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什么是“泄露国家机密”?

57岁的郑恩宠是上海著名律师之一。前些年,他为上海拆迁户伸张正义、揭露上海官商勾结占有土地的黑幕。据说他的揭发导致了上海地痞巨商周正毅锒铛入狱和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的倒台。但他因此也成了上海党政要员的头号敌人,被判处三年徒刑,理由是他向美国一个人权组织提供了上海市民维权抗议的情况,“非法泄露国家机密”。现在他虽然早已刑满出狱,但仍然处于软禁之中。德国记者花久志在日报上介绍了以上情况并谈到郑恩宠当前的处境:

default

人权人士抗议中国政府逮捕维权积极分子

"今年三月份以来,他不能离开自己的住宅。奥运开始后,他家门口的警察人数甚至有所增加。以前是三名,现在是四名便衣警察呆在14层电梯门前的楼道中,不分昼夜坐在折叠椅和窗前的一张旧垫子上。除了热水瓶、茶杯和当作烟灰缸使用的罐头盒外,他们没有别的东西。

他们身穿磨旧了的深色衣服,有外国人来访时,他们就消失在楼道中。他们看起来很可悲、他们的营地很原始,但他们是郑恩宠家门口的瘟神。郑抱怨说,奥运前,他的妻子只是有时受到跟踪,而现在始终有两名看守紧随她的身后。郑恩宠本人不可以出去,只能是朋友来看他,但他们中许多人现在也受到监视。

郑恩宠现在每天多次从电视机沿着沙发走到他住宅中的律师办公室。他说,他能适应在家里散步,因为他在监狱中学会了在狭小得多的空间里通过活动保持身体的活力,他也学会了站着看电视。他仍然熟悉社会情况,一月份,他为反对上海磁悬浮扩运工程的市民提供法律咨询。没过多久,他被警察拘捕,在警察局受到刑讯。"

申请游行示威?休想!

眼下奥运期间,受到严密监视的不仅有郑恩宠这样的维权律师,为自己权利而抗争的当事人也处于警方的控制之下,被拘留或突然人间蒸发的事件时有所闻。法兰克福汇报报道了退伍军医单晨申请在北京世界公园进行游行示威的经过:

"她申请举行一次有两千人参加的游行示威,参加者与她一样,都是人民解放军的退伍军人。但警方不接受申请,再次申请也没有结果。单医生说,'他们没有说明理由。'这位女医生看来并不像颠覆分子,她只是代表了全中国一批退伍军人,他们抱怨退伍后没有获得应有的工作和社会补助。

单晨退伍后也失业了。她说,'他们先宣布可以游行示威,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机会,但又不落实。'她问道:'难道只是为了糊弄一下外国人,表明中国有自由吗?'"

法兰克福汇报注意到,在政府允许举行游行示威的三个公园中至今没有出现官方批准的游行示威,警方的监视人员却到处可见,他们在严密注视着游园民众的一举一动:

"中国政府把游行示威转移到三座公园,这样就可以保证游行示威在与公众隔离的情况下进行。北京的公园都有围墙,进门要买门票。通常日子里,如果举行游行示威,主要的观众只是老年人和儿童。此外,警方有很多规定,使在公园里举行游行示威变得十分困难。不是北京市民的人员不允许游行示威,示威不得损害'国家统一'及'国家和集体利益'。警方对这些泛泛而谈的原则拥有解释权。

女医生的申请'只是'遭到拒绝,其它申请人甚至被捕。福建的季思尊想示威抗议腐败和滥用权力、争取公民有更多参与政治的权利。周一,他前往警察局,想了解一下能否获得批准,结果被拘捕。纽约人权观察组织报道说,此后他就消失了。

北京的张薇女士与其他一些房主抗议拆除他们在前门大街附近的住房,她申请举行一次示威。申请遭到拒绝,张薇被判监禁一个月,罪名是'破坏公众秩序',因为她没有'申报'就与外国记者谈话。八月初,河北省的唐学程为抗议家乡腐败问题提出示威申请后被捕。 "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