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2016年7月28日)

网友来函:“其实中国落到今天这步田地也是当初‘白信’了共产党”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拜罗伊特音乐节:你必须知道的几个事实
@sdfa:就像中国人欣赏京剧,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别动不动就“必须”,用“或许”二字吧。德国的文化魅力没有意大利和法国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专访杜导正:不能重蹈《南方周末》的覆辙
@kwun77:在法西斯道路上大踏步前进。
@wzautofan:在下曾言“文革从未离我们而去”,而是新一代的年轻人再重复他们父母辈所经历过的事情,既然不允许文革出现在教科书中,那么它将以现实版重现,这就是历史的吊诡之处。杜导正这位“指导政治”的老先生,曾经的新闻出版总署署长,现在也尝到了嘴上被贴封条的滋味。哎……
杜先生是“见过世面”之人,毛泽东也曾讲过“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不假!但杜先生为何不讲那些鸣放之人的下场呢?想必杜先生心中比谁都清楚。“能够体现出这个政权并非是完全专制、独裁的”,试问独裁与专制还有完全与不完全之分吗?在下愿闻其详!
当年,文化大革命轰轰烈烈之时,有多少人至死对共产党都是抱有希望的,只是认为被毛泽东搞坏了。是吗?如果成立的话,也可以说红色高棉是毁在了波尔布特手中!共产党不是共和党,一字之差相去甚远!当中国最后仅剩的“道路以目”之人逝去后,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愚人国!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华北暴雨 北京一日两次拉响橙色预警
@lhf490525:调侃:自打习近平神隐后登基,大陆居民面临着人权、私人合法权益、言论、被法律等的国家暴力高压、恐怖之中。而大陆的的自然气候,也正自觉地配合中共习政权,例:“看海”场景、“热爆”环境。
可以调侃地说:中共习政权正在以“前所未有、史无前例”的“翻番”的中共特色,使大陆在“近平梦”的指引下,正在加速步入“水深火热”的“近平国崛起”之中!
天象用“水深”和“火热”来衬托大陆政权镇压百姓,使大陆居民体验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水深火热”!
@wzautofan:恕在下无知,“如今科技如此发达,连几百年前的排水系统都无法超越!”此话怎解?我们首先要弄清楚北京城区的排水系统是何时修建,以及师从何人。据在下所知,北京的排水系统可是当年的苏联专家亲自操刀的,苏联地处高纬度所以降水偏少,主要是降雪,他们的排水系统在苏联固然不会出问题,但换了地方就出大麻烦了!我们不能照搬西方的“民主法治”却可以照搬苏联的排水系统,结果就是今天这样!当年的国民政府为了延缓日军的进军速度在花园口决堤,导致八十余位农民被淹死,今天这糟糕的排水系统导致雨水无法排掉是为了阻挡谁?!这不禁又使在下想起了《邵公谏厉王弭谤》:“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在下曾经评价日本是个“天生好学生”,他不仅会选老师,而且学起来认认真真、有板有眼,当他发现这个老师不行了,或者又发现了更好的老师,他将无情的将现在的老师抛弃。阁下可以认为这个学生“忘恩负义”,但阁下不能依仗曾为人师,而让人家永远做自己的学生。试问您还有什么可以教人家的呢?日本没有选择苏联做老师,而是选择了美国,是对是错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港学运领袖黄之锋等三人被判有罪
@weienonha:香港法庭和法官终于开始搞香港和大陆“一国一法庭”。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全球福祉指数:德国进前五 中国改善大
@lhf490525:在大陆,为何在大陆任何的网上出现一边倒的帖子与跟帖?因为,与习“媒体姓习”分不开。谁出现不合习“人造神”的思想、言论,轻则给个“本帖正在审查中”,稍稍严重些,整个页面自动消失!更严重的是“你的言论已经违反法律”,或直接“你的帐号已经被封”!手机实名制是必须拿着大陆居民身份证直接对照相片,进行登记。稍有不满或迟缓登记,就给你停机!这,就是大陆居民被迫噤声的原因!更有部分居民抱着明哲保身的态度,而使大陆社会道德奔溃、人伦混乱!所以(包括本人)需要用手机号来注册的外网,很多大陆网民采取的宁愿放弃!这,就是大陆的真实的居民生活的社会政治生态环境!
@weienonha:波士顿咨询公司的报告,对中国独裁政权而言真的是一个好消息,与大陆被“代表”的百姓无关。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客座评论:第三波义和拳的主义是什么?
@wzautofan:“主义”又来了!不知为何,在下实在讨厌这两个字,而且在下也十分赞同当年胡适先生所言“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虽然这话不被陈独秀先生所认同。坦白讲,能在大脑中勾勒出当年义和拳情景之人大多不会被党“操纵着上街”。其实义和拳也好,红卫兵也罢,不过是一群被压抑已久的暴民找到了宣泄的借口,他们只是要宣泄心中的不满未必是真的要“反”什么。借用孔飞力先生在《叫魂》一书中的一个说法,那就像满大街都是上了膛的武器随你使用。嘴上讲的是“伟光正”,内心的动机却是报私仇,当他拿枪指着你的时候嘴里说的是“代表人民代表党枪毙了你”,当这句话谁都可以说的时候就是天下大乱之时。依在下看来,问题在于中国没有固定的、合理的“出气口”!在民主国家,公民上街游行,口中说的和心中想的是一码事,而在中国则被严重扭曲了,如果阁下想上街过一把“游行”瘾而不被警察、武警驱逐,那就不得不言不由衷。公民社会是需要训练的,就像游泳要有教练指导。在中国则是一群完全不会水的人突然被赶下了池子,于是乎就什么姿势都有了只要不淹死就成。白信先生/女士的名字起得好,其实中国落到今天这步田地也是当初“白信”了共产党,不是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真爱国还是耍流氓?
@lhf490525:本人只想说明;在大陆习近平的人强势、全面自我加冕的情形下,有可能发生类似“文革”的“打砸抢”的事实吗?如果,真的存在不被操纵的“打砸抢”的“流氓式爱国主义”才是国际上违背逻辑的真实的咄咄怪事!理由;去年“七二零”对大陆为了维护大陆居民的合法权益而受到的大逮捕的律师及正义人士,他们是否实施了“打砸抢的事实”?为何大陆这些异议、维权、宗教、上访人士的“依宪依法维护自身权益”的“和平请愿、和平示威”受到中共习集团的血腥的、国家犯罪的暴恐镇压?而这些“流氓爱国贼”实施的“打砸抢”屡屡被中共习近平作为政治工具而得到发扬光大?!显然答案不须本人一一展示!就看国际民主社会对习近平政权如何的针对性惩处!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没有别的爱,只有中共
@wzautofan:长平先生,此“大是大非”非彼“大是大非”。依在下看来,当今许多国人都处于“精神恍惚”之状态,至少也是装恍惚。在下的双亲是历经文革之人,我听他们跟我讲过所谓的“思想改造”,那在鄙人看来无非是放大版的“指鹿为马”。当年赵高的一个“指鹿为马”弄得秦二世精神恍惚,大臣们口是心非,而今赵高已然黄袍加身,他要忽悠的不是自己而是民众,中国这么多人所以必须要将“指鹿为马”放大上亿倍才行。在下以为,我们也没有必要苛责这些演艺界的人士,他们毕竟不是“不食嗟来之食”之人。当年的上官云珠为何舍身于毛泽东,还不是为了自己能继续演戏吗?

南海裁决案相关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提不提南海?东盟碰难题
@lhf490525:所谓“志同道合”与为了暂时的利益、目的形成暂时的“同路人”,有着明显的、本质的的差异。中华古语“身在曹营心在汉”,就是对无可奈何下的,什么是“同路人”的最佳诠释!而一个“盟”里的“同路人”的加入,恰恰是“堡垒被内部攻破”的隐患与定时炸弹!而对“外部破坏力”来说,这类“同路人”的被威逼、被利诱,恰恰是这类邪恶势力瞄准的对象及相当于起到“潜在的间谍”所起不到的破坏作用。故而,追求质量、不追求数量是“结盟”的首要、充要的前置条件。故而,在东盟发生系列的“意见不能同意、原则不能得到执行”绝对是必然的结果!可怕的是,由于同路人在盟内种种破坏,使得其他盟友的信心受创,之后致使“X盟”成为“光有其表”的空壳!也是邪恶势力得以吹嘘、攻击的软点!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犹豫再三 欧盟终对南海仲裁表态
@asdasd:最近和同事讨论所谓国际法院对南海裁决一事,我说五位法官的裁决太不公平,何况五个人的头子又是德国的死对头的日本,啥子都知道这个结果是耍猴的。可是,我同事反驳道,这是常设国际法庭裁决的结果,常设国际法院里还包含中国人,他还在WIKI里给我看了几十位来自全国世界各地的法官,我当时还说,如果是这样裁决,我觉得结果还可以考虑考虑。看吧,德国人都被德国媒体给活活地忽悠了。后来才知道,这是临时小组五个人的裁决,不是常设国际法庭裁的裁决。可是包括德国之声在内的媒体都在误导,其实是欺骗。作为一个德国之声的忠实读者对德国之声很失望。媒体啊,媒体,说句真话,真难啊。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南海问题如何解?
@lhf490525:我,是大陆人。我最知道大陆的居民的民意。中共在大陆诚信尽失,这是不争的事实。说大陆有人因为“南海仲裁”而群情激昂?那是一场被工具、被政治化的闹剧!试问:《南都报》事件下的真正抗议者,示威者今何在?要求中共官员“财产公示”者,今又何在?不是被人间蒸发、就是被煽颠、被监狱!那么,何以中共习集团的“全面主席、人造神”会容忍这些“流氓爱国贼”?对待作恶在即,是针锋相对,还是迂腐地说教?例;面对老虎即将吃人之际,是开枪击毙老虎?还是跟老虎说“自然环境要人与动物和平共处”?还是丢牛肉来安抚老虎,换取暂时的安宁?这类例子如同朝鲜的金三胖!只有彻底摧坏金三胖赖以耍赖的基础,才能使金三胖之类者知道正义的存在与正义力量的不可侵犯!这是治本的必须!其余都是治标!中华古训;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仅供参考!

美国总统大选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驴象互撕 特朗普提“电邮门”喊话俄罗斯
@weienonha:目前世界政治最大迷团:被希拉里删除的3万封邮件,比马来西亚失踪航班更令人不安,在今年11月之前,谁有本事找到并公之于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客席评论:希拉里的机遇
@weienonha:美国著名纪录片导演摩尔(Michael Moore)日前撰文:“希拉里自己的问题。我们最大的问题不是特朗普,而是希拉里。她很不受欢迎——接近70%的选民认为她不可信赖、不诚实。她代表了旧的政治方式,除了能让她当选的事情之外,她不会真正相信任何事情。”“电邮门”是最好的证明。当然,最终决定权是美国多数人手中的选票。局外人说什么都是无用的。

德国系列恐怖袭击事件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评论:忽视是最好的惩罚
@pw01389:联合国反恐委员会执行局执行主任让-保罗·拉博德(Jean-Paul Laborde)近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就世界各地近期出现的恐怖袭击事件举行记者会,警告虽然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控制的领土和资金来源在缩减,但其实施恐怖袭击的能力并没有减弱,世界在近期不会变得更安全。
世界确实愈来愈不安全!但民众不安全,那些出门有保镖跟随的各国政府要员就安全了吗?
如果“用忽视的态度惩罚凶手吧。无视他们是唯一能够击中这些自恋狂要害的方式!”;还不如说“没有互联网、没有手机、没有摄像头、没有武器、弹药、刀子”岂不更好?若以为“忽视”就自以为可以阻止恐怖分子的残忍是否“太天真”了?
鄙人对德国之声评论员Felix Steiner说“忽视”就可以“贡献出一份力量来减少这种风险”的评论不知怎么说好?大概只能用中国古语“掩耳盗铃”来解释了?《吕氏春秋·自知》中记述说,春秋时晋国贵族范氏被灭,百姓都跑到范氏家中拿东西,有人拿了一口鐘,想背走,但鐘太大,无法背走,便用锤子砸,结果鐘发出巨大响声,那人担心别人听到来争夺,便捂着耳朵继续砸鐘。《吕氏春秋》随后评论说:“不愿让别人听见是可以理解的,不愿让自己听见就说不通了。”
不错,人类星球确实没有绝对的安全;理所当然不能因为发生在法国、德国、美国、英国等地的恐怖悲剧都是伊斯兰分子所为;就认定伊斯兰教徒都是恐怖分子。但有些事情不是不可避免的。
德国政府对凶手的定义是“凶手有精神病(忧郁症)”,不是“伊斯兰国”所为。对于无辜的逝者;尤其那些在麦当劳正吃着东西,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就“嘎然而止”的青少年来说,杀一个人与杀十个人、几百个人有何区别?用刚才还“鲜活乱跳”的生命与是否“恐怖分子”套价还价是多么愚昧(冷漠)啊!即使伤害“一条生命”也是“恐怖”的啊!德国政府难道不应该检讨难民政策吗?笔者不是德国人,但挺为德国民众感到悲哀的。
一个人如果拥有“权力”的时间过长;难免独裁。默克尔总理是否该考虑;还有无把握、有无勇气说:“我们能做到?”
鄙人认为,防止人类星球避免更多的互相残杀,还是要扶植人间正义;坚持“自由、民主、人权、博爱”是当务之急!
人类过于贪婪,就会毁掉人类自己!看看现在联合国五常是怎么做的?
鄙人的评论或许过于偏激,在此说一声“对不起”!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更多警力、更严审查、更快遣返?
@wzautofan:他们是被洗脑者或是跟错了向导的信徒?恕在下无知,我没有答案。在下不信仰任何宗教,且中共对我的洗脑也以失败告终,所以我实在难以理解这些人。在下虽不信仰宗教但我并不反对宗教,宗教在某些方面是有它存在的必要的,但在下始终对“一神论”有些戒惧的,像日本的神道教或是以前的中国,那种泛神信仰或是佛教的无神论都还好。“一神论”往往让在下想到的是“集权和专治”像当下之中国,现在中国的那些“爱国贼”们是否也可以说成是跟错了向导的信徒呢?
依在下愚见,宗教必须退出社会,也就是说社会必须世俗化。阁下当然有宗教信仰自由,但那只停留在家里、教堂、清真寺或是寺庙之中!阁下可以在这些地方诵读经典、与人争论宗教问题,但当您步入社会,请暂且放下这些宗教问题,我们不需要一张口先说“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宗教是阁下关起门来与同道者之间的“私事”,请在坚守自己信仰的同时尊重他人之自由!诚如此,整个世界会更加文明。在下不过是个微不足道之人,所谓人微而言轻,之所以写出来不过是想表达一个小人物的一点点愚见罢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安斯巴赫爆炸:袭击者曾宣誓效忠伊斯兰国
@hanxuwork507:自從一系列的難民大量進入歐洲,尤其是進入德國後,我當時真感動,被德國民眾感動,也被德國總理默克爾所感動。我相信接受大量的難民,一定會給歐洲和德國帶來很多的不便,但德國政府和民眾還是接收了他們。在感動的同時,我就想說出我對難民的感受:當我看到他們拖兒帶女的疲憊之態,很為他們的命運而難過。同時我在思考一個問題:當你們逃離戰火進入一個穩定的國家時,應該以最堅韌的毅力,克服由於逃難遷徙所帶來的艱辛,無論你經受了多大的危險和恐懼,你已經來到了一個安全的國家,應該對這個國家,對這個國家的民眾持感激之心,也許德國民眾並不習慣你總是時時表現出謝意,而應該遵守這個國家的法律,將自己心態調節到平靜狀態,嚴格的要求自己。不要做出傷害接收你的國家的民眾。無論你曾經遭遇過什麼樣的恐怖,那是在你自己的國家,你經歷的一切恐怖都不是德國給你造成的。無論你接受過怎樣的極端思想洗腦,都應該放下,讓自己衷心的祈禱,永不做傷害在你危難時接收你的國家及民眾。因為你沒有這個資格,別人並不欠你們什麼。要讓德國,讓德國的民眾相信你們是真正的難民,你們真的遭受過恐怖。而不要然這個國家的民眾寒心。
一系列對德國民眾造成的恐怖襲擊和傷害,讓我再也無法不得不說:你們做真正的難民,你們不應該是暴徒。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慕尼黑凶手疑假造“美女头像”吸引受害者
@pw01389:作案前,发布虚假信息引诱年轻人去麦当劳;这个孩子真够阴损的!
以前都说是伊斯兰教徒制造了诸多恐怖活动;此前看到说这个孩子叛依基督教,又精神忧郁;难道不是个诱饵吗?基督徒也杀人?再说,他的父母同意他归化基督教吗?笔者认识一位回族留学生,她说改信基督教,不敢跟父母说。
网络这篇文章大概(应该)给德国政府一个警示:《蒙特利尔郊区一所学校的穆斯林家长们要求从学校食堂的菜单中废除猪肉类菜肴》。
多瓦尔市(蒙特利尔郊区的一座小城市)的市长拒绝了这一要求。市政厅工作人员向所有的家长们发出了一封公开信,解释了这一决定:
穆斯林们必须明白,他们应该接受加拿大和魁北克的风俗习惯、传统以及生活方式。因为这是这些穆斯林家长们所选择移民之处。他们必须理解,他们应该将自身整合进当地社会,并且学会在魁北克生活。他们必须理解这一点,就是说,需要改变生活方式的,是他们自己,而不是那些慷慨地欢迎他们移民过来的原住加拿大人。他们必须理解,加拿大人民并非种族主义者,或者排外主义者。加拿大人民在接受穆斯林移民之前,还接受了很多别的移民。
相反的情况却不见得了,穆斯林国家不接受非穆斯林移民。加拿大人民并不比别的国家的人民更不情愿放弃他们自己的身份认同和文化。如果加拿大是一个欢迎移民的国度,并非是多瓦尔市的市长来欢迎外国人,而是加拿大-魁北克人民作为一个整体来欢迎外国移民。
最后,这些穆斯林移民家长必须理解,加拿大(魁北克)作为拥有着犹太教和基督教根基的国度,拥有着圣诞树,教堂和宗教节日的国度,宗教必须停留在私人领域之内。多瓦尔市的市政厅拒绝向伊斯兰和(伊斯兰教的)沙利亚法律让步的决定是正确的。
对于那些不认同世俗主义、同时觉得在加拿大生活不舒服的穆斯林信徒们,这个世界上有57个美丽的穆斯林国家可以去。这些穆斯林国家中的大多数都人烟稀少,并且随时准备依照(伊斯兰教的)沙利亚法律,张开他们的清真的双臂欢迎你们。如果你离开了你的祖国而来到了加拿大,而不是去了其它的穆斯林国家,那是因为你认为在加拿大生活要比在别处好。
问你自己一个问题,就问一次:“为什么在加拿大生活比在你的祖国好?” “一个有猪肉菜肴的餐厅就是这个答案的一部分。”
@wzautofan:从喜欢玩电脑射击类游戏,到拿着枪去杀人这之间的距离还是蛮大的吧?!如果“邀请”真的是凶手发出的,那诸位以后切莫贪小便宜就是了。Gott sei Dank!在下从不用Facebook或是Twitter之类的东东。
@pw01389:说一件笔者亲身经历。前几年与先生去突尼斯旅游。一天,与先生在一座非常漂亮的清真寺驻足。清真寺前面有很高的台阶,一位“戴着白帽子,穿着一身白衣服、满脸胡须”的男人站在清真寺高层外面。当时笔者拿着照相机照相,看到这位男人的眼神很凶恶。忽然先生对我说,快走吧!怎么啦?你看那个站在那里的男人用手枪姿势冲我比划。先生害怕,当时我也很怕,就赶紧离开了。
离开后,先生说“是他的肤色”。笔者陷入沉思:“无论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难道不是使人向善的吗?是什么原因导致信仰此“宗教”的人那么敌视、排斥别人?因为我们只是游客啊?并没有做什么事。如果此人是阿訇、或是传教人,他的信徒不偏激才怪呢。”
德新社引述慕尼黑警察局长安德烈(Hubertus Andrä)的报告称,"18岁的伊朗移民后代、枪击案肇事者在滥杀无辜后饮弹自杀。"调查者的初步调查结果显示,凶手生前曾接受过抑郁症的治疗。巴伐利亚州内政部长海尔曼(Joachim Herrmann)还透露,“一些迹象表明,凶手可能患有严重的心理障碍疾病。”德国政府论断是何等的荒谬啊?够了!够了!人们都听烦了!又是抑郁症、又是心理疾病、又说“行凶者是好人”。为何患者不自杀呢?要知道,在以往,大多数得了抑郁症和心理疾病的人是自杀“拿枪、跳楼、自残、跳河。”而不是伤害别人。政府说凶手有“抑郁症、精神疾病”是推卸责任,更是暗示“后来行凶者”;一旦滥杀无辜,会有政府给我们减轻罪孽;让我们带着一份荣誉感、自豪感去见“真主”。能够从容不迫地伤害几十条、上百条人命,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做得出来的;这要多么深的仇恨才做得出来啊?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闲话德国:转移视线
@anna_wangmin:I am very furious!!!As the politikers are soooooo unbelivale hypocrisy!!! For them, there is no the real benefit for the citizens or the country, it is all about the power game, how can they fool the normal citizens to get their power and money!!! When I was teenager, I really believed there must be a ideal world like the west countries told you. But a long time ago, I already woke up. As long as human being exist, there is no a honest, absolute democratic country. The politikers want to fool people and let them just follow, as for the world politics, it is just a big wide version of our normal society. That means, who has most money and power, will all the time have the moral truth!!! I really can't take the hypocrite and tricky behavior of the current German Government and media, I don't believe what they are talking. I prefer to use my brain to analyse the thing. Since that is only way to find the truth. But most people are just fooled by them, I am just thinking, how can I do to wake up the people and tell them, be careful with the German politiker and media? Mrs Zhang is lucky, as she is a famous reporter, but in this German world, I also know we foreigerns or exactly Asians can not give so much influence to the west society. Should we also stand up make politic? To try to give the citizen a real world? Or it is just another dream?
@pw01389:看在德国收留了那么多难民的份上,看在默克尔总理的面子,这些恐怖分子也不能在德国制造悲剧啊?这些丧尽天良的恐怖分子无疑抽了默克尔一耳光。哎!只能让人叹息!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慕尼黑枪击案:警报解除 十人死亡
@pw01389:应该问责默克尔吧?这位德国总理的“慷慨仁慈”让她的国民付出生命的代价!面对难民潮,默克尔独断专行,罔顾民意,给德国社会带来极大的隐患;这个错误及轻率的“决定”,由谁来承担由此引起及今后不可预料的“后果”?笔者相信:德国的恐怖袭击不会是最后一次。
@wzautofan:愿逝者安息,一直提心吊胆的事情发生了,看来默克尔总理的政治命运危矣!
@lhf490525:这是个社会科学领域的问题!作为国家权力的政府,首先是服务国民,其次是洞察社会的敏感点!再次之是社会服务不到位,有可能引发类似ISIS的跟随者。这个问题,随着各个国家的民主、人权、法治的不同而有所异同!但,对所谓的。定性为极端暴恐之徒,必须有充分的事实依据及相应惩处的程序正义的“发条”!这,是司法判罚的服众的根源。政府,可以在宣传上加以谴责。但,司法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服众的真相、事实的揭示!依赖政府的单方面的说辞,反而有可能激起介于临界极端分子边缘者的锐变!仅仅是个人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艾未未谈难民危机
@pw01389:曾经坚决支持并给艾未未捐款“还债”的笔者,想在此提醒艾未未:您是否在难民问题过于强调“个人感受”,而忽视了那些被恐怖分子杀害的“无辜冤魂'?那些被恐怖分子残害的“大人、儿童、婴儿”的生命不值得你珍惜吗?对不起!
鄙人在此说明:我也是外来移民,绝无任何理由反对其他国家的移民。而是感到;现在欧洲的“难民潮”已经不能用“难民”来形容、来定义了。在我平常接触的伊斯兰教朋友中,给我的感觉是;即使是温和的人,他(她)们也很难融入(认可)西方基督教文化、风俗生活方式。多年前还在国内时,有幸接触过新疆人,其中一位维族姑娘还在我家住了两天。新疆人给我的印象是很不错的,都规规矩矩,挺憨厚的。相较于新疆的维族人,来自中东的伊斯兰国家的移民更强悍一些。为了欧洲的安全,为了欧洲人的安宁;如果选择,我希望欧洲多多接纳基督教难民,或是新疆维族人。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评论:在排斥外来和拒绝现实之间
@pw01389:在伊斯兰“根深蒂固”的中东国家,信仰基督教的信徒“少而又少”;为了德国的安全,德国应该接纳更多的基督教徒,尤其是伊拉克教徒。相比那些极端的伊斯兰教徒,接纳信仰基督教的信徒在今后融入德国(西方文化)有助益。
转:《西方应对本笃教宗道歉》
2006年9月12日,教宗本笃十六世在德国雷根斯堡大学讲话时引用了罗马皇帝曼努埃尔二世的一段话。教宗当时讲话的主题是信仰与理性,他讲到1391年曼努埃尔二世皇帝与波斯学者之间的一次对话。曼努埃尔二世对波斯学者说道:“向我展示穆罕默德带来了什么新的东西,你会发现除了邪恶和不人道之外没有别的,比如带着刀剑去传播信仰。”
教宗讲解说,当时那段对话发生在东罗马帝国都城君士坦丁堡被围困之前,教宗也说当时曼努埃尔二世的言辞是“非常唐突的,不能接受的。” 但是很显然,曼努埃尔二世也是以他的经验在做判断。
教宗讲解说,不合理性的行为相反天主的本质,人通过理性去寻求天主。教宗引用学者的话说,在伊斯兰教中,神不被理性所认知,神可以相反理性。教宗呼唤在宗教信仰中给予理性应有的地位,他礼貌地呼吁穆斯林放弃暴力。
而当时的西方世俗化媒体在看到这个讲话时仿佛鲨鱼见到了血,迅速对本笃教宗展开了攻击,毕竟多年来,西方媒体最乐于攻击的对象就是天主教会,因为这样做既吸引眼球又不会带来危险(对比《查理周刊》引发的袭击事件)。一时间,很多媒体都在报道教宗攻击伊斯兰教,没有几家愿意静下来倾听他要传达的讯息:信仰必须有理性,没有理性的信仰引发流血,不为神所悦纳。而伊斯兰世界则以暴力抗议教宗的讲话,要求他道歉。
意大利日报《页报》记者卡米洛•朗格内2014年9月在回顾这一风波时写道,八年过去了,今天中东的局势越来越糟,古兰经里的教导正在那里变成现实。再回首看教宗当时的讲话,世界都应该向他说声对不起,但是现代化的欧洲人说不出口。他质问:所谓地球村的现代化、一切舒适享受和吸引人注意力的东西、西方世界可口可乐式的世俗帝国主义,这一切让人变得文明了吗?
朗格内继续写道,面对当前的恐怖暴力,西方自由派知识分子实在不好意思再重复他们那些陈词滥调了。真相很难接受,但必须被接受。世界上不是每个人想法都一样,不是每个人都有相同的价值观和同样的目标。不是每一种文化都有同等的价值。也不是每个人在实践各自信仰的时候都应拥有同等的“权利”。(比如杀人)。如果本笃教宗礼貌的规劝以及不断发生的暴恐事件仍然穿透不了西方人的脑子,那么来听一来自伊拉克基督徒的声音。在伊拉克,天主教徒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耶稣的宗徒圣多默。在近2000年的历史中,伊拉克的摩苏尔一直存在着相当数目的天主教徒,而到2014年,弥撒第一次在这里中断了。这里的基督徒要么被杀,要么被驱逐,要么被绑架,或者贩卖成奴隶。
摩苏尔的大主教阿麦尔•诺纳去年在接受意大利《晚邮报》采访时发出警告,他的警告不像教宗那样礼貌,而是非常直接:
“我们今天的苦难就是你们的明天,你们欧洲乃至整个西方世界的基督徒,未来都将遭受这样的苦难。我失去了我的教区。我们的教区已经被占领。他们说,要么改信伊斯兰,要么死。”
“请你们试图理解我们。你们自由民主的原则在这里一文不值。你们必须好好思考我们在中东的现实,因为现在你们正在大量欢迎穆斯林移民进入你们的土地。”
“你们处于危险中,必须做出有力的、勇敢的决定,即使这决定违背了你们的原则。”
诺纳主教通过媒体向外界求援,他们从摩苏尔逃跑出去的8000人得不到足够的食品和药品。这些难民被西方世界忽视了。
诺纳主教对《晚邮报》说:“你们认为所有人是平等的,但不是所有人这么认为,伊斯兰教明确说,不是的。你们的价值不是他们的价值。如果你们不尽早明白这一点,你们将成为自己家中的受害者。”

土耳其未遂军事政变相关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铁腕”埃尔多安“收拾”数千机构
@pw01389:看来埃尔多安是第二个萨达姆、卡扎菲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土耳其继续强硬“清洗”吊销1万本护照
@lhf490525:假如欧盟集体对土耳其现政权,做出“断绝外交关系”,将会出现什么的国际效应?一味的文字谴责,能对吃人的老虎形成威慑吗?这,是一个浅显的相对应的警告,为何欧盟会如此的犹豫?试问西方民主国家,一旦失去了“人权高于国家主权”的原则,那么“我是流氓我怕谁”绝对会改写世界规则!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紧急状态令后土耳其再公布新举措
@lhf490525:土耳其的民主被劫持,民选被异化。利用说法、根源不清的政变下的事实反人权、搞血腥的对政敌的清洗、镇压,欧盟内部该取得如何的共识?假如欧盟抛弃“人权高于主权”的认知,那么,就是变相地认同“经济、政治利益高于人权”!对待如此的背信弃义,只有根据事态的程度作出相应而及时的迎头痛击!当然,这类背信弃义,本来就想依靠霸权、独裁势力。在相应的迎头痛击下,可能会放言在土耳其境内设置XX,以此来要挟欧盟。我相信欧盟的政治家会妥善处理。但,在此本人仅仅是提出本人的担忧。并非是什么“下指导棋”。因为,本人没这个资格与能耐!


******

本栏目为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欢迎您登陆德国之声脸书网页(https://www.facebook.com/dw.chinese),浏览更多网友意见,并进行讨论、交流。


联络我们的方式:
Deutsche Welle
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chinese@dw.com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 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 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