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2016年5月27日)

网友来函:“‘一国两制’从回归的那一刻就已经‘名存实亡’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玻璃人
@anonymousauschina:中共这共产主义转化进度也太快了吧,我要遭殃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南中国海争议的“外交战”
@sad:中印俄三国就有27亿人口。西方的傲慢再一次掩盖了普世人权的说教,虚伪至极。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最才的女”杨绛去世 媒体网民齐缅先生
@weienonha:杨绛和钱锺书“一生躲避政治,潜心文学和学术,方才苟全性命于乱世。”此言似过誉了。钱锺书文革中英译毛皇帝语录,这算“苟活” 还是“潜心学术”?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特朗普竞选集会上又发生斗殴
@weienonha:“美国是自罗马以来最伟大的共和国,是民主体制的堡垒,还是全球自由秩序的保障。如果特朗普最终成为美国总统,那将是一场全球灾难。”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这样一场灾难似乎已无法避免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美国取消对越武器禁运有损人权
@pw01389:笔者怎么看这篇文章像北京新华社写的?德国媒体(德国日报)怎巴结独裁也太露骨了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在线报导
@13137851545:中国与俄罗斯牵头的国际联盟正在与美欧牵头的国际联盟进行新的世界21世纪的第二次冷战。然而联合国却没有能力干预。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塔利班新推举出新领导人
@anonymousauschina:看人家多有勇气,中国人都躲哪去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2047艺术品”突遭港局“腰斩”
@wzautofan:恕在下无知,“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阁下还真以为要到2047年?哎,难怪江泽民说香港人“太幼稚、太天真”。“一国两制”从回归的那一刻就已经“名存实亡”了,不是吗?邓小平说“五十年”不过是“即兴发挥”,为什么不是“三十年”、“七十年”、“一百年”呢?就像当年毛泽东说全国有百分之五是右派,不知这百分之五是怎么得出来的?又说周恩来离右派只有五十米,怎么量的呢?为什么不是三十米、六十米,而偏偏是五十米呢?脑子一热、顺口一说,这是集权领导人最爱做的事也是极不负责任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奥地利和德国联邦总统谁的权力大?
@wzautofan:联邦德国总统除了任命总理提名的内阁部长之外似乎还有任命公务员及军官之权力。民主和独裁的本质区别就是“分权”而非“集权”!其实司法独立也是一种“分权”。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欧盟说话不算数 中欧或爆发贸易战?
@anonymousauschina:中国不存在法制,所以政府想怎么改就怎么改。就像一个小孩一样,说生气的时候就生气,不会从“大人”们的角度考虑问题。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郭飞雄绝食抗议第二周
@anonymousauschina:他在中国这不是等同于自杀行为么?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专访:"对于北京来说,这是一种宣战"
@lhf490525:中共习政权对台湾民选女总统的“文攻武吓”是彻头彻尾的强盗行径的“以强凌弱”!理应受到国际社会主持正义的人及国家的一致的、强烈的谴责!不能任由中共习政权如此的“耍流氓、反人类普世价值观”!
反观国际,对中共强盗行径的“针对性、有效性的制约甚至是制裁不力”,才导致中共习政权的“目空一切、肆意妄为”!更有少数政客为了利益,不惜放弃人类共识原则。
看看东海、南海形势的急剧恶化(除了美国,没见其他西方民主国家起来谴责中共习政权),再看看中共习政权对WTO的蓄意挑战、破坏游资规则的恶行。难道TPP不该早日在国际上推行?
一句话;民主国家应该对世界上一切反人类普世价值的邪恶行径,要起来谴责与采取针对性的制约与制裁,才能净化世界秩序!
@cyz1234:這位號稱是台灣問題專家,對於台海問題恐怕是一相情願,缺乏根據的發言。即使更緊張的兩岸關係,受傷更嚴重的會是,親國民黨的人士。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墙外文摘:张德江训话与蔡英文演讲
@wzautofan:这张照片的选取很妙,犹如皇帝和奴才都穿上了西装,妙。恕在下直言,只要还是中共执政,香港就不要想什么内部自决、外部自决的问题了,也许只能是梦中自决了。这不禁又使在下联想到蔡总统的“维持现状”,在下之前曾多次说过这是目前来说在下认为的最佳之道。或曰“希望台湾统一大陆”,在下作为一个大陆人何曾不这样想,但是这不现实。就目前的军事实力来说,台湾若能不借助外力而自保已属不易更遑论“反攻大陆”?若阁下面对一流氓而又打不过的时候,恐怕最佳策略是“敬而远之”吧?!予以为台湾可以不必“反攻大陆”但千万不可“被统一”。让中华文明在台湾留一条根,否则就真的亡了,什么都不会留下了!说起“反攻大陆”,国民党早就错失了良机。以在下之陋见,最佳时机就在1958至1962年。当年正值大饥荒,国内哀鸿遍野;国际上中共和苏共翻脸,后来陆续出了“九评”,中共当时同时得罪了美苏两大强国,并且当时中国无核武,中国的第一颗原子弹还要等到1964年;不要忘记1958年的8月23日中共炮击金门,这就是著名的823炮战,可谓天时地利人和,但最后中共还是稳如泰山一般。哎,天意如此……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伊朗:风俗警察打压新潮时装
@wzautofan:宗教改革对于伊斯兰世界等于政治体制改革对于中共领导下之中华人民共和国。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推央企“瘦身”计划 管理层压减一半
@anonymousauschina:维持国有企业生存不是历来北京的首要任务吗?这下突然一倒,社会稳定及党的统治权不会受影响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蔡英文时代正式展开
@sdfa:报道刀刻斧斫痕迹太明显,与事实完全不符。西方媒体的恶心不改。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纸上的市场经济
@anonymousauschina:国企啊,你已经开始拖累中国经济与环境了啊。国家是一个家,不要这么偏袒啊。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大赦国际报告:中国民众最欢迎难民
@wzautofan:鄙人对梁淑英教授之观点实难苟同。试问有多少难民愿意到中国来呢?最可笑的就是第二个问题,试问人家是来中国躲避迫害还是来接受迫害呢?真让人可发一笑。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蔡英文就职演说 中国党媒选择性“失声”
@wzautofan:《环球小报》实在不值一驳,"九二共识"和"一个中国"大家没觉得有问题吗?“九二共识”是什么?不就是“一中各表”吗?在他们看来似乎“九二共识”和“一个中国”没关系。他们单提“一个中国”而不提“各自表述”不禁让在下想到了“一国两制”单提“一国”而忽略“两制”。记得以前曾和台湾同学聊天,我说,“你们为何不光明正大的说你们是中华民国国民呢?”他们说,“没有用啊,因为用英文写出来都是China,别人自然会想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下恍然大悟原来人家连造成误解都怕,可谓避之唯恐不及,中国二字犹如瘟疫一般。这和“朕”还稍有不同,“朕”自秦始皇以来被皇帝所独占,但当时之人谁不想有一天自己也可以用这个字来自称呢?可是“中国”已经被中华人民共和国独占,别人敬而远之,而自称为“台湾人”,就连已经回归的香港人都不在用“中国人”来自称了。孔子有言曰“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孔子并非中国人,人家是鲁国人!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台湾:新总统,新时代
@wzautofan:今天對於台灣來說是個重要的日子,所以在下選擇使用正體字來“胡言亂語”幾句。首先,對於“九二共識”在下一直認為如果這個都可以叫做“共識”,試問什麼不是“共識”呢?“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稍有中文知識之人都不難看出其前後矛盾以及荒謬之處。這本在鄙人看來是很尷尬的東西,卻登上了大雅之堂。其次,在下對於孫中山先生實在不敢恭維,我想稍有歷史知識之人都會略有同感,由於此前在下已經說過,此處不再贅余。予以為,總統宣誓只要手按憲法,按照自己之誓言做事即可,為何非要搬出如此一位“國父”,難道閣下愿以之為榜樣嗎?最後,在下覺得“血濃於水”可以休息了,它已經被用爛了,如果以水作為溶劑,那麼往裡面加任何溶質其濃度都會升高,不僅僅是血,糖水、牛奶、尿都濃於水,不是嗎?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台湾新总统:蔡英文
@weienonha:终于等到这一天,向蔡总统致敬!感谢台湾人蔑视中共威胁恐吓,投票选出自己中意的总统。
@fish9672:馬英九2.0 指的是朱立倫喔,並不是蔡英文。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方否认“不安全”拦截 称“符合标准”
@anna_wangmin:看了西方媒体的一贯有失偏颇的报道就生气!!!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泽林视点:承诺就是承诺
@pw1389:这位泽林先声“不遗余力”为中共辩护;真是够卖力的!不知泽林先生是否知道《战国策.赵策三》典故?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莫桑比克总统访华 寻求财政支援
@pw1389:中国现在是财神爷,随便一出手就几十亿?中国人真那么富吗?鄙人时常怀疑这些钱是否印出来的?若如此,这将导致全球经济大混乱!没有反对党、没有监督机制;中国政府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观看世界局势,还有什么不可信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雷洋之死——公信力缺失之下的人人自危
@pw01389:即使嫖娼,雷洋也不该死!昨天有人喝凉水死、有人俯卧撑死、今天雷洋嫖娼死,明天可能就有人走路死、唱歌死、笑死、咳嗽死;面对公权力“肆无忌惮”地践踏法律,欺凌国民,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关注雷洋。因为或许下一个雷洋就是我们自己!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雷洋家属刑事控告警方 尸检报告成关键
@wzautofan:恕在下直言,鄙人对此案持悲观态度,在全国范围内警察即打手的事情不可胜数。只不过雷洋先生一案发生在北京,所谓天子脚下。这是整个的系统性、制度性的问题,绝不是“北京市检察机关对此案也非常重视”可以解决的。恐怕最高检察院检察长都不能以自己之是非为是非吧?



******

本栏目为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欢迎您登陆德国之声脸书网页(https://www.facebook.com/dw.chinese),浏览更多网友意见,并进行讨论、交流。


联络我们的方式:
Deutsche Welle
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chinese@dw.com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

如果您无法正常浏览www.dw.com/chinese,可以给yingyong@dingyue.info 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之后,您将收到适用的软件及其他相关信息,以便直接访问德国之声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