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德国新闻

仇外情绪—萨克森州的问题所在

最近几天以来,关于德国排外暴力骚乱事件的新闻接连不断,而在东部联邦州萨克森,仇视外来移民的情绪似乎格外强烈。这是为什么呢?

Deutschland Gegendemos in Heidenau

萨克森州也举行了反对种族主义的示威

(德国之声中文网)从网上宣扬针对难民的仇恨,到光天化日之下实施暴力--这股排外行动浪潮波及了德国多座城市。针对外来移民的排外骚乱越来越多,尤其是在德国东部地区。2014年,那里发生了61起种族主义暴力事件,占到了全德国的将近一半(总数为130),尽管那里的人口仅仅占到总人口的17%。面对难民人数的不断增加,以及针对避难申请者的袭击事件不断发生,人们可以预见,这一数字在2015年只会增长不会回落。然而,为什么偏偏是德国东部地区,尤其是萨克森州的排外仇恨情绪格外严重呢?

毫无疑问:去年年底今年年初曾一度声势浩大的Pegida运动("爱国主义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的名称缩写)在萨克森州激起了不小的仇外情绪。不应该忘记的是:在德国西部城市和村庄,也发生了极右分子纵火焚烧原本计划供避难者居住的房屋的事件,比如巴伐利亚和巴登·符腾堡州都有过。然而,在萨克森州,这种针对外来人口的愤恨之情似乎宣泄得格外剧烈。在德国东部城市大街上游行示威的,不仅仅是拿着啤酒瓶、爆竹和各种口号标语招摇过市的暴徒,加入他们的还有忧心忡忡的年长者和年轻的家庭。这是一种不容忽视的新发展趋势,心理分析学家、作家马茨(Hans-Joachim Maaz)在接受德国之声记者采访时警告道:“不应该将目前由难民引起的这些问题,简单化地定义为一小撮极端分子的行径。”

德国东部--未完成的融入进程

Hans-Joachim Maaz

心理学家马茨

这是一个公众舆论不太乐意谈论的问题。“在德国东部,有一大批所谓的'统一失败者',他们在1989年剧变之后没有很好地融入统一的德国。而这些在统一之后出现的问题在不少家庭中代代相传,因为即使是现在的年轻一代,也是社会结构和环境剧变的牺牲品”,马茨解释道。在德国统一之后出版的《情感堵塞》(Gefühlsstau)一书中,这位心理分析学家描述了东德民众对剧变之后的期待落空而出现的失望情绪。

马茨认为,这种心理上的伤害是滋生愤怒和仇恨的温床。而难民问题就是摆在德国东部城市面前的一个现实难题:收容难民的任务令社区不堪重负,而宣传解释工作的不到位更使问题进一步恶化。

政治学家帕策尔特(Werner Patzelt)认为,萨克森人植根深入的本土意识也是导致他们对外来移民的担忧和恐惧与日俱增的重要原因。“大多数萨克森人对家乡有着极强的认同意识,并且希望能够重新回到民主德国甚至是纳粹时代。对于他们来说,外国移民的涌入是一个强大的干扰因素,尤其是那些穆斯林移民使他们感到格外恐惧”,帕策尔特解释道。

政治层的失误

很长时间以来,萨克森州政府就算没有完全忽视,但也至少是低估了这种排外仇恨情绪。今年年初以来,Pegida运动在萨克森州格外的声势浩大,示威者不断高喊反对伊斯兰和外来移民的口号。该州的基民盟州长提里希(Stanislaw Tillich)在今年1月还曾经用这样一句话来公然和总理默克尔叫板:“伊斯兰不应该出现在萨克森。”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项党(AfD)通过其仇视伊斯兰、反对接受政治避难的竞选立场,还赢得了萨克森州州议会的议席。

Deutschland Lage in Heidenau

在萨克森州海德瑙(Heidenau)发生的骚乱

就在萨克森州连续发生骚乱之前,《时代周报》德累斯顿办公室的主编希尔默(Stefan Schirmer)还发表过一篇评论文章《那就离开吧!》(Dann geht doch!),指出自由州萨克森是不是应该引入“Säxit”(“萨克森”和“退出”的缩写拼接,模仿之前希腊债务危机时的热词“Grexit”),从而离开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他在文中写道,其实萨克森州也有很多乐于帮助难民的人:“如果众多的善良人民不能够把这些相对冷血的人--恰恰是这些人住到了外界对于萨克森的印象--用篱笆围起来的话:那么萨克森就必须要成为一个开放的联邦州。”

心理分析学家马茨也认为,对于特定地区的具体分析虽然是必要的,但是人们也不应该把问题片面化。他强调,右翼极端主义并不是德国东部特有的问题,而是全德国乃至全欧洲"过去犯过的失误"所造成的。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