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亚投行的冲击

《商报》发出警告:中国正着力建构国际金融新秩序;《新苏黎世报》提醒中国在亚投行谨慎从事。

Infrastrukturprojekte in China

北京称,亚投行旨在为亚洲重大基础设施项目融资

(德国之声中文网)下周,近190个国家的政界和金融界代表将齐聚华盛顿,出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春季年会,讨论世界经济和全球金融体系。二战结束以降,最重要工业国家的代表在这样的会议上均起决定性作用,而美国更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中拥有否决权。《商报》在一篇社论中强调指出,时过境迁,随着中国倡议的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项目问世,由美国确定全球经济、金融秩序的日子已然屈指可数。社论写道:

“明天(4月15日),中国将宣布获得AIIB(亚投行)创办国身份的最终数量。迄今,超过50国提出申请,其中就有英德意法等工业大国。美国不在其中。华盛顿是担心,亚投行会成为一种新的世界金融秩序的细胞,从而构成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直接竞争。

USA Finanzmärkte Geschichte Bretton Woods Abkommen 1944

1944年,布雷顿森林协议签署,奠定战后国际金融游戏规则基础。

“尽管亚投行据称只用于为亚洲重大基础结构项目融资,美国财长雅各布·卢却警告说,这一新的开发银行可能破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全球性高标准’。其他的批评者忧虑,中国意图撼动整个布雷顿森林体系,将亚投行作为实现其地缘政治利益的工具。无论如何,有一点十分清楚,那就是,通过建立中国所主导的这一投资银行,国际金融秩序的权利平衡再度发生移位。去年,由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共同建立的金砖银行便已是起而反对旧秩序的一个信号。”

社论指出,事情发展至此,美国全属咎由自取,更重要的是,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态度;而这世界最终是否会欢迎新游戏规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的表现:

“美国起初低估这一发展,后来又自我孤立,完全怪不得他人。5年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作出决定,给与新兴发展大国以更多发言权,以反映世界经济新的力量关系。美国国会却迄今没有批准相关的一揽子改革计划。由此,像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家现在走自己的路,便毫不足怪了。

“对未来全球经济及金融秩序更重要的却是,世上其他国家在新旧超级强国的较量中的定位。众多美国盟友愿意参与亚投行,更多地是因为害怕丢掉在亚洲的利润丰厚的基础设施订单,而不是出于对多极化秩序的信念。欧洲人必须自问,全球金融和贸易流未来应遵循何种规则。只要还不存在能替代布雷顿森林体系的令人信服的选项,欧洲就不能质疑现存的规则。

“联邦政府有意从内部共同制定亚投行游戏规则。它所涉及的,不仅是这一新投资银行不久后为基础设施项目巨额融资时,应遵守怎样的社会和环境标准。该行领导层自己必须满足最高良政要求。作为最大东家,中国首先必须证明,它有这样的意愿,并有这样的能力。中国在赞比亚或斯里兰卡的活动常常导致社会和政治冲突。

“北京对贷款风险的评估也并不总符合讲求节俭的联邦财政部的想象。因此,不仅是中国,而且,所有登上了亚投行列车的国家,在这里都应负起自己的责任。”

China Land und Leute Seidenstraße Xinjiang Uigur Oase Turfan Buddha Höhlen Bezeklik

古代中国丝绸之路途径新疆吐鲁番

北京需谨慎

4月15日一期的《新苏黎世报》“观点”栏目上的一篇文章也批评了美国在亚投行问题上的明显失误,并相信,亚投行与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直接相关,而“新丝绸之路”将首先使中国国企受益:

“改善非洲和亚洲基础设施的设想在全球范围内得到理解,因为,为生产和运输货物,公路、铁道、港口、能源及电信网必不可少,而相关地区的人们和众多企业都会因此受惠。而美国却相反,以狐疑态度审视亚投行,这也是因为,它害怕,失去在相关地区的经济、政治影响力。……”

“美国由此陷于孤立,而且,人们不能不问:是不是正是缺乏改革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意愿否方使亚投行的建立成为可能。将近5年了,在华盛顿的美国参议院一直拒绝同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治理结构的改革,从而使得中国和印度这样的新兴国家在该机构内的代表性依然过小—尽管它们扩大了的经济分量。

“中国必须通过亚投行证明,它在领导结构问题上不像美国那样死板,而且,它应在选择和融资基础设施项目上证明自己有强烈的公平意识。否则,这个国家会很快使它在世界上很多地方依然享有的那种信任感丧失殆尽。”

(本文摘编自其它德语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