房东甚至不再找任何听起来至少冠冕堂皇的借口,而是直接说,就是不原意把房子租给难民,因为难民恐怕只会招来麻烦。

官方未发挥全部作用

莫拉迪说,决策者和萨克森州的地方官员给难民理事会提供的帮助很少。他说,非政府组织向难民提供的帮助已经不可能再扩大了。

而官方提供的帮助仍然不足。莫拉迪说,有一些难民15年来一直住在难民楼。"媒体报道的什么移民融入,在这些地方想都别想。"另外,不久前萨克森州城市包岑发生了一起右翼人士同难民之间的暴力冲突事件,当局出动大批警力,局势才得以控制。

莫拉迪说,民间需要进一步努力,但官方应该起到表率作用。他说:"移民融入是双方共同努力才能完成的事,否则就会失去平衡。"

Deutschland Flüchtlinge auf Tempelhofer Feld in Berlin

难民在德国存在找房难的问题

消除仇外思想

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难民理事会主席席曼-卡茨说,只有居民老百姓和难民之间建立接触和联系,人们头脑中的偏见才有可能被消除。她讲述说,有一对德国老夫妇,一个难民家庭搬进这对老夫妇住的居民楼的时候,这对夫妇原本对难民心生畏惧,后来和这个难民家庭稍微接触了一下之后,他们甚至给难民家庭的孩子找来了很多玩具。

席曼-卡茨说:"上街参加抗议游行的那些人大多根本不认识任何难民。"而一些经常和难民打交道的体育协会和兴趣小组反而积极参与帮助移民融入当地社会。不过席曼-卡茨也强调说,那些头脑中带有仇外思想的人根本就听不进合理的解释,也不想要和难民接触认识的机会。不过,各方面也不应该由此就放弃改变这些人思想的努力。

很多难民理事会也都证实,虽然一些人的仇外思想在加深,但是与此同时致力于帮助难民和移民的民间机构数量也越来越多。只有很少的机构和组织因为遭到极端右翼势力的威胁而放弃向难民提供帮助。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