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平台(2016年5月19日) | 互动平台 | DW | 19.05.2016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2016年5月19日)

网友来函:“中国如果再有一次‘文革’,那中共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算习有能力发动,但他绝无能力掌控,因为以他今天在中国之地位无法赶上当年毛在中国之地位,毛当年不是人而是‘神’”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港媒:习近平试图打造自己的理论体系
@weienonha:小学水平的假博士。无耻流氓暴政和理论,在大陆给奴隶们洗脑半个世纪,还能维持多长时间?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美的拟控股KuKa,事关德国国家战略?
@weienonha:“在市场经济国家,政府直接干预私有企业的难度很高”。这就让中共暗中操控的所谓“私企”美的一类的有空可钻。BBC报道:“万达35亿美元收购美国传奇影业,海尔54亿美元收购美国通用电气的白电业务,海航60亿美元收购美国信息技术企业英迈,中国化工集团拟以400余亿美元收购世界最大农化和种子企业先正达等。” 中共以政府行为,举国之力收购欧美市场经济国家的私企,这从来就是一场不公平的贸易战争。可惜欧美人被骗了还高高兴兴帮骗子数钱。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马英九自称“宝宝”卖萌 网友反响积极
@wzautofan:看过之后,作为一位大陆人五味杂陈,究其缘由无非“权力来源”之问题罢了。真的也好,假的也罢;原创也好,抄袭也罢。这些都不重要,至少比连抄都懒得要好。不过,大陆还是有进步的,当年抬头看皇上还要等皇上恕你无罪之后方可仰视,现在不用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港媒:张德江访港 雨伞黄巾列违禁品
@wzautofan:看看今日之《大公报》,想想当年之《大公报》,可谓“名存实亡”!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张德江抵港 将“倾听各界要求”
@wzautofan:“曾钰成相信张德江欢迎议员提出任何意见,不会限制发言,否则只是没意思的沟通”阁下显然对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大鸣大放”一无所知!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四面佛”爆炸案嫌犯:“我是人,不是动物!”
@gh:为什么不为巴黎爆炸案嫌疑犯要人权?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香港警员“粘补地砖”迎张德江来访
@anonymousauschina:香港人被国外思想洗脑,政治任务严峻。
@wzautofan:“安保措施”定为“反恐措施”。呜呼,试问若抗议示威即为“恐怖分子”那欧美之民众哪个不是“恐怖分子”?辛亥革命已过去了一百零五年,试问帝制推翻了吗?不过是借“共和”之名行“君主”之实罢了。在下也曾拜读过梁启超先生发表于《新民丛报》之若干大作,当然还有那篇《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不禁令在下恍惚了时间,恍若梁先生就生在当下一般。在下不知,中国怎么了?中国人怎么了?难道是劣币驱逐良币之典型代表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法医鉴定确认女尸为失踪中国女生
@anonymousauschina:中国留学生在德国被失踪后死亡?!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文革50年 官媒深夜发文“彻底否定”
@weienonha:夜深人静时分,悄悄行动,做见不得人的勾当。地下党?NO?小偷? NO? 蒙面强盗????最黑暗的历史,最黑夜的遮掩。人们醒来时恐惧依然,泪水早已无影无踪。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杜特尔特:对中国要“柔和一点”
@weienonha:“菲律宾特朗普”发誓要“铁腕治国”;美国特朗普发誓要筑新世纪长城——"特朗普墙"。 目前看来他们都如愿以偿,得到了梦想中的选票。我,一个旁观者不寒而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调研:德国在高科技研究领域开始落伍
@wzautofan:Vöpel教授何必以专利之数量来衡量科技水平之高下呢?“专利”可谓是良莠不齐,有些“专利”恐怕让阁下去申请阁下都觉得丢人。不过在下还是非常欣赏德国人的这种居安思危的意识,夫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文革发动50年 中国官媒沉默
@wzautofan: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在下想唱一下反调,在我们关注文革的同时,是否也应关注一下文革前的那十七年,镇反错杀了多少人?反右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大饥荒饿死了多少人?在本朝想清算这一切已然不可能,就像在1945年之前反思纳粹大屠杀亦非可能一样,但在下想请那些亲历者留下证据!鄙人不相信本朝之寿命可以超越汉唐,它总有终结之日。要想避免悲剧重演,就必须让后人清晰了解这一切之来龙去脉,勿使后人复哀后人也!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评论:当西方几乎变成红色
@wzautofan:如果阁下认为“文化大革命”这一说法是非常避重就轻的,那恕在下直言,恐怕阁下并未了解“文化大革命”这五个字之深意。记得在下之前曾说过,“文化”是毛欲将“阶级斗争和权力斗争之文化”取代中国传统文化,即儒家所讲之“礼义廉恥”。而手段是参照“法国大革命”,可惜的是我们的罗伯斯庇尔最后没有被送上断头台而是变成了全体国人顶礼膜拜的神。他的画像犹如佛龛,其真身还供奉于天安门广场,试问中国那座寺庙能与之媲美?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伦敦前市长约翰逊将欧盟比作希特勒
@weienonha:“欧盟希望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超级国家,试图按照罗马帝国的模式把一切都安置在一个政府之下。”如果这是问题要害所在,那么英国人选择退出欧盟是本世纪最明智之举。殷鉴并不远,普京和习氏之所为,每日都在提醒世人,超级罗马帝国梦同样是他俩哥们的美梦。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专访: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与西方的新左派
@wzautofan:在下斗胆对Wemheuer先生的几个观点提出一些质疑。阁下认为“直至1976年过世,他一直都在致力于修复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地位”是吗?那请问当时有那个政党可以撼动中共的统治地位呢?毛通过文革是要夺回自己的绝对统治地位,党对毛来说不过是件衣服罢了。“中国今天的‘软实力’却远远比不上1968年那个时候的”是因为现在大家对中国越发了解了,在下曾说过“距离产生美”,人往往对不了解的事情会心生各种稀奇古怪的美好幻想。当年德国人之所以厌恶苏联,是因为当年发生事情的东欧和德国近在咫尺。就像以前中国人会认为月亮上有个广寒宫,里面住着嫦娥,美国的阿波罗号已经登过月了,现在也不会有多少中国人相信那上面真的有个广寒宫了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1五1十议文革
@wzautofan:恕在下又来多嘴了,不应当认为剧中有文革场景就是反映文革之作品。鄙人认为DW所列举的八部电影除《芙蓉镇》外皆为“旁敲侧击”的浅尝辄止之作,这不是中国导演之错,在下不说诸公心中自知,真正反映文革的作品是很难上映的,而《芙蓉镇》之所以能够上映就像当年的电视剧《渴望》一样,是由于八十年代初文革刚刚结束,整个社会有一股强大的自发的动力要求反思文革,当年不是还出了一批“伤痕文学”吗?再加之胡耀邦比较开明。而后来的可以上映的作品大都不敢深入,因为深入了就等于白拍了。不要误解,在下并非认为其他电影不好,《活着》和《霸王别姬》都很好,而且《霸王别姬》在下整整看了十五遍,同时在下也拜读了李碧华的原著,说实话很少有改编的电影能超过原著的,但《霸王别姬》是个例外,尤其是最后“虞姬”真正自刎。闲言少叙,如果诸公真想了解文革,在下斗胆建议可以去YouTube上看一下《苦恋》、《蓝风筝》,想了解反右,那《夹边沟记事》就不能错过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拒绝德国议员布朗德访华
@abc1998118:毛泽东主席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
“破四旧”(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四大”(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以及“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和“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50年后对比现代中国:不允许人民发表意见…不公不义…贪污受贿…男盗女娼的中国共产党政权,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有什么不对呢???
毛泽东主席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反对和防止出现压榨广大人民群众的无恶不作的修正主义政权!就是为了不让翻身的中国人民再“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邓小平发动的“特色社会主义”是彻头彻尾的,挂羊头卖狗肉的,盗窃国家资产的,邪恶的独裁统治路线!!!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文革与西藏
@wzautofan:很难相信“文革的目的是‘创造新人新社会’”这句话是出自一位自称“中国问题专家”之口,没想到“专家”在德国也泛滥了!恕在下冒昧,当年第三帝国元首希特勒是否也想要“创造新人新社会”呢?德国人对这样的“新人新社会”感受如何呢?荒谬绝伦!且勿复言!
对于像西藏、新疆等少数民族来说,是文革最难深入,但却也是毛最想深入的。因为他们与汉人不同之处在于他们有虔诚的宗教信仰,这在毛看来当然是不能容忍的,他要做整个中国的唯一的“神”,斯大林死后他更是要领导国际共运,不管您之前信仰什么都要统一到“拜毛教”上来。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半世纪后 文革黑暗面在中国仍是禁忌
@wzautofan:依在下看来,中国如果再有一次“文革”,那中共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算习有能力发动,但他绝无能力掌控,因为以他今天在中国之地位无法赶上当年毛在中国之地位,毛当年不是人而是“神”。至于说,当今中国有越来越多的底层民众怀念毛。在下以为,与其说怀念毛倒不如说对现实不满。请允许在下引用一段瓦西里格罗斯曼的《风雨人生》中的一句话来做结:“一个人在进集中营之前的生活越是艰难,现在越是起劲地说谎。这种说谎不是为了欺骗,而是为了赞美自由:不在集中营里的人不可能是不幸福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昔日灾难 今日沉默
@wzautofan:其实,单就官方的沉默和打压来看,相信阁下不难猜到这背后的罪责之深重了吧?!至于“连影星碧姬·芭铎都戴上了红卫兵帽。像法国大导演戈达尔(Jean-Luc Godard)这样的知名艺术家都亲自烧毁了自己的艺术作品,并且宣誓:‘从现在起,我们要服务人民。’”试问影星和导演难道就没有精神错乱之时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文革五十年:斗争还在继续
@pw01389:笔者在《前东德末代领导人遗孀在智利去世》的反馈有病句及标点呼号瑕疵如:“中国人堪比前的东德人处境……”——对不起!
“文革”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今天六十岁以上的中国人对于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难以铭记!
据历史记载,唐贞观十七年(公元643年),直言敢谏的魏征病死了。唐太宗很难过,他流着眼泪说:“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魏征没,朕亡一镜矣!”
古代的皇帝都懂得历史的教训,而生活在现代文明社会的“中国共产党”自49年以降,对自己的国民封闭历史的沉淀!现在中国年轻人有几人明了反右、四清、大跃进、三年灾害、文革、六四等?
笔者真想对中南海诸官谏言:“你们是有罪的!罄竹难书!”
不知后人怎么撰写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相信我们的后代定会把共产党铭刻在耻辱柱上!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文革五十年 - 充满煽动力的毛语言
@wzautofan:赞同朱大可教授所言“毛的语言仍然活着”,因为经历过那场浩劫之人(尤其是当时正处于学龄的孩子),他们不会说别的了,就连买菜都要先背一段毛语录。整天耳濡目染,如果是以此方式来学习外语,那么阁下的外语水平估计也快接近母语了吧!在下一直对毛式语言非常反感,记得小时候写信最后结尾处总要写上“此致 敬礼”,我非常讨厌这四个字,于是就去找以前的人也是这么结尾的吗?直到后来,已经没有人在写信了,才终于发现原来以前的中国人是写“敬颂时祺”之类的,而且还是分平辈之间或与长辈之间的结尾。当年毛不是说嘛要向贫下中农学习,他要的是将整个民族的文化水平拉至最低。至于曹益菲先生 / 女士说“从文字角度上,毛泽东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诗人”在下不敢苟同,难道阁下认为那句“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也不错吗?当然,每个人的口味不同,至少在下觉得毛的诗词打油的成分居多。“我们的下一代就已经不知道文革了,而且也不希望了解”也不尽然,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苦难史,就像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悲剧一样,但这并不表示没有人对此感兴趣。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马英九政府的临去秋波
@meitawu:馬總統臨去秋波做了許多事,看這些記者或學者的批評真的讓人覺得是奉命來搞鬥爭的,民主國家依法行政,依職權辦事有其法律上的規範,在交接前他就是總統妳蔡英文是新當選人而已,他做的好壞才是批評他的基準,你不同意但有許多其他的人贊同他的處理方式,評論當在這基礎上談論。我們不是海峽對岸的共產專制獨裁政權,一切以得勢者說了算,法律算什麼,只是爲他服務的工具。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闲话德国:难民危机中的一万个为什么
@anna_wangmin:As I always said, I really like Mrs Zhang. She is a real profesional jouralist!!! As her opinion is based on the facts, not like the most jouralists in Germany, who express their opinion or repart something just because of "right political morality" or their own benefit or both together!!! What a great PITY!!! Since I am from China and have experienced two diffrent cultures and potical systems, I am very careful with what I am reading and won't judge the things easily from some reported news. I prefer to use my knowledge to make my conclusion or just don't judge anything ... With this wohle refugee issue, I am so disappointed with the world politcs , the German politikers , the world medias. The truth is not easily found out, as the politcs and medias intend to hide it or distort it. So I wish more and more people try to wake up from this whole propaganda and go through the lies to see the fact !!! Turkey has received so many refugees, but got so much critics in Germany. Saudi Arab made so much shit, who criticies this country, even it is much more extram ridiculous than turkey. You know why? As Saudi Arabics is under USA's protection!!! So it is TANBU to touch it!!!
@kobudamei:知其不可而為之,固然是太理想主義了。但是,道德的應然與在場的實然,沒有絕對的對與錯,只是決斷與實驗而已。說實話固然可喜,但人類靠著什麼仰望向前行呢?Was darf ich hoffen ? 德國人心裡還是有康德的。
@wzautofan:对于张女士的大作,在下想提供一些自己的浅陋之见。不过,估计张女士不会愿意看到鄙人的“胡言乱语”,抑或在下应当采取对待泽林先生的文章的同样做法“敬而远之”,道不同不相为谋嘛。
首先,为何中东难民青睐欧洲。在下以为一则是地理因素,近嘛,美国必定远些。二则二战之后欧洲本就吸纳了大量的中东的廉价劳动力,在欧洲也有一个庞大的穆斯林群体。那为何又如此青睐德国呢?因为富有嘛。德国是欧洲第一强国,并且是欧洲发展的主要动力来源。想想看,为何没有难民去中国呢?
其次,关于“其他国家军事干预,德国承担战争后果”,估计阁下是指美国。欧洲跟美国的感觉就像一对情侣,虽有吵架但谁也离不开谁,况且美国大多是以北约的名义作战,所以这其中就有很微妙的联系,既有彼此利益的需要,又不能失掉民主、自由、人权这些基本价值观。说到沙特,沙特本就是阿萨德为仇敌,基本是基于教派原因,伊斯兰教并非铁板一块,其中的各个教派也是势同水火。沙特并非不想出兵,而是被美国压住,一旦沙特出兵,伊朗必定不会旁观,如此一来离第三次世界大战就不远了!
最后,“大约百分之九十的德国人认为对逃避战争的人们必须义无反顾地提供帮助”可信度存疑,就像之前AfD大胜,而在之前的民意调查中该党的民意支持度远没有这么高,可见,很多德国人出于“政治正确”而没有说真话。还有在德国“修改法律”、“解散政党”这都是关卡重重非常困难的,就像当年希特勒通过“国会纵火案”就轻而易举的把国会踢开,从而成了第三帝国的元首。法律随便修改自然会失掉其威严,政党随便解散就会变成无反对党!
一万个为什么也好,十万个为什么也罢,其实,难以融入之根源在于伊斯兰教的保守性,也正是由于《古兰经》的规定才保留了伊斯兰教的“本真”使其无法进行宗教改革,当然也越来越难以与西方世俗化的社会接轨。在下看到一些年轻的女性穆斯林摘掉了头巾,当然数量不多,但这是个好的开端。从头上摘掉头巾到从心里摘掉头巾是个漫长的过程,到那时他们就不难融入世俗社会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民调:2/3德国人不希望默克尔连任
@pw01389:鄙人很难理解:“《西塞罗》报道称,收入越低、教育程度越低,默克尔得到认可的比例也就越低。按照《西塞罗》“三低”排序来分解,民主国家用选票选下台的“总理、总统”的国民都属于“三低阶层”,赞同(被选上)的“总理、总统都归属“三高阶层”?
这三低(三高)是怎么得出来的结论?请高高在上的《西塞罗》给我们一个解释好吗?谢谢!笔者敲键盘至此本想打住,但忽然想起老子“治大国,若烹小鲜”。其实无论大小国,即使贵为总理、总统,亦是国民委托他(她)管理国家的,这里只有委托人与被委托人的差别,但在身份尊严上是平等的。
但现今世界让人诡秘的是,民主国家的领导人越来越与民众脱节(独裁国家就不提了),贫富差距亦是愈来愈悬殊。曾听几位法国人(电视上)说:“早晚还要‘Libération’(法国大革命)。”
这大概是《西塞罗》想不到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苹果为“更好理解中国”向滴滴注资10亿
@wzautofan:库克先生要“更好地理解中国”,望阁下成功,成功后告诉我一声,如果我还活着的话。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一位德国“老68”如是说
@wzautofan:在下始终坚信在这个世界上“距离产生美”,当阁下越是对一件事情不清楚时所抱的幻想就越多。在下不相信戈特弗里德·施密特先生能够完全明白《毛语录》中的内容,因为就算是以中文为母语的中国人都不能完全明白他在说什么,在我看来其中很多内容是颠三倒四极其混乱的。如果阁下和阁下的家人是个经历过那场浩劫的,估计阁下会改变想法——如果阁下能有改变想法之机会的话,我的意思是,很有可能阁下或阁下的家人在文革中非正常死亡了。
不错,马克思所说的“剥削”现在依然存在,但马克思所构想的是个地道的“乌托邦”,就像人类世界中没有什么是真正“完美”的一样,“完美”永远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就像一把尺子,上面的刻度是精准的吗?非也,任何量具都是存在误差的!阁下非要一个没有误差的量具,那您就等吧,最后恐怕是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20余年牢狱,获赔275万
@wzautofan:无罪之人险些被杀,有罪之人得以免死,皆因其身份背景之不同。这就是在下强烈支持当下的中国大陆必须废除死刑之原因!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雷洋之死——公信力缺失之下的人人自危
@wzautofan:中华民族这个被人认为在性方面及其保守之民族,却喜欢通过“性”来污蔑别人,仿佛“性”是可恥和肮脏的,但这却难以解释中国为何是当今世界无可争辩的人口第一大国,难道中国人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抑或是“从厕所捡回来的”吗?荒谬、滑稽!在中国既无道德也无法治,而是警察和士兵沦为了党的打手!请允许在下引用一段鲁迅先生在《文艺与政治的歧途》中的一段话“主张无抵抗主义,叫兵士不替皇帝打仗,警察不替皇帝执法,审判官不替皇帝裁判,大家都不去捧皇帝;皇帝是全要人捧的,没有人捧,还成什么皇帝。”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文革(1966年至1976年)大事记
@dr.yangqian:上山下乡运动起于1968.12.21中央广播电台发表人民日报社论,次日见报。在此之前也有上山下乡的,没被称之为“运动”,不是一回事,真正称之为“上山下乡运动”是指这个日期之后。毛主席接见红卫兵这是文革一个重大事件,第一次是在1966.8.18。错误太多,不能一一更正。


******

本栏目为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欢迎您登陆德国之声脸书网页(https://www.facebook.com/dw.chinese),浏览更多网友意见,并进行讨论、交流。

联络我们的方式:
Deutsche Welle
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chinese@dw.com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

如果您无法正常浏览 www.dw.com/chinese,可以给 yingyong@dingyue.info 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之后,您将收到适用的软件及其他相关信息,以便直接访问德国之声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