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2016年4月14日)

网友来函:“巴拿马文件揭示的西方政客无非是想免税,西方国家的公民愤怒的是‘凭什么你们这么有钱还不缴税’。而对于中国的‘领导人们’单纯免税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因为他们不离岸也同样能免税。重要的是他们要洗钱。”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阿姆斯特丹机场一度部分被封 可疑男子被捕
@wzautofan:对于在下这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来说,这群极端疯子真是难以理解。看来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产生“洗脑”抗体的人不多啊,我很庆幸,我成功抵抗了中共的强大的“洗脑”攻势。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修改人类胚胎基因 中国科学家再引争议
@wzautofan:伦理?哎,中国的教育系统中根本就不存在伦理教育!以前的国人至少还知道何为“恥”,所以就算干坏事还得偷着来。而当下之中国早已礼崩乐坏,恥变成了“耻”到耳则止,底线早已不存在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专访:德国截获大批假药 多数来自中国
@wzautofan:相信有些国人看到这则新闻又会“义愤填膺”了,要么斥责DW扭曲新闻,要么将其归结为西方抹黑“伟大”中国的又一经典案例。我请那些尚留有一丝清醒的人们稍安勿躁,静下心来想一下,如果阁下在中国生活过就不难想明白,也用不着在下举例。我们从小就被“阴谋论”洗脑,致使其成为了条件反射。中国的事情骗别人容易,骗自己难。承认不足,正视它,而不是将其盖起来!我们只有放下我们那可怜的面子,才能进步!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巴拿马文件”李嘉诚“榜上有名”
@wzautofan:《纽约时报》说的没有错,单单就设立离岸公司这件事本身而言并非违法,但是对于中国这些位高权重的“马克思主义者”,抑或是富商巨贾而言,从这件事继续查下去就很难说“不违法”了,当然在中国违不违法是党说了算的!为何要把富商巨贾和“马克思主义者”并列呢?因为在中国做生意做到哪个级别,就必须和那个级别的“马克思主义者”搞好关系,比如说马云那就是常委级的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长平观察:巴拿马文件侵犯中国“信息主权”
@wlszbj000:欢迎。没有被打倒。
@pw1389:向长平问好!保重!愿上帝与我们同在!
@wzautofan:予以为,巴拿马文件和斯诺登或水门事件是不同的范围问题,说到此在下倒觉得斯诺登事件在此三者中最具争议,在巴黎和布鲁塞尔之后我觉得大家应当在“个人隐私”和“安全”之间做出“不得不”的选择。话说回来,在下觉得《环球小报》的“西方媒体在充当民主政治的看门狗”倒也没错,在中文中“狗”通常被用来骂人,我把这句话改一改“西方媒体在充当民主政治的守护者”这样就对了。注意西方媒体守护的是“民主政治”并非某一党!有一点在下与长平先生的观点不同,长平先生说“有些西方记者害怕被扣上所谓‘西方阴谋’的帽子,也担心来自中国政府的打击报复,会尽量显示‘一视同仁’,不去就此不同之处进行更深入的调查”。在下以为,首先这些西方记者还有多少能进入中国的?其次,予以为记者将这些文件揭露出来,接下来的深入调查是不是检察官的职责范围了呢?遗憾的是中国的最高检敢调查“姐夫”吗?
巴拿马文件揭示的西方政客无非是想免税,西方国家的公民愤怒的是“凭什么你们这么有钱还不缴税”。而对于中国的“领导人们”单纯免税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因为他们不离岸也同样能免税。重要的是他们要洗钱。如果说把钱转移到国外对他们来说是为了安全,在下倒不觉得,如果他们一旦倒台,新政府要求国际社会冻结他们的全部国外资产,他们账户上的“天文数字”也就瞬间归零了。
最后,在下觉得中国的“记者们”应当低头惭愧了,ICIJ等这些西方记者一次次的告诉中国的“同行”什么才叫记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大众汽车经理层收入曝光
@wzautofan:谁说德国人不会“说话”,这位大众汽车中国业务董事海茨曼先生不就挺会说话的嘛,不管实际如何,总是使用“gut”,positiv绝对多过negativ。别人说什么不重要,关键是自己头脑要冷静、清楚。庄子有句话“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前民德国安部档案馆将关闭
@wzautofan:“这些文件必须重见天日”真是掷地有声、一字千金!是的必须重见天日,人们需要知道他们做了什么,需要知道在那个人性被极度扭曲的时代自己的亲人、朋友是如何出卖自己的,同时人们需要让那些出卖别人的人得到心理上惩罚!只有这样,整个社会的风气才会归正!为恶者此时自然要绑架社会,说我当时也是迫不得已之类的陈词滥调,自己既然做了就要承担责任。“为自己之言行负责”,这是在下觉得作为一个成年人的标志!这件事情比说千万次的“正能量”要有意义得太多了。
反观中国,这样的事情同样存在,但可惜的是,大量文革时期的文件恐怕已变成了飞灰,而且在大变之前很难说中共不会采取什么极端手段把所有文件销毁。他们自己心里最清楚,这些文件对于他们意味着什么,那将是“罄竹难书”的罪行!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战略之王和“A4腰”
@mkoplshann:中国的女孩在精神上都不是处女了,所以追求一下身体上的魅力也是可以理解的。笑死我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语媒体:“中国成为世界强国的坎坷之路”
@mkoplshann:在中国的领导人,响亮的口号谁都会打,有成效的工作却谁都拿不出。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失贞费?离弃罪? 德国男女曾如此不平等!
@wzautofan:为何不能想象呢?可能在下的观点与诸位不同。而且在下想请问诸位一句“究竟什么是开放的准确定义?”随便和谁发生个一夜情就叫开放吗?如果这就叫开放的话,那当年还在陕北山沟里的土共可是当之无愧的“开放”。去看看“杯水主义”吧,当时这个从俄国传过来的思想在延安相当盛行。阁下以为“试婚”算开放吗?当年毛泽东和杨开慧就是试婚的(详见《李锐口述往事》)。如果再追溯到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是不是比现在更“开放”呢?
在下一直都是非常支持男女平等的,所以,在下想郑重说一句,“有处女情结”在我看来没什么不对,关键在于这决不能是单方面的要求,如果阁下有处女情结,那就要保持阁下的处男之身!同样的,不能单方面要求妻子不给自己戴绿帽子,而自己经常花天酒地,不断地给妻子戴绿帽子!在中文当中“狗”经常被用来骂人,但扪心自问有多少人对婚姻的忠诚度能达到狗狗对主人的忠诚度呢?有人会说“第一次”有那么重要吗?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关键是要有自己之主张而非盲从与他人。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朝鲜情报高官 转投韩国怀抱
@wzautofan:在下看来,朝鲜的脱北像极了中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逃港。不是资本主义社会无比黑暗吗?不是资本家剥削得无比残酷吗?不是社会主义好吗?为什么这么多人要逃离呢?为什么?皇帝明明没穿衣服,大家都看到了,而皇帝还要固执地说“我的衣服多么华贵”。哎……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泽林视点:缺乏信任的疫苗
@zhanglioncel:不是大陆的民众不关心巴拿马文件泄露事件,而是被屏蔽和删除的方式人为的消除了命中的关心而已。就巴拿马文件与毒疫苗和假冒奶粉相比,大陆民众更关心哪个问题,我个人人为,一个是民主,一个是民生,应当都关心,不分伯仲。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专访:看不见的伤口
@wzautofan:在下非常不同意将恐怖袭击类比为“交通事故”,照此推论,战争无非是在某一段时间内“交通事故”的频率提高罢了。荒谬!自己动手做饭的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切菜切肉不小心切到了手,这件事情发生不会超过一秒钟,而恢复起来却很漫长,如果伤口不是很大通常需要三到四天,在痊愈之后通常还会留下一些小小的痕迹。予以为,亲人在恐怖袭击中丧生和其在交通事故中失去生命给其家人带来的心理创伤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不是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墙外文摘:政治绑架与黑金掮客
@wzautofan:巴拿马文件一事不禁令在下想起孔夫子那句话“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其实,在下看来这些古代先贤并非是说出多么高深的理论,而是一些基本常识,是一些fundamental的东西。而任何高楼大厦都需要坚实的地基,而这些领导人偏偏喜欢“空中楼阁”,真令人无语。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G7外长会议广岛开幕 日本欲提南海问题
@wzautofan:俄罗斯重返G7?算了吧,俄罗斯跟这7位小伙伴根本玩儿不到一块儿的。不是还有G20吗?那里边不是有俄罗斯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平壤“气盛”,继续研发导弹技术
@wzautofan:予以为,恐怕美国要经历第二次“珍珠港事件”才会对平壤动手。哎,好人总是绥靖的,就像一堆沙子,坏人的一记拳头,便散得到处都是。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陈水扁特赦议题再度浮上台面
@wzautofan:恕在下愚鲁,有件事情在下至今未解。陈水扁先生到底有没有贪污或滥用职权?如果有,或者说对他的调查属实的话,又谈何蓝绿对立呢?我们可以有政见之不同,可以对国家的大政方针、未来走向之不同。但是,如果陈水扁先生真的有犯罪行为,我们不应就调查其犯罪的是国民党而否认其犯罪事实。民主是以自己之政见去驳斥对方和说服选民,而不是两支或多支部队为了夺取政权而厮杀。如果变成不论对方说的是不是事实我都予以否认,或者不管对方说什么都是错的,这样一来就变成了1945年至1949年的国共关系。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评论:死刑-历史余绪
@wzautofan:对于死刑在下想说一下个人愚见。在下主张在“目前的状况”下中国大陆应当废除死刑,因为“目前的状况”死刑在中国大陆被滥用甚至错用。试问薄谷开来女士如果是个普通百姓恐怕早就上西天了吧?在中国“死刑”不会上“大夫”,而许多无辜之人被错杀!
在下也清楚“杀人偿命”的观念在华人当中有多么的根深蒂固。就拿前一阵台湾发生的街头惨案,一名小女孩儿竟被人用刀将头砍下。台湾虽有死刑但已基本不用了。在下同意死刑是残忍和不人道的,但对于那些丧失人性的垃圾,不免让人觉得杀一千次都难消心头之恨。恐怕对某些“人”来说仅仅剥夺其自由是不够的。
而且在下有一个纠结了很久很久的问题,顺便想请教DW的诸位同仁,如果一个人被判终身监禁,那是不是意味着要用纳税人的钱“养”其一生呢?这对纳税人来说是不是有失公允呢?是不是应当让其自己或家人提供其在服刑期间的一切费用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乍得选举 : 新总统老面孔?
@wzautofan:像,太像了。在下觉得这位总统为何不宣布他将干到死呢?把“选举”的钱节省下来做些有用的事呢?既然没有诚意,为何要把“选举”一词弄脏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巴拿马文件”余震未消 涉事律所雪上加霜
@wzautofan:“她希望这可以王岐山和其他反贪官员带来帮助”阁下太幽默了,抑或是阁下并不清楚中共的“反腐”为何意。中共是借“反腐”之名,行“清洗”之实。也就是说人家要整肃“革命队伍”即站错队的人。名单上有的未必站错了队,站错了队的未必在名单上,所以,这份名单对王岐山来说意义并不是很大。相反的如果王岐山真的用这份名单来整人,那么被整的恐怕会不服,都在名单上为何整我不整他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养老院里的幼儿园:其乐融融
@wzautofan:在下不得不说,这种把老小孩儿和小小孩儿放到一起的做法真是个很妙的主意。值得推广!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冲突不是融入失败的表现”
@wzautofan:基本赞同高克总统的观点,但有一点在下有保留,那就是总统先生提到的“公民”。公民的存在离不开宪法与宪政,就像在中国虽有宪法,但“公民”仍是个忌讳的词。而在大多穆斯林国家仍以伊斯兰教法为法律的情况下,有何“公民”可言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英国外交大臣访港 关注香港“自由”
@wzautofan:哈蒙德先生,不知您能和梁特首这个中共地下党员能谈出什么来呢?还是走一个不得不的过场,抑或是想对着牛炫一下您那优美的琴声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评论:自由媒体的价值
@wzautofan:“在动荡不安的时代中,自由独立的媒体对于人们获取信息和辨明方向的重要性高于以往任何时候”当然!这在鄙人看来应该是基本的常识了。三权分立的基础上加之自由独立的媒体,就可使那些想为所欲为的在上位者有所顾忌。不是说可以全面消除他们作恶之可能,而是说在他们作恶时至少手会颤一下,并在作恶后付出应有的代价!真正的Lügenpresse不在德国,真正的Lügenpresse是姓党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高层首次对"巴拿马文件"表态
@wzautofan:无奈!王先生这个外长当得窝囊啊。被曝光的哪个人是这个外交部长敢“弄清楚”的?他要是真的敢去“弄清楚”,那就真是在太岁头上动土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家人暂获释 长平心情复杂
@wlszbj000:长平观察,还会有吗?
@adf:嘴里说民主和自由,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以为你是德国皇帝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欧洲罗姆人和辛提人地位卑微
@sajia:罗姆人完全不同于犹太人。他们本身不求进取。不寻求知识,毫无自尊理念。如果他本身不知道,奋发图强谁都救不了他。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专访:“让中国融入国际安全体系”
@junhuazhang:Der "China-Expert" macht einen falschen Vorschlag. Die Bundesrepublik soll eine klare Haltung nicht nur zum Terroismus in Zentralasian und Nahosten haben, sondern immer bekräftigen, dass der sog. Terrorismus in Xinjiang doch teilweise(!) mit Chinas ungeschickter Minoritätspolitik zu tun hat. Nur durch eine "Smart" ethnische Minoritätspolitik kann China interne Terrorgefahr verringern.
Andererseits muss doch klar gesagt werden, dass, aus der chinesischen Sicht, nicht irgendeine Regierung vom anderen Kontinent, sondern SCO Mitgliedsstaaten eine entscheidende Rolle spielen. Der China-Expert erwähnt SCO gar nicht, was eine offenkundige Fehleinschätzung ist.


******

本栏目为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欢迎您登陆德国之声脸书网页(https://www.facebook.com/dw.chinese),浏览更多网友意见,并进行讨论、交流。

联络我们的方式:
Deutsche Welle
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chinese@dw.com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

如果您无法正常浏览 www.dw.com/chinese,可以给 yingyong@dingyue.info 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之后,您将收到适用的软件及其他相关信息,以便直接访问德国之声中文网。