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人道处决是否人道?

中国政府决定改革死刑执行方式,以毒针注射代替枪决。柏林日报援引“大赦国际”组织的估计数字说,“2006年中国至少执行了1010例死刑,占全世界当年执行死刑总数的60%。而实际数字是中国国家机密,无人知晓。”该报接着写道:

default

等待毒针处决的死囚

“外国和中国内部的批评人士都指责中国的法官不仅从司法、也从政治角度做出判决。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法学教授刘仁文说:‘中国处决这么多人犯,是因为地方政府把它视为有效的威慑手段。’一些城市违反北京的意愿,仍然公开执行死刑或押送死囚游街。许多法官只想快速判决,诸多证据不予考虑,‘无数被告含冤或逼供后被判决的案子现在已暴露出来。’此外,对被告不使用精神鉴定的做法也受到批评。

同样有争议的是,在中国可判死刑的68种罪行中,不仅有谋杀和暴力行为,也有欺骗和腐败等二十种经济过失。专家们对这样做能否发出正确信号表示怀疑。北京律师莫少平认为,即使中国要求尽可能严厉地惩办腐败干部的呼声很大,但死刑不应用于腐败。他不仅对所谓的威慑效应表示怀疑,同时也指出,逃到西方的中国罪犯可以把面临死刑作为反对引渡回国的理由。”

法兰克福评论报也报道了中国对死刑执行方法的改革,该报从根本上反对死刑:

“中国的死囚也许会感到高兴。但是,北京并不想废除死刑,中国处决的人犯将仍然多于世界其它地区的总数。新鲜的事是,中国的多数死囚今后将用毒针、而不是象过去那样以枪决来结束生命。中国国家媒体把这一新做法称为人道的胜利。但是在任何地方,死刑都是不人道的。在中国,法院是党的工具,系统地使用这一惩罚手段正反映了那里蔑视人权的政策。”

日报引用北京人权律师滕彪话说,“在中国没有象美国那样对毒针处决是否人道的问题进行讨论,由于保密,我们从法院得不到有关毒针真正效果的信息。”日报最后写道:

“滕彪还说,中国之所以把毒针视为进步,是因为毒针过去只用于享有特权的死囚。‘迄今为止,用毒针处决的只有腐败干部和富有的刑事犯,而对一般刑事犯则采用枪决。’人权组织指出,注射毒针将方便中国的器官交易。虽然中国对器官交易有严格规定,但由于腐败,规定经常遭到破坏。注射处决的车辆带有冷藏间,可以使小地方的法院也可执行死刑并在临床洁净的条件下摘取器官。”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