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人们是否从历史中汲取了教训?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日内瓦举行的这个散伙会,普通得异乎寻常,好象一个三等的葬礼。只有几个人讲了话,对该委员会做了历史评价。整个活动不过寥寥数小时。而这样的结局不禁使人对新组织的未来产生了疑虑。难道人权委员会60年的业绩真的那么糟糕,以至于在它寿终正寝之后只得到这么一个俭朴的“葬礼”?

default

成立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也是安南改革联合国的内容之一

3月28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举行最后一次集会来宣告这个成立了60年机构的终结。取而代之的是人权理事会。

最近几年在日内瓦上演的,只能说是悲剧:人权委员会很久以来就难以真正胜任自己的工作了。在做决议时,它不去关心那些忍受折磨而又毫无权利可言的人的命运,却将政治考量放在首位,并且常常使用两套评判标准。谁本身足够强大,或者有强大的盟友做后盾的话,就不必担心会受到谴责。即便该委员会在它存在的60年中做出了一些成绩-比如做出了关人权的基本定义等-但与其应该做的相比,这些成绩是微不足道的。

要为此负责的,是人权委员会中蔑视人权和捍卫人权国家结成的联盟。委员会被那些蔑视人权的国家所把持,它们互相包庇。而人权捍卫国的阵营却越来越糟糕。美国这个曾经重要的人权捍卫国也由于在反恐中所犯的人权错误而丧失了人们对它的信任,给人权事业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欧盟也由于不得不寻求最小的共识而显得而过于虚弱。

因此人们必须解散这个委员会,另立新的人权理事会是理所当然的。但这种迫不及待地让新理事会替代旧委员会的做法,为理事会日后的工作埋下了隐患。它会让人产生这样的错觉,即解散了旧机构,成立了新机构就万事大吉了。

新的人权理事会,它的结构得到了改善和加强,比如理事会成员国的资格需经联合国大会的通过,这样就给一些国家混入这个机构增加了难度。另外审查所有理事会成员国资格程序,可以降低理事会做出片面决定的可能性。但理事会还远没有人们当初设想的那么强有力。

最初的想法是,进入理事会需要联合国大会三分之二多数的通过,而那些蔑视人权和捍卫人权国家的联盟使之成为只需半数便可通过。并且同样会有一些蔑视人权国家混入新理事会。地区原则仍旧保留,形成小集团的危险性依旧存在。许多重要的运作机制将再次接受考验。

这个有着弱点的理事会要想完成它的历史使命,就必须有真正的政治决心。那些以人权捍卫者自居的国家就应该有强烈的自我批评意识。只有这样才能打破旧的宗派习气。此外,应该提高人权问题在国际上的重要性。因此,联合国高级专员阿尔波尔有理由呼吁形成一个“崭新的文化”。

这种解散旧机构,成立新机构的方式不禁使人担心,人们是否从历史中汲取了教训。旧机构已经死去,而新机构还远远不能说已经降生。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