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2016年6月9日)

网友来函:“我们抵制‘日货’、抵制达赖、抵制兰蔻、抵制……,不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抵制我们该抵制的东西啊?”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国急诊室的“中国天使”
@pw01389:祝福马迎女士在德国的生活!“知足者常乐”十分真谛!
@wzautofan:“在这里我感受到‘尊重’”马女士此言在下深表认同!鄙人在德国生活也有六载,且在下的父亲也是一位资深医生。中国无法做到德国的8分钟急救送医标准绝不可以以“城市大小”作为借口!这是一个国家及其国民如何看待“人的生命”的问题。在中国一辆急救车堵在路上几个小时可能会派一架直升机吗?除非阁下是政治局委员!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泽林视点:黄金时代结束?
@pw01389:对这位泽林先生只有一句话:“德奸”!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709”妻子与官员太太
@wzautofan:久违了长平先生。在中国官位越高,其夫人的附庸色彩越浓,而且会想尽办法不“被离婚”,想当年高岗的夫人亲自为其夫拉皮条还挨打(参见《李锐口述历史》)。还有一点令在下觉得十分悲哀的是,在以前的中国类似“二奶”、“小三”这样的角色被称作“如夫人”,而现在我们居然粗鄙到如此之地步!那种悲凉无法言喻,在下喜欢日本电子乐团神思者的《故宫三部曲》,每次听都悲从四面八方汇聚到我心。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中国高考公平吗?
@wzautofan:中国的高考当然不公平!但如果我们把它放到中国其他制度的参考系中,不得不说它是相对公平的!
@weienonha:高考是非常“公平”的,如果对以下的高中毕业生条件视而不见的话:大中城市重点高中和偏远农村中学的巨大差别;红二代官二代凭条子或爹妈官职没有不被录取的,参加高考只是装装样子;凭借各种后门、各种关系、钱权交易等等录取通道一路绿灯……什么罪恶都在“高考公平”的谎言下大行其道。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钱多不在乎和中国人很生气
@anonymousauschina:这也太讽刺了,中国人什么时候开始在国外重视法治了。不知道该怎样看待中国人这样一个民族了。
@wzautofan:坦白讲在下十分讨厌“人民币”的设计,甚至我宁愿上面印着的是“玉皇大帝”,在下不知为什么天天让中国人面对毛泽东?是嫌对他恨得不够深吗?
在下一直惶恐对李洋洁女士的不幸逝世发表评论,但这次在下不得不斗胆表达一下鄙人之拙见。首先,史女士所说“我们希望能引起更多人对此案的关注。迄今为止只有地方媒体对案件进行了报道,我们很失望。”在下想请问史女士,DW也是“地方媒体”了?这件事情一发生,DW便跟进报道,况且德国南部发生了那么大的水灾,难道德国各大媒体都应天天把李女士的离世做头版头条吗?在下斗胆想唱一点反调,我不是说李女士这件事情不重要,在下只是觉得或许不是“最重要”吧?当然,如果调查过程有瑕疵,我们理应做出反应,在下同时认为反应应“适度”,平心而论如果这就令史女士“很失望”了,那阁下应当用哪个词来形容中国呢?德国有合法的途径让我们表达愤怒,有可以信赖的司法制度,有言论自由的媒体。试想如果该犯罪嫌疑人的父亲真的是“李刚”,那德国的各大媒体将万炮齐轰绝不会错过这样的“奇葩”。有人说“中国人对自由、民主、法制的诉求弹性很大”,在下不敢苟同却又无力反驳,在中国也许我们只有在网上匿名的状态下才敢做在德国大街上做的事,而且还要随时面临“被封杀”的可能。至于周建先生说“警方和检方在受理这一案件时很不专业。令人震惊。”连阁下这个非专业人士都看出了他们的不专业,在下的确也很“震惊”。我们是否太容易的去使用一个词语的“最高级”形式呢?不知阁下是否已久没有去中国了呢?也许阁下是1989年6月4日的亲历者,那应当在“惊”字前加怎样的副词呢?天下之事,不平则鸣!但应适度。不知诸公是否注意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在中国汽车的那个部件是最容易坏而在德国却相反呢?是汽车的喇叭。我们的嘴被“封住”,只能通过按喇叭来泄愤!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高克总统正式宣布无意蝉联
@wzautofan:高克总统作为一位无党籍人士,可以管理前东德国安部档案局长达十年之久。不得不让在下惊呼,我们即便离前东德也是如此遥远!
@wzautofan:予以为,也许高克先生累了,也许有太多不足为外人道的苦衷,抑或如孔圣人所言“道不同不相为谋”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律师法院遭“撕裤” 千名同行联名抗议
@wzautofan:在下觉得从律师口中说出“司法为民,依法治国,岂非笑谈?”这话才是笑谈。在下并非专业学习法律,可是一直对西方的司法制度颇有兴趣。司法保障的是社会之最后底线,保障的是一个社会的公平与正义。不知诸公是否觉得“司法为民”这四个字的荒谬,从字面看司法是应偏袒民众的,民众即便错了也未必错,可事实呢?是否恰恰相反?在中国我们从小就被太多这样的词搅乱了思维,“人民民主专政”、“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人民共和国”……予以为这些内容George Orwell比我写的精彩得多也透彻得多。另外,不知诸公可曾想过,为什么我们会偷偷录音?警察又为何如此害怕被录音?信任!我们的社会早已无“信”可言了!“人言”变成了信口雌黄!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兰蔻取消活动 何韵诗怒指“助长集权蛮横”
@wzautofan:我们抵制“日货”、抵制达赖、抵制兰蔻、抵制……,不知我们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才能抵制我们该抵制的东西啊?
@pw01389:抵制兰蔻,支持正义!世界纷纷向邪恶看齐不是好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媒:中国商人购买法兰克福-哈恩机场
@wzautofan:快倒闭了?不怕,什么快死了的东西到了中国手里都能活下去,能健康生长的到了中国都“必须”死去!在不是很冷静的外国人眼中,很容易误解中国是“富有且发达”的国家,殊不知这样的富有是建立在牺牲普通民众福利的基础之上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南海问题躲不开绕不过
@weienonha:装模作样,在无关紧要的讲话中喜欢对"中美互信"高谈阔论,但现实却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瑞士公投 高票否决“天上掉馅饼”
@weienonha:瑞士人绝不相信天下有免费的午餐。Oh,Swiss,cool!
@wzautofan:恕在下无知,鄙人实在想不出这项制度想干什么?每个社会的公民收入都不会绝对平等,政府通过税收来尽量加以平衡。这就像每个国家的公民身高都有高有矮,政府通过税收制作松糕鞋,派发给身高不如意者。而此制度是这种鞋全国每人一双,在下不知该制度有何存在之必要?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日本:便利店背后的辛酸
@anonymousauschina:硕士?什么硕士?如果是文科硕士的话当然很正常,那毕竟是日本。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网络封锁引不满 中科院院士要求网开一面
@pw01389:连互联网都关闭的国家哪里有人权?
来自网络媒体“iPolitics”的加拿大女记者向加拿大外长迪翁提出了有关人权和被中国指控从事间谍活动并被监禁的加拿大人高凯文(Kevin Garratt)的问题后,被王毅羞辱说:“你的提问充满了对中国的偏见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傲慢。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你了解中国吗?你去过中国吗?你知道中国从一个一穷二白的面貌把六亿以上的人摆脱了贫困吗?你知道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人均8000美元的一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吗?如果我们不能很好地保护人权的话,中国能取得这么大的发展吗?你知道中国已经把保护人权列入到我们的宪法当中吗?我要告诉你,最了解中国人权的状况不是你,而是中国人自己。你没有发言权,而中国有发言权。所以请你不要再做这种不负责任的提问……”
王毅的粗暴不仅羞辱了这位女记者及加拿大人,还让世人看清并领教了中共爆发户的丑态;中国人权世界最好(?)
中国外长李肇星也曾说过:“中国人权比美国好五倍”。中国院士发牢骚不正打李肇星、王毅的脸吗?
@anonymousauschina:习大大的梦快做完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闲话德国:中国人和难民
@pw01389:此文作者说:“中国既不是乱局的制造者,也不是叙利亚的邻国。”
在另一篇文章中亦曾指出:“对叙利亚的乱局负有部分责任的美国却可以大言不惭地宣布今年将接收一万名难民。”
笔者不止一次看到此文作者对美国的指责。不知作者本人对国际事物知之甚少,还是抱持另类观点?
其实中国并不是省油的灯,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SIPRI)曾發佈一份報告指,中國在2010至2014年間的武器出口方面已經趕超了德國、法國和英國。
再据人民网2010年10月11日报道《两伊战争双方都用中国武器》:“1980年9月22日,两伊战争爆发,伊朗和伊拉克之间的长达8年的边境战争由此展开。战争爆发后,由于伊朗和伊拉克两国自身的国防工业薄弱,必须从国外进口大量武器装备及零配件。由于中国武器价格便宜、操作简单,战争期间,双方均大量购买了中国的武器装备。
这场远在西亚的战争对于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军工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及时雨”。80年代初,国家进入改革开放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历史时期,不得不大量缩减军备,提出“军队要忍耐”。这样,失去了国内的军火订货,中国的军工企业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这时候因为两伊战争而送来的军火订单对于当时困难的中国军工厂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前不久笔者曾看到一部关于中东、非洲战乱的电影。电影结束时片尾打出的字幕是:”美国是X亿武器出售国、俄国X亿、中国X亿、法国X亿,这五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是全球是武器输出大国,而德国也没闲着,也有武器出口到中东。”
从电影揭露的事实来看不难得出结论,当今世界如此混乱,难道与“五常”没有干系吗?笔者不客气地说,这五常都是罪犯;应为浑浊不堪的世界承担罪责!
作者把难民问题都推给美国并不公平。
对不起!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欧盟狠批波兰危害法治国家 华沙不服反抗
@sdfa:傲慢又愚蠢的西方,从一个殖民者的基因演化而来的偏见,不会得到任何奴化回应。殖民者及其后代对自己有过反思吗?

相关主题:反恐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在乌被捕法国人真的计划袭击欧洲杯?
@wzautofan:恐怖分子的其中一个最可恶之处在鄙人看来就是摧毁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如果有人不了解在一个无“信”之国生活是怎样的,在下建议其可以考虑去中国住一段时间。在“信任”这种极难重建之物被打碎后人们不得不用外表来判断其是否可信,这当然是极不准确的,而且会造成各种各样的歧视,但在下又觉得很无奈,似乎在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出现之前只能这样。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欧安组织会议:反恐必须从源头着手
@pw1389:反恐必须从源头着手?独裁就是恐怖主义源头;反恐不反独裁,等于助长恐怖主义盛行!希望欧盟搞明白到底什么是恐怖主义。

相关主题:“六四”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专访:“六四”问题,她这么说……
@wzautofan:在下斗胆对廖女士的一些观点提出一些拙见,首先,如果仅仅是对受害者家属道歉和赔偿这么简单的话,那执政当局早就做了,问题在于如果此事一做后续将难以收场了,就会有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会问那是怎样的一件事情,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讨论,说不定就会讨论出几个孙中山或毛泽东式的人物。所以他们只能索性让这件事情在新老交替的记忆中消失。其次,执政当局对六四一事还用在调查吗?他们心里应该是很清楚的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蔡英文感言 不要让"六四"成为两岸难言之隐
@snascor:出国?应该是出省或出境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六四”镇压,“文革”另一面
@weienonha:“文革”升级版“六四”镇压 ;“六四”升级版,习家党卫军近攻远交……称霸全球。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六四”27周年 各地举行悼念活动
@weienonha:一个肮脏而又残暴的中共国。
@wzautofan:六四是个相当沉重的话题。中国需要纪念的日子实在是太多了以致于使人变得麻木。在下一直以来非常不赞同“平反六四”一说,予以为那是对逝者的侮辱!“吾尔开希表示,中国政府依然阻止他回到中国,同时阻挠其年迈的父母前往台湾,使得老人无法见到自己的儿孙”在下斗胆敢问吾尔开希先生有多少父母永远无法再见到他们的儿孙了?比起他们阁下是幸运的了!在下并非亲历者,但在下努力的完善那一段段历史,每次都有一股沉甸甸的“悲”从中来。想必诸公都曾拜读过鲁迅先生的《药》,夏瑜的死实在是太过冤枉了,自己的鲜血没有唤醒国人却做了人血馒头的佐料。最后请再允许在下引述一段鲁迅先生的《记念刘和珍君》作结“然而造化又常常為庸人設計,以時間的流駛,來洗滌舊跡,僅使留下淡紅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這淡紅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給人暫得偷生,維持著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這樣的世界何時是一個盡頭!”
@ttdaydreamer2003:not“肮脏而又残暴的中国”,should be 肮脏而又残暴的“government and party”。

相关主题:“库卡”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库卡总裁:“库卡现在是、将来也是一家德国企业”
@weienonha:库卡的基因已经在变异——从这位短见的、见钱眼开的总裁开始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经济部长:不会出台“库卡条款”
@wzautofan:在下曾说过“好人必须首先懂得保护自己”。没人说“民主制度”是最优秀之制度,它不过是“最不坏”之制度。在我看来,其中一个最大“弱点”在于难以“集中力量”,因为在民主国家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大家要遵守各种各样的法律。对于“流氓”来说,这正是他暗度陈仓的良机,他可以打完劫就跑,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至于事后的谴责对于他来说毫无用处,他可以想尽办法抵赖,再不行就跟你顾左右而言他,跟无赖是绝无道理可讲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评论:库卡的事,不劳你们插嘴!
@pw01389:笔者担心有一天“库卡会变成苦卡、酷卡”。
“欧盟中国商会表示,商会对其成员进行了年度调查,有500多家公司做出回应。欧盟中国商会说,中国许诺对外国公司开放市场,但却口惠而实不至,从而引发新的一波悲观情绪。
欧盟中国商会主席伍特克说,这一切已经不是新闻,但不是新闻恰恰是问题所在,因为这种局面已经存在许多年,跟过去几年外国公司听到的中国当局所发出的改革承诺形成强烈的反差。”
不客气地说,欧盟中国商会主席伍特克此言是西方人短视的结果。
一位网友说得好“目前歐美企業在與中國企業的競爭中,處於不利的地位。直到今天,中共依然拒絕兌現加入世貿時的承諾,讓外資進入金融、電信、能源等行業。允許外資進入的領域,也必須和中國企業合作,成立所謂的合資企業,並向中國企業轉讓相關技術。許多歐美企業為了進入中國市場,不得不交出關鍵技術。中共還頻繁對外國高科技企業發起所謂的「反壟斷」調查,打壓外國企業,迫使其與中共當局合作,接受審查。我覺得,美國、日本、歐盟、加拿大等西方民主國家應該採取更加強硬的態度,迫使中共真正開放中國市場,保障外資企業的合法權益,打破貿易壁壘。”
中国企业投资美欧所相匹敌,而美欧投资中国处处受到限制,这是美国与欧盟自酿的苦酒;就自己喝吧。若是苦酒还不错了,要是毒酒,美欧只有自杀的份了!实在对不起!此说严重偏激,但中国有句谚语:“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
欧美政客及财团不应只看金钱利益,否则轻易失去的东西很难再找回来!
西方是民主、博爱、自由、人权的发源地。西方人再与世界最大的独裁政府中共打交道时,不能完全看重经济利益,不顾人权道德所在。
笔者常常陷入沉思:“在普世价值还远远没有普及到世界,在恐怖主义盛行的的此时此刻;现代社会竟被“金钱恐怖主义”所击败!这不能不让我们深思;人类星球到底走向何处?”
@weienonha:市场经济与公平竞争是什么关系?中共国的解读和实际做法与欧美国家是一致的吗?
据德国《经济周刊》报道,”德国在华企业抱怨中国门槛多。德国现有6000家企业在华作业,投资金额达600亿美元。尽管在华业务众多,但德企还是常常无法参与公平竞争。比如,就在中国企业收购德企或欧企引起轰动的同时,德国企业在中国却不许也来这一手。另外,越来越多的德国企业抱怨说,为了获得在华作业执照,德企必须保证通往技术领域的通道是畅通的。克劳斯说:‘只有当企业交出它们的技术宝箱时,它们才能获得市场渠道。’德国时装名牌Hugo Boss便是一个突出的例子。尽管受到保护,Boss品牌还是被中方竞争对手非法使用。Boss虽然提出了抗议,但却毫无效果。”
@weienonha:好吧,当年希特勒主办奥运会,任何人都不认为这仅仅是一场纯粹的体育赛事。
中共国知道,自己那套马列主义毛思想在欧美等国家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更知道中共首领在全世界大撒币就会被当作“圣诞老人”一样受欢迎。
中共国举一国之力,专门要收购欧美国家核心企业,这并非“都是自由市场经济的一部分,属于企业日常业务。”所谓“自由市场经济”,中共国统治者和欧美人的解读和实际做法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
为什么这么多欧美人相信中共的谎言?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柏林该不该害怕卖库卡?
@weienonha:与中共国做交易就要付出昂贵代价。德国政府有些官员担心并试图从侧面进行干预是有道理的。而库卡总裁等人则可能是为了眼前利益,为了难以说出口的自己个人的利益,已经是利令智昏了。
@wzautofan:“黄色危险”,试问阁下是怕黄色的脸孔?还是脸上那红色的污泥?

相关主题:亚美尼亚议案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亚美尼亚决议”余波未平
@pw01389:转发一位右派(现定居美国)老人的钪锵之言;请德国政要都看一看。
“……您当然可以提出反驳。问题在于德国联邦议院为什么要搞出这种表决?他们要想解决现在德国或者世界上的什么问题?当前世界上最主要的问题是中共专制独裁政权对外扩军备战搞霸权,输出特务和腐败,分化自由民主国家;对内加强控制镇压,不讲人权,恶法治国;其目的就是要整垮打败以美国为首的自由民主世界,让世界受中共帝国的奴役。德国联邦议院的议员们为了与中共作生意的蝇头小利,不仅不与美国一起抑制中共霸权,反而对中共搞绥靖政策,养虎为患。德议院拿100年前土耳其屠杀亚美尼亚人说事,难道他们比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和天安门广场的屠杀更野蛮残酷?可见德国议员只不过是在为争取选票作道德秀,也暴露了他们欺软(土耳其)怕硬(中共)的本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充满争议的议案
@weienonha:为什么土耳其现政权要为100年前的奥斯曼帝国种族大屠杀遮遮掩掩?
德国联邦议院这个表决也提醒中共国的人们,必须要正视被中共政权刻意洗脑抹去的中国大陆血淋淋的历史和现实。
@wzautofan:利益左右了我们的价值观,干扰了我们对是非之判断,这也就是为什么正义女神是蒙住双眼的!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总是宣称“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现实果真如此?还是支撑我们活下去的一个信念?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评论:并非合适的场合
@pw01389:德国联邦议院表决认定亚美尼亚大屠杀为种族屠杀,德国之声总编Alexander Kudascheff认为这一做法是错误的。笔者倒是认为,这位德国总编的这一说法是错误的。
总编说:“这不是道德的问题,而是德国的立场问题。对于许多人来说,在正视过去,反省第三帝国历史,忏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在对欧洲犹太人进行类似工业化的系统性屠杀中的罪行方面,德国做得很好,堪称典范。但是对自己历史上的"文明断裂"去加以理解、反思和消化,这也首先是德国的内政,是作为后代对德国在过去犯下的罪责的继承。”如果我们认为,土耳其人也应该这样做--那么德国的历史学家、政治学家、专家学者可以在世界上任何的讨论平台上提出这样的要求--当然主要是在德国人和土耳其人参与的讨论活动上。但是德国联邦议院并不是合适的场合。是不是接下来我们还要将斯大林主义、毛泽东主义、红色高棉政权还有越南战争都一一加以表决,定义为反人类罪呢?”
总编别忘了,德国人自己在正视过去,反省第三帝国历史,忏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做得不错,但对于中国十几亿人民来说,中国政府并没有正视并忏悔共产党所犯下的罪恶。
就像柏林墙倒塌对中国和对世界的意义一样,六四事件对柏林墙倒塌具有同样的意义。没有六四事件的冲击,柏林墙不会这么快倒塌;中共的六四大屠杀不是反人类罪?这难道与德国人无关?难道这不是道德问题?
无论种族,肤色,经济全球化、互联网的纽带已使我们生活的世界变成一个地球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生活在地球村的人类无权冷漠看待其他族裔的苦难,没有人可以袖手旁观,都有权利制止、反对独裁暴政统治者对同类的迫害!这也是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及所赋予人类世界的使命与义务!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评论:解脱的秘密在于铭记
@pw1389:为德国之声评论员Christoph Strack此文点赞!犹太民族这句至理名言:“越想忘记,精神上的流亡就越是漫长,而解脱的秘密就在于铭记”同样适用于其他国家与民族、适用于全人类!土耳其对亚美尼亚大屠杀与纳粹对犹太人,共产党对中国人的迫害是一样的。今天我们活着的人既不能忘记过去人类历史进程上一次次悲剧,也要牢记悲剧的记忆。因为“记忆”是杜绝类似人类悲剧的重演!



******

本栏目为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欢迎您登陆德国之声脸书网页(https://www.facebook.com/dw.chinese),浏览更多网友意见,并进行讨论、交流。


联络我们的方式:
Deutsche Welle
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chinese@dw.com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

如果您无法正常浏览www.dw.com/chinese,可以给yingyong@dingyue.info 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之后,您将收到适用的软件及其他相关信息,以便直接访问德国之声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