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2016年8月4日)

网友来函:“《炎黄春秋》这类刊物之消亡,损失最大的应当是执政当局,他们一次次的错过了自我革新的机会,而靠着一帮手拿武器的锦衣卫过活,当锦衣卫的工钱被拖欠之日便是改朝换代之时”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特朗普这次是否真的演砸了?
@weienonha:奥巴马入主白宫8年,最不愿意看到出现川普这个白宫宝座争夺者或继位者。可是奥巴马忘了或根本不愿面对现实:正是他自己糟糕的8年执政,造就了各种机会让川普登高一呼响应者甚众。想一想,历史上伟大美国总统执政时代,会不会出现川普这类下三烂的靠演“真人秀”最终成为大政党的总统提名人?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方济各教宗: 不应把伊斯兰与暴力混为一谈
@pw01389:教皇不仅谈到恐怖主义,还谈到金钱与恐怖主义的关系。罗马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周末在主持世界天主教青年大会期间就曾经表示:诱发国际恐怖主义的真正来源并不是大家所惯常认为的伊斯兰教,而是人们对金钱的崇拜,以及剥夺公民权益的暴力镇压。“当世界以金钱为中心,而不是人民,教皇表示:把伊斯兰和恐怖主义联系在一起是不公平的,应该到社会不公正和对金钱的追逐中,去寻找恐怖主义的根源。我知道这样讲是危险的,但当没有其他的选择,当金钱成为上帝,当金钱而不是人成为世界经济的中心时,恐怖主义就盛行开来。人在没有选择时,恐怖主义便开始滋长。这是恐怖主义的根本原因,反人类思潮也由此开始。”
独裁与恐怖主义是孪生兄弟。不结束独裁极权专制,恐怖主义永无休止!地求永无安宁!独裁极权制度不仅毒害人的心灵、泯灭人性良知、亵渎人的灵魂;随着经济全球化(鄙人认为,经济全球化弊大于利)世界偶然成为一个地球“大村落”;端看中国政府一些军队将领及学者动辄叫嚣“扬战”,不能不使人担心,地球大村落还有无安全之日?让人十分吊诡的是,中共独裁政府在全世界巨额投资,腐蚀拉拢欧美民主政客;赖斯访华,默克尔说“一年到北京一次感觉很好”,潘基文到北京阅兵,英国款待全世界最大的独裁统治者习近平皇家金马车;亦然是对当今世界人性道德底线的践踏!善良的人们不能“等闲视之”!
鄙人认为,诸多网友“人微言轻”,在此“晓星正寥落,晨光复泱漭”;“重物质、轻伦理”之时代,只是守护心中一颗纯洁的圣果“良心”!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有钱就是任性
@pw01389:此文“钱就是任性”好像有日子在德国之声论坛挂着?是德国人认为“中国人都有钱了就是任性”,还是华人自己认为“有钱就是任性”?
确实,钱是好东西!没有钱寸步难行,没有钱;一分难倒英雄汉!迄今为止,“钱是万能的”还是相反,个人站在不同的角度看问题,到现在还是争论不休,无定论。只有一点敢肯定的是,十几亿中国人里,到底有多少是真正依靠“辛勤劳作、秉公守法”富起来的?富到可以在德国、欧美买房置地?
没人敢质疑;依靠一党独裁,凭着当初打天下的两把子“笔把子及枪把子”,现在又加一“印把子”;凭借手中的“三把子”垄断全中国上上下下;一贯以无产阶级专政为奋斗目标的中国共产党确实富起来了!因为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印钞机!
鄙人困惑的是,依靠这种方式发家暴富的国家与政党,到底对人类世界是福还是祸??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路透社:不满南海仲裁 军方向习近平施压
@sdfa:裁决暴露了美国的外强中干,德国之声的胡搅蛮缠除了文过饰非的尴尬,没有其它什么快感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塔利班高阶人士:新近曾派团访华
@pw01389:塔利班谈判代表应中国政府的邀请于7月18日到22日访问中国,商讨阿富汗目前的局势。据报这个伊斯兰反叛组织驻卡塔尔的政治部主任斯坦纳柴率领该代表团访华。
什么是恐怖主义?独裁极权政府就是恐怖主义;塔利班到北京访问,做实了中国政府暗地支持巴基斯坦、塔利班恐怖分子。连阿富汗政府对有关塔利班代表团访问中国的消息都表达了不满,称北京不应向参与杀戮阿富汗人的组织提供“平台”。中国也一直卖武器给巴基斯坦(伊朗),间接支持了当地的恐怖活动。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墙外文摘:中国做梦,港台如何清醒?
@wzautofan:“历史是一条流动的长河。如何重新肯定上下几代互为一体,感激前人所作的努力丶牺牲与贡献,修正自己的傲慢与偏见,体谅后进的困窘丶从而肯定他们的初衷与尝试”读过周永康先生的这一席话,使在下多少咀嚼出一些习近平所说“前后三十年都不能否定”的意味。“香港独立是唯一出路,台湾除了亲美别无他途”哎,我无奈,香港若能独立,台湾都可以反攻大陆了!在下从心里非常理解这些“夸大之词”的作者之心情,问题是如何付诸实施呢?有计划吗?台湾有自己的军队又有美国支持尚且无法独立,何况香港?看来大陆不愿做“梦”的人们只有自杀一条路了。错误就出在1946年至1949年间,当时之人都觉得国民党够糟的了,难道共产党还会更糟吗?读过《新华日报》社论的人更是觉得共产党是中国未来的希望所在,哪知后来……,共产哥是逗你玩儿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俄中“友谊小船”扬起风帆
@pw01389:西方人正在走向凌迟的路上还不自知?!欧美国家为了经济利益与独裁勾结交往,还沾沾自喜;完全无视自己的国家与民族的命运。有些美国人比欧洲一些政客好像聪明一些。来看看美国智库怎么说:
“美国的网络安全智库关键基础设施技术研究所(Institute for Critical Infrastructure Technology,简称ICIT)”星期四在华盛顿举行发布会,推出题为《中国的间谍王朝:经济上千刀万剐的凌迟之死》(China’s Espionage Dynasty: Economic Death by a Thousand Cuts)的报告。报告说,中国寻求的不仅是窃取商业机密,而且是在经济上破坏和打垮(interrupt and cripple)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
德国联邦军事大学教授Michael Wolffsohn在《公民的勇气》一书中曾说到:“我们的国家自称为国家,但它已不是国家了……德国的未来是黑暗的。”
鄙人悲伤地认为,欧美民主国家一味地向独裁妥协、暧昧;不光德国的未来是黑暗的,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这是人类自我毁灭的时代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泽林视点:意外的好感
@lhf490525:被大陆居民戏称的《环球时报》的每个新闻、每项数据的可信度是多少?它如同大陆的CCTV进行选择性、未判先定罪的播报,被大陆居民斥为造谣的源头,这样能有一丝的可信度吗?倒是从另一个侧面不经意间传递了中共政权的授意、意愿的真实意图。中共集团历来惯用的手法!但,这真的是是中国人民的意愿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台湾起火大巴后续和蔡英文的"秀"?
@pw01389:环时说“蔡英文作秀”没有道理。除却非洲及中东的难民,在中国大陆死于“天灾人祸”的比例大概全世界最高?没看到中国领导人给逝者送花圈,我们看到的是各地政府官员频频作秀;忽悠民众。
笔者小学课本有段毛泽东在1957年11月17日接见莫斯科大学,数千名中国留苏学生和实习生的一段话:“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他还教导同学们说:“青年人应具备两点,一是朝气蓬勃,二是谦虚谨慎。”在讲话中,毛主席纵论天下,旁征博引,提出了“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的名言。今天重温毛泽东这段话,笔者心中无比凄凉!中国的事情不能说的太直白了,只能拐弯抹角地说。说真话不受欢迎,阳奉阴违者吃香。
笔者对经常留言的网友@wzautofan有段话“感触颇深”:“在下曾言“文革从未离我们而去”,而是新一代的年轻人再重复他们父母辈所经历过的事情,既然不允许文革出现在教科书中,那么它将以现实版重现,这就是历史的吊诡之处。”
这小伙儿真不错。在当今封闭之中国,真是难得有这样头脑清晰的年轻人;在德国大概有几百万留学生吧?可惜这样的人太少了!
确实如wzautofan所言:“当中国最后仅剩的“道路以目”之人逝去后,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愚人国”!诺大的中国,十几亿人口,不让人感到悲哀吗?只是笔者要加一句:不光中国是愚人国;恐怕全世界都成为“愚人世界”。
在鄙人眼里看来,这真是一个“神魂颠倒”的世界!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G20“疯会”杭州面子工程惹争议
@fenglongjianlang:Complain two points about "G20"疯会"杭州面子工程惹争议": 1. When you said "文章还批评说", you should cite the article. Showing the original source is justice and important. If you can not show the original source, you should also tell where you get the information. 2. The related article is widely expressed in China, and "the police" has already proved that it is not sure. Although you may not believe in the policy in China, you should also mention this, rather than simply say "都将采取"传统策略" which reveals bias.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炎黄春秋》停刊:法院不予受理诉讼
@wzautofan:只要是一个大脑没进水之人都清楚《炎黄春秋》是被迫停刊的。“如果‘条件恢复,随时复刊’”怕不是要等到共产党倒台之后吧?!在本朝同样会遇到当年太史公司马子长所遇到之问题,那就是死刑与宫刑二选一的问题,当年太史公受奇恥大辱而《史记》得以完成,而今怕是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了。岂不令人惜哉痛哉。依在下看来,《炎黄春秋》这类刊物之消亡,损失最大的应当是执政当局,他们一次次的错过了自我革新的机会,而靠着一帮手拿武器的锦衣卫过活,当锦衣卫的工钱被拖欠之日便是改朝换代之时。不知何年何月中国才能真正走出帝制……

中国人权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真相就是真相被扭曲
@pw01389:这好象是一场闹剧?!独裁的崛起对世界来说是灾难?还是福?
对于王宇这名人权律师,鄙人有些许不同的看法。首先鄙人理解作为一名母亲对孩子及家庭的牵挂,但既然做了人权律师,心理就要有所准备,有所担当;无论你是按照官方提供的样本还是出自真心“悔悟”在电视镜头前说什么话,都要考虑自己的名誉与影响;这也关乎那些为了中国人权事业的仁人志士及一贯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外国友好人士的情感;勿让旁观者寒心。。当今世界“真理、良知与道义总在绞刑架上煎熬,谬论、愚昧与野蛮却大行其道”!
2010年 《下手西方》(Main basse sur l’Occident) 是巴黎出版界今春推出的一部值得一看政治幻想小说。它为中国崛起做了独到的灾难性的解读。小说的背景是在欧美等国经济危机日趋恶化,中国通过“主权基金”,联手俄国和阿拉伯石油酋长国同类的基金组织,已经控制了欧美各国银行、企业、博物馆、医院、医疗保险和退休保险公司,法国当局在民众抗议声中,试图挽救危局,扬言对中国,俄国和阿拉伯的基金实行国有化的情况下,中国与西方之间的一场控制和反控制的斗争。小说的主要人物是法国和中共双方的间谍。法方成功地除掉了投奔了中共的法国驻外间谍,中共则巧妙地把两名单线联系的谍报人员打入了法国反间谍机关的首脑部门。中国“主权基金”主席鲁梅,一名乘坐轮椅的残疾女性,在迪拜举行中-俄-阿“主权基金”联席会议期间,训斥新闻记者,是小说的点睛之笔。记者问:“有批评说“主权基金”主权基金不透明。”鲁梅答:“在西方银行那些丑闻之后,欧美当局没有资格在道德和透明方面教训我们。没有什么比主权基金更透明更正当的了。它是家长们的存款,是我们这些未来的民族持续发展的保险。挪威是这方面先驱,我向挪威致敬。” 记者问:“西方人说中国不民主,践踏人权。”鲁梅答:“那些掠夺了我们的资源,使数百万人沦为奴隶,明火执仗强迫我们服用鸦片,在我们的国土上殖民,根除我们的作物,掩盖卢旺达80万图希人大屠杀的人们,我们无须接受他们的人权民主教训。我们不仅占有世界生产或世界财富的80%,我们也是全球人口,艰苦劳动的人口的80%。我们不需要接受小资产阶级的教训,那些人只会欺凌一个坐轮椅的女子,抢夺她手中的奥运火炬,辱骂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 关于对“主权基金”实行国有化的传闻,鲁梅说:“这个传闻毫无根据,因为那首先将是欧美和世界经济的一场灾难。请不要忘记,如果没有‘主权基金’,西方的企业,银行和社会机构早就垮台了;是‘主权基金’挽救了伦敦金融城和华尔街的呀!”与会者中有美国的副总统,他也与其他人一起起立热烈鼓掌。小说的结尾部份描述了法国当局只好放弃国有化的打算,与“主权基金”妥协。妥协的结果是,以现代艺术家身份隐藏在鲁梅身边的法国女间谍克拉哈被鲁梅制服,并被推荐出任法国新政府文化部长。另一名叛逃的中共间谍被鲁梅回收后,出任中共驻法国大使。 《下手西方》的作者贝尔纳·贝松 (Bernard Besson)是法国著名的经济资讯专家,法国国家警察局荣誉总监。这部小说从文学角度看虽差强人意,但是在西方旷日持久的经济财政危机之下,仍不失为一部警世之作,起码,反映了西方人面对中国崛起的一种不无根据的心态。
@wzautofan:其实从翟先生的亮明稿子一字不敢错的照读,到王女士的“轻松访谈”从头到尾一个表情一种节奏,多少可以解读出一些滋味。也许经受了不堪忍受之折磨,也许短时间内被成功洗脑,也许是大彻大悟后的表现。中国的看客文化可谓是由来已久,硕果仅存的有识之士也在历次运动中荡涤殆尽,最后导致看客越来越多,而这越来越多的看客寒了别人的心。想必鲁迅先生的《药》诸公都拜读过吧,请允许在下引一小段“老栓也向那边看,却只见一堆人的后背;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静了一会,似乎有点声音,便又动摇起来,轰的一声,都向后退;一直散到老栓立着的地方,几乎将他挤倒了。”鲁迅先生这段文字可谓把中国的看客写得入木三分。如果夏瑜的灵魂看到这些看客和他无人奉养的老母会是怎样一种感情呢?自己的血做了人血馒头的佐料,可惜可惜。
@jxiang898:长平写得太好了。实际上这是变相的刑讯逼供,是对中国人的心理摧残和折磨。这确实足以证明,中国人权状况日益恶化,比以往更需要国际社会的救援。中共应该为此付出代价。I'll get on your website for more info. Thank you Changpin!!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郭飞雄狱中绝食近80天 遭强行插管灌食
@wzautofan:“采取鼻子插管的方式,将营养液或食物强行灌入”这不就是鼻饲吗?!当年刘少奇如何?国家主席啊,不也享受过同样的“优待”吗?诸位,中共不是现在“才”这样的,人家是“一以贯之”。当年毛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周恩来就赶快说“主席权力还在您手里”,周不愧是“懂”毛之人。中共对权力就像狗会护食一样是天性,他们也晓得一旦失去权力的后果。

土耳其相关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数万埃尔多安支持者在科隆大游行
@s1252962:我看不出來支持土國現任總統的遊行和德國極右翼民族主義者的差別。為什麼一方的遊行被當局允許,而另一方則不被允許?這篇報導顯然沒有交代清楚。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埃尔多安喊话欧美:"管好你们自己的事吧"
@wzautofan:“多操心自己的事情”说得好,好像中共的一贯言词,这些话在“久经考验”的中国人听来多少有些乏味甚至恶心了,这些话我们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民主国家是分权的,而独裁国家是集权的,此二者有不可调和之矛盾。一个独裁者当然会高喊“吃你碗里的饭别总往我锅里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土耳其人示威 德国怎么办?
@lhf490525:民主与政变,确实是个冰火不同炉的原则问题!但,假借民主肆意践踏民主、大开借国家权力独裁者,肆意镇压异见难道不是在异化民主的基因?!
所以,对付假借民主、民选的独裁者,只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例;在假借、躲在民主旗号后面的独裁者的所谓追随者打出的政治口号下,不妨再加几句“民主尊重人权、民主不许滥杀无辜,独裁是滥杀无辜、践踏民主的罪魁祸首”!
保持理性,唤起民心中的良知,才是反对独裁、维护民主者的责任与义务!
@pw01389:关于土耳其政变,维族人安华•托蒂接受法广参访时的论述比西方左翼政府还有头脑,看得清楚。
安华•托蒂:“我对法图拉•葛兰深有好感,而且,虽然他是穆斯林,但是,他却是一个可以说是世俗的穆斯林,也就是说,对他来说,宗教是一种信仰,但是,不是生活的全部分,必须学习其他的知识,学习科学,法律,语言。所以这次政变之后,被抓的有许多律师,这些律师应该有大部分都是由葛兰学校培养的,培养律师有什么错呢?
我想强调的是,这一事件所给我的启发。我现在才意识到如果这个国家的人民的头脑有偏见的话,如果民众对民主没有一定的认知的话,在这样的社会普及民主或许有些天真。”
我在土耳其时曾经在报纸上看到过一条消息,说葛兰要求在新疆乌鲁木齐开始学校,但是,遭到了北京当局的拒绝,但是,北京允许他在内都,比如北京或者上海开设学校,后来他就在上海开了学校,具体情况今天怎么样,我不太了解。
其实,在土耳其支持埃尔多安的人并没有这么多。我还看到在上街反对葛兰的土耳其人中还有人打着维族人的旗子。我就觉得这些维族人特别傻,他们知道葛兰是谁吗?从土耳其那么多人上街游行使我想起,其实,土耳其的民主在很大程度上还得感谢土耳其的军人,正是军队几次三番将土耳其从极端的道路上拉回来,虽然,军事政变从历史上来讲形象并不正面。
安华•托蒂:我也看到过他的观点。但是,葛兰是穆斯林,但却并不是一个狂热的穆斯林,而是一个世俗的穆斯林。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在伊斯兰世界中的阿拉伯国家没有许多追随者,因为,阿拉伯国家认为穆斯林国家应该实施伊斯兰教法,而葛兰则认为应该学习法律,建设依法治理的国家。而埃尔多安就不同,埃尔多安当初在葛兰的协助下将军人推下台之后,关闭酒吧,网络也受到监控,整个土耳其社会就发生了变化,谁说埃尔多安的坏话,就会坐牢。这同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没什么不同了。葛兰就认为不应该这样下去,但是,埃尔多安已经在军方安插亲信,并且将葛兰排除在外,埃尔多安在极端伊斯兰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才激起了军方的反对,导致了这场政变,很遗憾,这场政变失败了,民主在土耳其失败了。我担心,土耳其的前提将十分黑暗,今后十年,二十年内倘若没有什么重大的变化的话,土耳其很可能会沦落到今天叙利亚的地步。

德国相关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在德难民数量庞大 清真寺力不从心
@wzautofan:“此类行为与伊斯兰教无关”不知阁下的论据是什么?在下愿闻其详。如果就此推论我是不是可以说“所有杀人犯、强奸犯、小偷和强盗都与中国无关”呢?这显然是荒谬的,不是吗?伊斯兰教的保守导致其无法进行必要的宗教改革,而一些教徒又以回归原教旨为正统,所以就导致了如此多的教徒跟随,于是就有了伊斯兰原教旨运动。在下斗胆做个不知恰不恰当的比较,这就有点像反右或文革期间的那种比谁更左,所谓没有最左只有更左,从某种角度上说,那也是一直“左”的原教旨主义,不同的只是当时的“真主”毛还活着。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恐怖袭击后 德国人怎么想、怎么做?
@wzautofan:“我们不应该完全改变我们的行为方式”这话听上去多么的荒谬,在下不禁苦笑,难道应该让我们的女生都把头发包起来,男生都穿上长袍戴上白帽吗?有时在下总假想,如果我出生在一个西亚或北非的穆斯林家庭该怎么办?是不是只剩下自杀一条路了呢?为什么天生下来就带着一个甩也甩不掉的宗教身份,假如我并不愿意相信这个宗教。对于伊斯兰教来说到底有没有宗教信仰自由?也就是说如果我出生在一个穆斯林家庭,我可不可以选择其他宗教或是选择保持中立,即不归属任何一个宗教呢?假如以上这些都不成立的话,那么一个没有宗教信仰自由的宗教却呼吁他人要给他们宗教信仰自由之权力,这听上去简直荒谬到了极点!也许是在下的智商不够,我理解不了。不过好在我出生在一个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家庭。还记得曾经有信徒对我说“不信教死后是会下地狱的。”我微笑着对他说“如果天堂太挤了我宁愿下地狱!”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媒热评默克尔新闻发布会
@pw01389:一位网友说得好:“极左过头了就会使很多人变为极右。新纳粹的崛起和极左的政治正确有确然的联系。所以万事都有个度,过度了就会走向反面!近日msl恐怖猖獗,难民危机,异日若发生排外的种族清洗亦不奇怪,政治家应有政治家的眼光,在某条道路上不能不管不顾,否则将成历史的罪人!还有一点,阴阳不能反背,母鸡不能司晨!”
《日报》评论称:“默克尔至少在反恐方面是一个自由派。她在柏林的露面干脆利落。这不单是一个风格问题。有些人可能希望听到尖锐的言辞和澎湃的情感。但这里面带有居高临下的意味。在一个成熟的民主政体,总理的职责不是管控国家的情绪。”
请问《日报》:你们这位有风格的总理不也指责土耳其政府独裁吗?为何年年去中国向独裁的“中国政府”朝拜?你们不感到自己多么虚伪吗?
现在的世道是:说假话、漂亮话很容易,说真话、做真人难;甚至还被说成是“居高临下”之人可见现如今的“人类星球”是多荒谬啊?!
面对道德沦丧、人类迷惘的世界;国内一位基督徒说“希望上帝拣选一位神明来阻止邪恶的世界”。鄙人也期盼着尽快遴选一位上帝的“宠儿”;引导世人走向真正的“救赎之路”!
@fgdfg:我在德国生活了十几年了,以前一直感觉德国非常安全,社会环境很好。可是最近两年,特别是今年以来,感觉德国变了,跟以前不一样了。这到底是为什么。世界上的难民那么多,我一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只有德国来接收,为什么只有欧洲来接收,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美国为什么不主动去承担和接收难民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默克尔:我们就是办得到
@pw01389:德国总理默克尔说:“我们就是办得到”;但如果“办不到”怎么办呢?笔者也不想再说了。
听听方济各教皇的一段话吧。
昨天27日方济各教皇在飞往波兰的飞机上与随行记者谈到法国教堂神父雅克-阿梅尔被恐怖份子割喉杀害时表示,现在大家经常重复的一个词是“不安全”,其实真正的词应该叫“战争”,是一场世界战争。过了15分钟,教皇再度拿过话筒,对他刚才说的“战争”进一步解释说,这是一场战争,但不是宗教战争。所有的宗教都希望和平。

******

本栏目为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欢迎您登陆德国之声脸书网页(https://www.facebook.com/dw.chinese),浏览更多网友意见,并进行讨论、交流。


联络我们的方式:
Deutsche Welle
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chinese@dw.com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 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 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