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享受被隔离的感觉:访智利一个富人区

"围墙后的社区"指的是防范设施特别严密的那些高级住宅区,它的存在,是因为恐惧实在无法消除。有钱人不得已躲到了高墙背后,花重金加固安全设施。于是,在各大城市的边缘,出现了富人筑起的隔离区。"隔离居住区"起源于美国,它的原意是"栅栏围起的小区"。现在,这个做法却是遍地开花,出现在世界各地。记者走访了智利首都圣地亚哥郊区的富人隔离居住区。

default

圣地亚哥一家酒吧

清晨9点,安第斯山脉边缘,通往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北部的高速公路还相当空旷。一幅广告牌很醒目地跳入人们的视野:"15分钟后从绿洲走向写字桌"。这条高速公路是一条私人公路,也是这个地区最吸引人的地方,修建它是为了让饱受塞车痛苦的圣地亚哥居民经过一处沙漠谷地继续前行。为此,人们在那里挖掘了占地4公顷的人工湖,也顺便为高尔夫球场提供水源。富人隔离居住区的名字叫"Piedra Roja",它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居住园地。它身价数十亿,是全智利最大、也是最具雄心的建筑区。它是为大约6万人口设计的城堡,目的是逃离环境的险恶。如果愿意,可以将它称之为私人城市。

对Piedra Roja做一番仔细的观察,就会发现,这个居住园地分成8个小区,它们彼此相连,每座房子的售价大约在8万至40万美元之间。这个项目的经理孔比内提在经过市场调查后,对调查结果进行了如下的解释,"圣地亚哥是一座分裂的城市。该城南部居民的收入同东部截然不同。我们在这里也能反映这个现象。每个社会阶层都会有自己的邻居。"

在小区的入口处,若干扇大门的建筑风格可以让人想起古罗马城堡建筑、美国西部以及乡村俱乐部。车道分成为小区主人、来客和服务勤杂人员专用,它们一律分开,为的是确保小区安全,这也是出售这片住宅最有力的论点。这个项目的经理孔比内提说, "保安先电话询问,看来客是否有约在先。然后,造访者得到一个印有数码的卡片,拿着它只能到指定的地方。重要地点都安装了摄像头。整个小区的栅栏有8公里长,所以我们在山丘上设置了4处哨岗。"

小区Los Portones是为中产阶层建造的。它的巨型广告牌上写的是"您的孩子在这里玩耍是安全的。" 只是人们还没有看到孩子的身影。不仅没有孩子,其实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别墅前的草地喷水器千篇一律地每隔一段时间就转动喷水一次,每隔10分钟就有一名安全人员巡逻检查。安第斯山脉像一幅巨大的摄影,安置在北美普埃布罗族印地安人建筑风格的超市前方。

格洛丽亚是住在这里的居民,她承认这里有时是很无聊的,但这里的好处也比比皆是,比如, "在这儿的人都有些资产,这就在一定程度上过滤了这里的居民。这里没有社会底层,这就让友谊更为单一,生活更友善。即便在开车时,你都能感受到这一点。"

然而,是不是有被关起来的感受呢?

"没有。人们在这里有安全的感觉!在圣地亚哥,目前的犯罪率非常高。"

回答问题的是一位年轻的母亲,她正要开吉普车到同在这个住宅区的学龄前学校接女儿。事实上,在犯罪率问题上,人们的感受比受到的真实威胁更为重要。圣地亚哥的犯罪率大约是维也纳的水平,同里约热内卢不能同日而语。

不过,人们的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30年前在智利没人可以想象在高墙和栅栏后生活,但如今,它却成了一种受到各方普遍认可的生活方式,几乎成了一种正常的生活方式,连每个月挣大约300欧元的清洁工罗萨纳也这样认为,"每个人都希望能在这里生活,即便它是一个不可企及的梦想。"

罗萨纳的家当然不在豪华区,但门前同样安装着铁栅栏。

城市规划者以及地区政治家做出的夺回公共空间的努力,常常不是短命就是无的放矢。这并不奇怪。因为全世界的经验都表明,一旦私人建筑园地出现,国家的计划主权便自然丧失。建筑小区都是私有财产,那里的一切事情都由财产的主人决定。由此可见,计划的主权很难再次夺回。不过在圣地亚哥,一名意志坚定的市政府官员还是促成了一件事,即让通往"Piedra Roja"富人住宅区的原本私人公路,可以让所有公民使用。只是,几乎还没有人使用这条路,因为它径直通向那个紧闭大门的富人区,一个国中之国。

这个项目的经理孔比内提认为,这个状况短时间内不会发生变化, "作为房地产企业,我们将开发更多的安全设施严密的住宅区。我不相信,我们将退回到一个邻里开放的时代。其中的原因说出来有些残酷:市场希望这样。我们提供的就是市场要求的。"

作者:Thomas Nachtigall李鱼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