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亚洲式发展 - 冲突与增长并存

一般说来,多发大规模冲突事件的国家和地区,经济增长会受影响。位于泰国的亚洲基金会的地区主管帕特里克·巴伦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亚洲的情况是个特例。

亚洲地区经济增长迅速。上世纪90年代,东亚和南亚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数,也就是每天生活费不足1.25美元的人数占总人口的56%和54%。2010年,这个比例分别降至12%和31%。去年,东亚地区经济增长平均达到7.1%,南亚为5.2%,这个增速超过世界上任何其他地区。与此同时,亚洲又是冲突多发之地,1999年至2008年间,亚洲各国发生的国内地方性反政府冲突事件导致的死亡人数远超过其它利益冲突、暴恐事件等导致的死亡总数。

帕特里克·巴伦(Patrick Barron)是位于泰国的亚洲基金会(Asia Foundation)冲突与发展研究地区主管。他分析说,亚洲多数国家政府采取的刺激经济发展政策也导致了这些国家国内多发抗议事件,因为这些政策也经常包含一些巩固权力集中、强调民族和文化主导地位等内容。不过,巴伦也认为,亚洲国家还是有可能开创新的权力分配型的政权模式。

德国之声:所谓的地方性反政府冲突是指什么?发生在什么范围?

帕特里克·巴伦:地方性反政府冲突是指发生在执政政府与民间力量之间的暴力冲突,目的多以民间力量要求获得独立或者更多自治权为主。与一般讲的内战还不同,因为抗议力量并不以夺取整个国家的政权为目的。这些冲突多发在某个国家比较偏远的地区,或是居民已少数民族或宗教信徒为主的边境地区。

比如在中国,伴随着经济腾飞的是新疆、西藏等地区时有发生的骚乱事件。泰国最南端多年来的叛乱主力是该国的马来穆斯林。而这些穆斯林人数只占泰国总人口6%。

Patrick Barron

帕特里克·巴伦

在过去10年内,此类抗议和冲突事件几乎在所有南亚和东南亚国家都有发生,正在爆发此类造成伤亡严重事件的国家有泰国、印度和巴基斯坦。缅甸的情况正在趋于缓和,不过也只是在部分发生地方性反抗冲突事件的地区,而不是缅甸全境。菲律宾的棉兰老岛的穆斯林反叛武装刚刚与政府达成共识,拟定《邦萨摩洛基本法》以实现全面和平协议。不过这还必将经过一系列艰难的过程。

为什么亚洲国家多发此类反政府抗议冲突?

许多国家的政府采取的刺激经济发展政策也导致了这些国家国内多发反政府抗议事件,因为这些政策也经常包含一些巩固权力集中、强调民族和文化,主要指的是人口占多数的民族文化的主导地位等内容,其中也包括打开对外市场,吸引投资等措施,而往往没有保护少数族群的传统和国家的自然资源。

此类措施往往在刺激经济发展方面十分见效,但也会激起一些地区民众的不满,比如那些没有从经济发展中受益的人,或是那些因为保护本族群文化、宗教传统而被排挤到社会边缘的人。亚洲一些国家政府已维稳至上,是通过对话等方式寻求解决方案,而是首选出兵镇压,就更加激化矛盾。

是什么主要因素导致亚洲国家地方性抗议冲突的爆发呢?

我们能想到的有直接引发冲突和加剧冲突升级的两个层面的因素。前者如前所述,包括不满本族群文化传统被破坏、或是没有成为经济发展的得益者。后者则是导致冲突进一步升级的因素,比如国家的暴力机器在平息冲突时有时会滥用职权,这反过来更加深了抗议者对当政者的仇恨。还有就是有时候军方或警方也会利用国内爆发冲突事件,借机向政府要求增加经费。组织抗议的力量也可能会从中得到实惠的经济利益,比如来自底层民众的支援,或是其他政治力量的援助。因此,有经济利益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往往是左右达成和平协议的因素。

此类冲突对当事国有何影响呢?

拿印尼亚齐独立运动(也称亚齐战争)为例说,这一持续多年的以暴力手段争取亚齐独立的运动预计已经耗资107亿美元,是2006年印度洋海啸大灾难造成的经济损失的两倍还多。在过去10年历,南亚和东南亚地方性抗议冲突已导致10余万人丧生,饱受其余各种战争伤害的民众的人数要比10万多得多。

Thailand Militärputsch

泰国反政府抗议

政治影响不如经济损失这么容易用数字计算。亚洲国家发生的地方冲突平均持续33年,是全球反政府抗议平均持续时间的2倍。原因之一是反政府力量有时人数和影响都很有限。比如泰国南端的反叛武装人数只占全国的3%。印尼亚齐的人口数量不足全国人口的2%。发生在偏远地区的抗议冲突往往不能引起更多的关注。有时候当事国家的政府认为对于此类抗议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比寻求解决方案更省事。

为什么有些国家即使转变为民主国家后,此类抗议还在继续?

一个国家在向民主制度过渡时发生更多的此类反政府抗议并不罕见,因为此时"游戏规则还不明朗"。而民主制度的引入更让反政府力量增加了自信也获得了更多自由,在政府应对抗议不得人心时,民众索性拿起武器。

不过我们还应该相信,民主制度一旦真正扎根后,还是有利于解决抗议冲突的。第一,抗议力量可以通过政治手段而不是暴力组织运动;第二,民主赋予了更多言论和表达自由,也有选举自由;最后自由开放的媒体和积极的公民社会也可以监督和减少公权力的滥用。

为什么这些当事国家不试图阻止此类反政府抗议的发生?

这些地方性反政府抗议根源是政治问题,也需要政治解决方案。要想改变政府对此类抗议地区的政策需要这些政府的切实意愿,而不是外部力量能强求的。

要想解决有些甚至持续了好几代人的矛盾是没那么简单的。不过,当时国家政府其实可以想象:首先,他们可以通过寻求对话而不是直接动武的方式解决问题。从全世界范围看,无论是伊拉克还是阿富汗,平息反叛武装的军事行动经常会加深国内民众对政府的不满。

Sicherheitskräfte in Ürümqi in der Unruheregion Xinjiang

新疆是中国多发抗议事件的地区之一

第二,他们可以寻找把权力分配到地方以求当地和平稳定的方式。许多亚洲国家都把经济发展和安全稳定当作是中央政府的专属职权范围,而很不情愿让地方多些自治。但是印尼的例子证明,在不触动国家主权完整的框架内,给地方多一些自治和对资源的控制权,是一项很有效的保障地方稳定的手段。事实也证明,印尼的大部分地方性反政府抗议均已结束。

第三,多搜集一些新的理念,成立新的组织或机构研究分析此类抗议冲突。现存的比较多的专门与反政府抗议议题打交道的机构并不适用亚洲国家,因为这些组织研究分析的案例多来自于撒哈拉以南国家的内战,与亚洲情况不同。

所以说,研究如何应对中等经济水平和新兴国家的抗议冲突还是很有需求的,而且要对事件的成功与失败的过程都加以记录。亚洲国家政府不断寻求新的解决地方抗议的方式的同时,这些国家的经济保持增长,这是完全可能的。

采访记者:Gabriel Dominguez 编译:谢菲

责编:洪沙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