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五一三”一年后看乌兹别克

去年5月13日,乌兹别克斯坦军警在该国东部安集延市开枪射杀示威群众,这一暴力冲突导致事件的迅速激化。武装份子冲进监狱,释放了当地一批被指从事颠覆活动而遭到关押的伊斯兰商人并占据了市政大楼。此前,数千群众集结在市中心广场上,和平抗议人口过剩的费尔干纳盆地的贫困及社会不平等现象。一年后的今天,乌兹别克的形势如何呢?下面是德国之声记者的报导。

default

去年5月17日乌兹别克街头

1990年起独裁统治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的卡里莫夫总统认为,安集延事件是伊斯兰极端份子的叛乱行为,必须予以镇压。乌国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数为185人。但据联合国及欧洲安全合作组织向逃往邻国吉尔吉斯坦的难民所作的调查显示,大约有300到500人被打死。

被乌兹别克政府指控为恐怖份子的100多名示威者,在审判不公的情况下被判处徒刑。反对派人士的发言权被剥夺,外国媒体被驱逐出境。这个外交上原本亲西方的国家,现在重新向也存在伊斯兰武装反抗斗争问题的区域强国-俄罗斯及中国靠拢。

独立的塔什干社会学家巴霍迪尔∙穆萨叶夫认为,乌兹别克斯坦今天的状况类似勃列日涅夫治下的前苏联共和国。他说:“这些年来,官方散布的是有关安集延事件的谎言和错误信息。虽然我们明知当时的采访记者都是目击证人,但他们现在被指责撒谎。我还记得勃列日涅夫时代的经济大萧条,当时也是个信息不公开,只存在漫天谎言的时代。领头发起倡议活动的人们都遭到镇压。其结果导致了社会的麻木不仁和对政治的冷漠。我们可以探讨所有的问题,就是不碰政治。”

为了避免政府镇压,乌兹别克斯坦国内及国际人权组织呼吁国际政治机构,采取经济及政治制裁措施。欧盟及美国已宣布禁止卡里莫夫入境,并采取了多项抵制措施,但成效有限。许多人期待欧盟对卡里莫夫采取更强硬的态度。

德国记者及中亚问题专家本斯曼说:“重要的是,欧盟及欧洲各国应尝试一切可行办法,打击乌兹别克斯坦的特权阶级。也就是说,冻结他们国外银行的户头,采取针对性的有效制裁,使这群剥削民脂民膏的大屠杀凶手,无法将他们的不义之财汇往西方,以供挥霍享受。向乌兹别克斯坦特权者采取制裁措施已刻不容缓。欧盟及联合国必须立即停止与独裁及施虐者的对话。”

在安集延事件届满一周年的此时,乌兹别克斯坦反政府流亡组织在世界各地,如莫斯科、基辅、伦敦、华盛顿及布鲁塞尔等,发起反卡里莫夫政权的抗议示威活动。

设址布鲁塞尔的国际“乌兹别克斯坦民主改革”组织成员比得连科说:“世界各地每年都举行多次示威活动,但从前的组织工作远不及今天这么完善。安集延事件发生一年后,乌兹别克斯坦的爱国人士发起“反乌兹别克斯坦政权示威运动”,我们负责各单一活动间的联系,使各方行动协调一致,发出统一的口号,提出相同的要求。”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http://www.dw-world.de

  • 日期 14.05.2006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8THv
  • 日期 14.05.2006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8TH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