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亚德瓦谢姆大屠杀纪念馆

回顾人类历史上最大罪行的地方在山丘间的田园风光里,在耶路撒冷大门口,它叫亚德瓦谢姆(Yad Vashem),是大屠杀纪念馆。纳粹时期受迫害的犹太人的资料不断从世界各地汇集到这里,使这里成了一个了解犹太人历史的最好去处。

default

资料图片:2008年3月,默克尔也曾经到亚德瓦谢姆进行吊唁

阿米.德鲁斯经常来这里。他在这个纪念馆的档案室里搜索他母亲的受难史。他的母亲在波兰,在大屠杀的魔爪下幸存了下来,是在一个德国女子的帮助下。而她的母亲很少讲到这个德国女子的事。这让这位搜索者、以色列的电影制作人感到好奇:"我觉得这相当刺激:一个德国女人,她所体现的是我们脑子里德国人形象的反面。她置自己的生命于不顾,来救犹太人。了解这个女人的命运,知道她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在亚德瓦谢姆,他想知道得更多。他本来只知道,他的母亲和这个德国女人在纳粹时期为犹太公民提供伪造的证件。她们俩都被发现了,被捕了,但却在酷刑之下守口如瓶。

阿米的母亲在监狱里活了下来。那个德国女人则无迹可寻。然后有了令他惊讶的发现:"从检索中发现,她在战争后活了下来。她在德国有个家庭。这太棒了。这里的档案使我做到了这一点,使我在它完全消失之前能够讲述这个故事。"

这个德国女人叫埃玛·费比希。材料里就这么多信息。现在,阿米.德鲁斯希望有更多信息能在德国出现。

柏林一个基金会搜集的一个新的名单也能帮助澄清昏暗的过去。这是一个记载着约60万名纳粹时期生活在德国的犹太人个人信息的文件。这个"德意志帝国犹太居民列表"已经交给了亚德瓦谢姆纪念馆:"对联邦共和国来说,这是一个德国失去了的公民的文件。这些人失去了工作,被剥夺了公民权利,不得不流亡。他们把孩子送往英国,如果他们未能逃亡出国,就被送进了灭绝营。这个文件记录了曾经是这个国家公民的犹太人的资料,但我们失去了他们……新的一点是,我们一一列出了这些人的名字。"

回到耶路撒冷,回到亚德瓦谢姆。阿弗拉汉·伊瓦尼尔也希望这个名单能给他带来更多的信息。一段时间来,他经常来到名字厅,在那圆顶大厅里,看着受害者们的照片。

这位现在71岁的老人在孩提时代经历了死亡之旅。

他对这段历史沉默了60年。直到2005年他首次来到亚德瓦谢姆: "我对家里人从来没有说过大屠杀时代的事情。当我第一次到亚德瓦谢姆来时,我决定作出陈述。我忽然感觉到,我必须为我的家庭做这件事。我相信,假如我不叙述我和我家庭的这段故事,将是一个严重的罪孽。当我那时到这里来的时候,我觉得我好象重新经历了一遍那一切。"

以亲历者陈述的形式,他对亚德瓦谢姆工作人员讲了他的故事,关于他的家乡,他的村庄,1941年他的亲戚被驱逐,他在犹太人聚居区的生活以及他爸爸和祖父死亡的那个集中营。阿弗拉汉·伊瓦尼尔以前对全家的命运所知不全。在这里的档案中,他找到了他想找的东西:"我那时只是一个小孩子。当然我的妈妈和其他亲戚对我讲过她们所知道的事情。但我需要确定的信息。而这个档案馆是个宝藏。"

这个纪念馆收集了140多万个文件资料,其中包括照片、目击者报告,个人物品。现在这些东西还是象个散乱的拼图。为此,纪念馆也跟德国历史学家们密切合作。纪念馆馆长这样说道:"今天,在60多年之后,我们还只有一半受害人的名字。即使这些人,我们拥有的信息也很少。有许多项目在尝试把受害人的命运记录下来。其中一个是那向我们提供居住在德国的犹太居民的信息的德国项目。这样我们可以把有关数据跟我们的数据作比较,填补缺口。目的是在一个地方制作一个有所有受害人名字的表单。"

这对象阿弗拉汉·伊瓦尼尔这样的大屠杀幸存者也是有好处的。他在继续寻找关于他失踪了的亲戚们的信息:"我输入了一个询问,忽然找到了我叔叔的名字:博里斯·伊瓦尼尔。有一份关于他的目击者报告存在。这份材料刚从美国施皮尔伯格档案馆送来。这对我非常有意义,这也意味着,我还有许多事要做。"

在亚德瓦谢姆的档案馆里,每天都有新的名字被发现,包括通过来自德国的材料。每个故事,都是对忘却的警告。

作者:Silke Ballweg/平心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