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反思民族政策

新疆喀什政府称,警方已将因涉及喀什暴力事件而被通缉的两名袭击嫌疑人在抓捕中当场击毙。政府另一份通告中还称,袭击事件是由宗教极端团伙发动的"暴力恐怖犯罪活动"。人权组织呼吁允许联合国对该事件进行独立调查。

A Han Chinese paramilitary police officer rides a camel at the Apak Hojak Tomb, established in 1640 to commemorate the late influential king of the Islamic Uyhgur ethnic group in Kashgar, China's Xinjiang Uyghur Autonomous Region, Monday 29 August 2005. The Islamic Uyghurs comprise 75% of Kashgar's population and are the largest ethnic group in the autonomous region yet major industries such as oil, transportation and banking are controlled by Beijing. Xinjiang, which is five times geographically larger than France, was once a thriving part of the Silk Road until after the Tang Dynasty (618AD - 907AD) but is now mired in poverty compared with other regions of China. Foto: MICHAEL REYNOLDS +++(c) dpa - Report+++

喀什附近香妃墓前巡逻的汉族军警

据中国官方媒体发布的消息,新疆喀什市7月30日和31日先后发生两起暴力袭击事件,导致至少14名平民死亡,近40人受伤。警方在31日的袭击事件后击毙了5名犯罪嫌疑人。8月1日,喀什政府发表声明称,另外两名伏案在逃的袭击嫌疑人被公安机关在抓捕中当场击毙。官方的通告还称,袭击事件是由"坚持圣战"的宗教极端团伙发动的"暴力恐怖犯罪活动","根据犯罪嫌疑人供认,该团伙头目曾出逃巴基斯坦参加'东伊运'恐怖组织,并接受制枪制爆学习培训后潜入境内。"

"德国受压迫民族协会"对新疆局势出现激化表示忧虑。该协会致信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呼吁联合国对该事件进行独立调查。协会亚洲部负责人乌里希·德里乌斯(Ulrich Delius)认为,新疆地区已经越来越象一个火药桶,这些事件的发生凸显了该地区的不满和紧张气氛,但是在国际恐怖主义和因失望和愤怒而演变而成的极端事件之间还是有区别的:

"中国一再试图将责任推给境外维吾尔组织,指称他们是新疆所有抗议活动的幕后策划,实际上,中国一方面高估了这些组织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是拒绝承认本国潜在的骚乱因素。当地人受到压迫,和当局之间有太多问题。他们愤怒又绝望,看不到未来情况改观的希望。境外的维族组织主要是因传播不同于官方的信息而令当局不满。但我不认为这些组织是袭击的策划者。"

移民政策必须改变

根据受压迫民族协会了解的信息,中国政府在过去一年半里拆掉了喀什市老市中心的70%,那里传统上是维族人的居住区。2009年的7.5事件后,中国政府试图将喀什市打造成贸易投资中心、西部的"东方明珠",但"新政策"并没有取得预想的成效。乌里希·德里乌斯说:

"投资者没有来,人们的失望情绪在增加。这不是提高一点生活水平就能够解决的,提高生活水平并不能代替自由。问题是,中国政府迄今不去反思新疆政策,不去反思为什么汉族维族间有这么大的矛盾。从2009年的事件中也可以看到当地汉族人也并不认为当局代表了他们的利益,他们也对当局提出强烈批评,从某种意义上,他们成了被北京当局用来改变当地人口结构的工具,还有一些人为了致富而来到新疆,这就造成了当地各族群之间的紧张关系。如果不去面对这一点,就是无视现实。"

自治权必须还与自治区

喀什发生的爆炸和袭击事件距7月18日当地政府办公室和派出所遭到袭击的"和田事件"只有不到两周时间。面对一再发生的暴力事件,受压迫民族协会呼吁中国当局认真反思民族政策,将自治区写在纸面上的自治权落实到行动中。乌里希·德里乌斯对德国之声表示:

"前提是,北京中央政府愿意给地方更多权限并着手解决越来越多的汉族迁移到新疆的问题,至少在一段时间里停止这一进程,以免制造更为紧张的气氛。另一方面是如何消化既成事实,也就是过去50年来,传统居住在当地的维族、哈萨克族人口比例减少的负面发展。如果继续现在的政策,修一条又一条的铁路,然后沿铁路线将东部人口迁移到那里,那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新疆乌鲁木齐7.5事件后,乌鲁木齐巿委书记粟智及新疆公安厅厅长柳耀华被免职,不到一年后,担任新疆党委书记长达15年的王乐泉卸任,改由湖南前省委书记张春贤接任。对于这一任命,虽然有学者认为,新领导人可能会对新疆政策有新思维,但世维会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当时就指出,从外省调入一名官员掌管新疆,表示北京高层没有诚意改善新疆状况,因为维吾尔人的政治诉求,是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乌里希·德里乌斯因此强调,为了阻止暴力的发生,必须赋予地方政府更多权限:

"这个地方政府不能只对北京负责,还要被当地居民视为值得信任的政治家和他们的代表。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就会加速暴力的循环,不管是在西藏、内蒙,还是在新疆。对此,我们非常焦虑地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作者:乐然

责编:李鱼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