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新闻广角

人与家与国——科尔葬礼之争

德国前总理科尔的葬礼于周六举行。此前,家人和官方围绕葬礼的纷争不断。以往的过节和伤疤被揭开,引起的关注度超过了对这位政治家历史遗产的纪念。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位刚过世的政治偶像、一位年轻的寡妇、关系疏远的子女、富有争议的政治后继人、一场有关历史遗产解释权的斗争--这些素材足够莎士比亚写一部戏剧了。围绕已故德国总理科尔的葬礼,一场纷争已经爆发,政治和情感负载都无比沉重。

Moment of remembrance for Helmut Kohl (DW/P. Böll)

德国之声全球论坛致哀

默克尔曾被称为"科尔的小姑娘",这个称呼至今仍被广泛引用,因为它形象地概括了两人之间复杂的关系。

科尔与默克尔

据《明镜》周刊之前报道,当年的"小姑娘"、如今的基民盟主席、联邦德国总理默克尔不能在葬礼上讲话。

在2002年科尔退出政坛后,他与默克尔的关系就明显变冷。在基民盟(CDU)政治献金丑闻中,默克尔曾说,科尔所承认的一些做法损害了党的形象。圈内人士认为,这句话标志了科尔时代的结束。不久后,默克尔就成为基民盟主席,而后又成为联邦总理。

DW Deutschland wählt – Das Interview – Folgenbild Merkel

联邦德国总理默克尔

2010年科尔80岁生日时,默克尔还去拜访过他,对他的功绩公开表示感谢。默克尔说,如果没有科尔,成千上百万像她一样1990年生活的前东德的人的命运将会是完全另外一个样子。尽管如此,科尔仍不能原谅默克尔。科尔是个"记仇"的人,据他的遗孀说,科尔多次拒绝了让默克尔在自己葬礼上致辞的建议。

科尔夫人--遗产管理者

在如何公开悼念的问题上,不让默克尔致词并不是科尔的遗孀麦珂·科尔·雷希特(Maike Kohl-Richter)以亡夫的名义作出的唯一引起争议的决定。比科尔小34岁的雷希特是在科尔当政的最后几年里与他相识的。

科尔的妻子汉娜罗尔(Hannelore)去世几年后,2008年科尔与雷希特结婚。科尔的家人没有参加婚礼,证婚人是媒体大亨科尔西(Leo Kirch)和《图片报》主编迪克曼(Kai Diekmann)。几年前一次意外事故后,科尔不得不坐在轮椅上,也几乎不能讲话。他的夫人就成了他的翻译和代言人。

科尔·雷希特是科尔政治遗产解释权的护卫者。默克尔则是科尔政治上的继承人、修复者和后科尔时代政策的设计师,这一政策的基石是科尔最大的功绩--实现两德统一。

Maike Kohl-Richter (Getty Images/AFP/D. Roland)

麦珂·科尔·雷希特(Maike Kohl-Richter)

在与德国政治的第一场较量中,科尔·雷希特似乎败下阵来。默克尔将作为德国政府首脑在科尔的葬礼上致词,将发表讲话的还有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法国总统马克龙和美国前总统克林顿。

科尔希望(据他的遗孀称)在自己葬礼上发言的一位嘉宾却得不到讲话的机会,他就是匈牙利总统奥尔班。科尔是在苏联解体后的日子里结识当时带有自由派理念的青年政治家奥尔班的,并对他给予了扶植。两人一直保持着私人的友谊。

Viktor Orban / Ungarn / Parlamentswahl (Reuters)

匈牙利总统奥尔班

然而就是这个奥尔班,目前却因其威权式的执政作风受到广泛批评,被认为与科尔的精神遗产格格不入。奥尔班公开表明的反欧盟立场和他在难民政策上的不合作态度,使他与欧洲一体化的思想形成强烈反差。而科尔·雷希特本人也曾表示,在斯特拉斯堡举行的科尔葬礼要传达的一个理念就是欧洲的统一。

葬于中立地带

除了有没有奥尔班出场,葬礼举行的地点也是一个令人意外之处。与德国历任总理的传统不同,7月1日举行的科尔的葬礼不是一场联邦德国的国葬,而是一场欧盟官方名义下的悼念仪式。这在历史上还是头一次。这是为了纪念科尔为欧洲统一所做出的贡献,包括德国的统一、他对欧洲一体化和建立货币联盟作出的努力。

Deutschland Ludwigshafen Grab von Hannelore Kohl (picture-alliance/dpa/U. Anspach)

科尔的妻子汉娜罗尔(Hannelore)之墓

科尔的落葬地不是他的第一任妻子长眠的家庭墓地。在斯特拉斯堡的悼念仪式后,科尔的遗体将被运往德国施派尔大教堂,在那里举行告别弥撒后,葬入大教堂墓地。

虽然一些人批评这种违反惯例的做法与科尔作为前总理的身份不符,但选择施派尔并不是偶然。科尔的家乡路德维希港离这里不远,科尔生前也与这座历史名城颇有渊源。1998年科尔卸任总理一职后,联邦国防军为他在施派尔举行了传统的队列告别仪式。

家庭纷争的阴影

科尔不与第一任妻子汉娜罗尔葬在一起,是否有具体的家庭原因,人们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科尔与两个儿子间的关系十分紧张,他的遗孀与继子的关系也不好。科尔的长子瓦尔特在父亲死后带着儿子前往幼时旧居,却被继母拒之门外的场面都被拍了下来。科尔·雷希特的律师事后否认当事人是恶意拒绝继子进门。

Hannelore Kohl und ihre Söhne Peter und Walter (picture-alliance/dpa)

科尔的第一任妻子与两个儿子瓦尔特、彼得(摄于1975年)

"我只能对他的过世、对发生的一切表示震惊和悲哀",瓦尔特·科尔后来对在场的一名记者说:"我父亲与周围许多人都断了联系,包括他的孙辈,孩子们对无法接近自己的祖父感到很难过。"

在德国官方本周在柏林为科尔举行的悼念仪式上,联邦议院议长拉莫特(Norbert Lammert)回忆道,矛盾和争议一直就是科尔个人魅力的一部份。"他的凝聚力和他的分化力量是出了名的,不论是在党派之间还是在联盟党内部。"而这也造成了不少伤害--对他人,也对他自己。

但人们不得不对科尔的政治功绩予以肯定。"我们国家能在一个自由、安定的欧洲和平地实现统一,主要要感谢他",拉莫特说,虽然科尔作为个人让人非爱即恨,但他的政治遗产却是毋庸置疑的。

作者:Maximiliane Koschyk, Sertan Sanderson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